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當前位置: 歷史軍事 > 郭城摔面傳奇 > 第 1 章 默認章節
第3節 第二回:眾好漢學藝加身,返鄉后各奔前程
 第二回:眾好漢學藝加身,返鄉后各奔前程
 
上回說到于連江、“二先生”的四弟、高卓臣、高地一行四人橫穿林寺山東麓下奔向了郭城于永的“郭城摔面館”去學習郭城摔面。
“郭城摔面館”的掌柜于永熱情地招待了于連江等四人。于永必須得熱情招待這些人,而且還得悉心教授他們郭城摔面的技藝。你道為啥?第一,于連江自從上次與于永、于挺河相識相交后,就與兩人就成了至交好友,議論世事、談論國政,都能看到一起說到一塊;于連江只要來郭城這邊,都要來看望于永和于挺河的,真的是成了剜頸之交,情同手足。第二,于連江、“二先生”的四弟、高卓臣、高地都是孫彥昌老拳師的徒弟,而于永、于挺河是宮寶田老拳師的徒弟,孫、宮兩位老拳師又是同門師兄弟,那么于連江、“二先生”的四弟、高卓臣、高地、于永、于挺河這六個人實際上就是同門不同師的師兄弟!在武林里,特別看重師承關系的,只要是同門,不管是哪個師叔的徒弟,都如同一家人,如出一師。第三,于連江也是是于家后代,在膠東半島萊陽、海陽姓于的都是一家人,他跟于永是一個老祖宗的后代,于連江的朋友就是他于永的朋友,豈有不誠心相待之理?
于永在當天中午招待過于連江四人后,他說:“既然兄弟們要學郭城摔面,少一人不如多一人,一人也是教十人也是教,干脆問問郭城村里還有誰想學摔面的,一起教了!”說吧,他對于挺河說,“老哥,你跑跑腿兒去桃村把那李春蘭的弟弟李東一起喊來吧,俺答應過他姐春蘭的,雖然不能成為親戚了,但是也不能食言啊!”
于挺河點點頭,受命而去,他欽佩于永的不僅僅是他的郭城摔面技藝,更多的還是他的為人處事的心胸和做法。
李春蘭是何許人也?她與于永又有如何的淵源呢?
李春蘭是郭城北邊桃村一家富裕人家的女兒。桃村,是膠東半島腹地一個著名的大鎮,在郭城北邊十多里的地方,是膠東半島東西南北的交通樞紐,這里北依半島名山牙山,西通萊陽、青島和省城濟南,往東北幾十公里便是煙臺,向東可達威海衛,屬于棲霞管轄之地。這里大多數人家都是棲霞牟氏莊園牟二黑子家里的佃農,只有少數人家靠著自家的土地和手工過著小康生活。李春蘭家里就是這小康人家的代表,她家里姊妹三人,上邊有個哥哥,下邊有個弟弟,她在家里排行老二。有一年春天里來到郭城趕廟會,李春蘭在于永的“郭城摔面館”品嘗郭城摔面,不僅吃好了郭城摔面,更是對制作郭城摔面的于永佩服得五體投地,她覺得于永不是在摔面,簡直就是在耍魔術,一塊面團在他的手里眨眼的功夫就被舞弄成粗細均勻的面條兒,真的是神乎其神!于是,李春蘭對于永滋生了情愫,臨走時李春蘭大方地走進于永摔面的工作間,她落落大方地說:“師傅,您辛苦了!”
“不辛苦,您客氣了,您還有啥吩咐,請說!”于永彬彬有禮地說道。
“師傅貴姓?”李春蘭禮貌地問。
“免貴姓于。”于永答道。
“臺甫怎稱?”春蘭又問。
“賤字一個永字。”于永頓了頓接著說,“永遠的永字。”
“怎么不見嫂夫人……呵呵,”李春蘭笑一笑說,“怎么不見老板娘呢?”
