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當前位置: 城市鄉土 > 石板路彎彎 > 第 1 章 默認章節
第5節 榜樣的力量
        68年12月下旬,按照成都市相關部門的統一安排,同學們每天都到學校里來,在教室路座談上山下鄉的重大意義。每天討論,要大家積極發言,各班討論,要求每個人都必須發言。專門有人做記錄。校方不定期地抽查各班的發言記錄。
       就在那一天,學校教學樓的二樓走廊里,突然間人聲鼎沸。各個年級的人流,紛紛涌向靠近語文教研室的那一面大墻,紛紛仰著頭圍在那里,觀看著大墻的左上角,上邊貼著一張大紅紙,用毛筆寫成的決心書。娟秀的小楷字體,寫在那么大的一張大紅紙上,看起來顯得的確有些不相稱。
        大家不難聽出,剛才的那幾聲高八度吶喊聲,出自于67級二班,那兩個著名的天地不怕的大剛,他們依然還在那里對話,他們兩個的嗓門,一個比一個高,整個二樓都聽得非常清楚:“大家快點來看,看清楚沒有?人家的表現好快當,決心書已經貼上墻了。”
       吳乾剛急切地發問;“劉克,你先看一下,那是哪個寫的?”
       劉克剛馬上搭腔:“那個寫的?兔兒團長嘛。我們班上,還找得出幾個,還有哪個,能比她更革命的嗎?你想不服都不得行。”
        旁邊還有人大聲問道:“她王玉芳不是校革委會的副主任嗎,未必官兒都不當了?想要下鄉當農民?那掙工分,是很好耍嗎”
       吳乾剛接上了一句話:“劉克剛,你在這里給我守著,在那個榜樣的旁邊,給我留一個位置,我回去馬上也寫一張,跟到就拿來貼起。”
       話音未落,劉克剛馬上搶過話頭:“你搞快點兒去寫,要記到起,幫我也寫下一份,我們兩個的申請書,要并排貼到一起。給大家長個眼,讓大家都看看。在我們2班,在67級,隨便咋個,我們都要爭取當個并列第二名嘛。”
       吳乾剛立刻扭轉身,揮動著胳膊,奮力擠出了人群,三步并作兩步,離開大墻邊,迅速地消失在二樓走廊樓梯的轉彎處。
       走廊里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對兔兒團長,革委會的副主任王玉芳這份舉動議論紛紛。教學樓里更是人聲鼎沸。不管別人如何議論,這畢竟已經成為不可辯駁的事實。
       我們學校革委會的副主任王玉芳,是六七級二班的同學,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學校里的幾大對立派學生組織,終于放下手里的棍棒刀槍,消除了劍拔弩張的各大對立派性,實現了革命的大聯合。曾擔任過川大826戰斗兵團32中分團的團長,外號人稱兔兒團長,就在革命大聯合的過程中,由全校所有的各個學生組織,通過民主協商,最終推選出來參加校革委的學生代表。經全校各方面的民主選舉和上級批準,王玉芳同志為成都市32中革命委員會的副主任。
現在,她的名字,在全校,已經排列在申請上山下鄉人員名單的第一個。
       看到兔兒團長王玉芳的名字,令人醒目地排在上山下鄉名單的第一個。走廊里的同學們都聚集在一起,私下紛紛猜測著議論著:這王玉芳畢竟是學校革委會的副主任,不論咋個說,總還算是一個小官兒。她之所以能夠放棄校革委會副主任的烏紗帽,主動申請第一名上山下鄉,是不是得到了上級的什么秘密指令或承諾。要么就是她看破紅塵,不愿為官。否則,她怎么會一無反顧地拋棄校革委副主任官職,積極下鄉到農村當知青,做農民呢?
       既然現在,兔兒團長王玉芳的名字已經排列在全校上山下鄉人員名單的第一個。那同學們也不愿落在后面。上山下鄉是必然趨勢,躲肯定是躲不掉了,那還不如主動申請,起碼還落得個積極的態度。
       于是,各年級各班的同學們都積極行動起來。我們班上的同學們,馬上到學校的總務室,要來幾張大紙,又找來一支毛筆和半瓶墨汁,圍著教室里的講臺桌。爭先恐后地以個人同學的名義,寫出了上山下鄉自愿申請書。貼在教學大樓的底層走廊上,最顯著的大墻上。緊接著,各年級各班的上山下鄉申請書。紛紛貼在教學大樓的室內走廊里。
       風雨欲來風滿樓。
       在動員上山下鄉的那段時間,學校的教學樓走廊里,各年各班的教室里,操場上,兩旁栽著萬年青的三合土小路上,凡是能容納人的每一個場所里,同學們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塊兒議論著,互相交流著有關上山下鄉的新消息,紛紛交換各自的觀點看法,無不擔心我們這批知青的出路和未來。
       學校開過動員大會以后,革委會、工宣隊、軍訓團的各位領導紛紛出動,開始了緊鑼密鼓的秘密部署。他們組織了很多人到洪雅去實地考察。多次派人先先后后地到洪雅縣各個公社,聯系關于我們學校幾百名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收問題。該找地找,該跑的跑,該說的說,該忙的忙。知識青年的下鄉一切準備,都在有計劃地進行。當然這一切活動,都是在學校高度機密的情況下進行的。
       我們只是有所察覺:在那段時間里,學校里的老師和工宣隊隊員,從數量上看,突然間減少了很多。通過這種現象,暗地里我們只能猜測到,學校里可能會有什么大事情要發生。
經過了幾個星期的緊張籌備活動以后,終于在1969年1月中旬,有關我們學校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計劃安排,終于拿出來和大家見面了。
       學校領導開始向我們分層傳達:我們學校