“呵呵……”于永撓撓頭尷尬地說,“俺還沒有媳婦呢。”
李春蘭眼睛一亮,雙頰上頓添紅暈,就像喝醉了酒似的,連忙退出來。
三天后桃村來了一個媒人,并且捎來了李春蘭的定情物——一雙手工納的鞋墊,鞋墊上繡著一對戲水的鴛鴦,那針線活兒一看就知道是個手藝精巧的人才能達到的程度。于永要去李家求親,那媒人說一切要聽春蘭姑娘安排。后來,李春蘭趁著趕郭城集的機會兒來找過于永,并且說過等他倆結了婚之后讓于永把這個郭城摔面的技藝教給她的弟弟李東。再后來,于永再也沒見到李春蘭姑娘,聽那個媒人說李家老爺子知道了女兒的事情后很是生氣,很快就把女兒嫁給了幾十年前定好的娃娃親那家人家了,盡管李春蘭鬧過哭過也絕過食,都是無濟于事,一段美好的因緣就此打上了一個句號。
于永在教授郭城摔面的技藝時,講解與實踐都很用心,他不像其他手藝人那般吝嗇,更沒有“多一人就多了一個搶自己飯碗的人”那種私心雜念。他從和面的要領講起,講到餳面、摔面、抻面等等,不厭其煩,一直教授到每個人都能摔出比較合格的郭城摔面為止。
郭城摔面在 “面”食系列中是一枝獨秀,手工制作、肉爛湯鮮、面質精細、快捷方便,這是“郭城摔面”的主要特點。郭城摔面在和面時,不用蓬灰不添加含有化學成分的“和面劑”,而是在調面的同時放入人體所需的堿和鹽,即“一把堿,一把鹽”之說,正是老藝人們所說的“堿是骨頭,鹽是筋”,使的鹽和減要根據氣溫的高低來進行必要的增減。這是制作郭城摔面的關鍵一步。
郭城摔面突出了一個“摔”字。用摔代替了“揉”,使做出來的面更有韌性,口感也更好。調好面以后,在面板上摔的過程中,一定要用好力道,要“摔”得恰到好處,使“摔”好了的面有筋有骨,軟硬合適,這樣才能抻出高質量的面條。所以“摔”就成了“郭城摔面”的主要特征。
抻面過程中,要盡力把面條抻的既長又要粗細均勻,否則做出來的面既不美觀,口感也不好。因此,“郭城摔面”就有了粗細不等的分類。
摔出來的面下鍋時水的溫度和火候要掌握好,如果水開大了要用涼水點一下,再下面條,以保證面條不會被溫度太高的水“化”掉一層。
“郭城摔面”吃起來細膩光滑,有咬頭,有嚼頭,獨具一番滋味。特別是他的“鹵”,分幾個系列,多個品種,適合各種人的口味。如:有香味四溢的各種排骨湯打鹵;有讓人垂涎欲滴的多種海鮮鹵;也有四川風味的牛肉麻辣鹵。香辣各異,鮮美可口,食客可選擇自己的口味,食后讓人回味無窮。
“郭城摔面”可根據顧客的多少,“量”客下面,現做現吃,立等可取,前后不過兩三分鐘。
“郭城摔面”適合露天制作,如趕集、趕山、趕廟會等,鋪面也比較簡單,幾張桌凳,幾幅碗筷,桌子上擺放點調料即可。當然,室內制作更是錦上添花,因為室內的各種條件要比露天好得多。“郭城摔面”要技巧,也要力量。藝好力大的一次可摔出12—13個(碗)面;藝差力小的只能摔出3—4個(碗)面。這要求制作者不但要掌握制作的方法,更要勤學苦練,才能掌握好這種技藝。
幾個月后,于連江等人懷揣郭城摔面的技藝各自回到了家里,忙活自己的營生去了。“二先生”的四弟回到高家在自己家里的“洪興客棧”專做郭城摔面,食客盈門,生日紅火,讓高家地面上沒有機會去郭城品嘗郭城摔面的人過了一把品嘗郭城摔面的癮。高地仍然回到了老高家大院做他的長工,燒他的高粱老燒去了,這里不提。李東回到了桃村,在街面上也開了一家郭城摔面館,店名就叫“李記郭城摔面館”,一直干到1956年被社會主義工商業改造并入了大集體,改革開放后桃村又有幾家郭城摔面掛牌營業,據說都是李家的后人和徒子徒孫。
1930年陽春三月的一天,高家鎮上一夜之間就發生了兩件大事。 
  大清早兒,高卓臣就跑了兩家,去把這兩件大事兒稟報了兩位鎮上人人敬仰的人,這兩人就是“二先生”高鴻臣和“大醫生”高華亭。高卓臣這樣做的目的是啥呢?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反正他覺得這兩件事必須得讓“二先生”和“大醫生”早早地知道,最好是兩位德高望重的人都能站出來說點啥。
這兩件大事兒對年輕的高卓臣來說觸動很大,是他離家求學尋找理想社會的直接導火索。
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球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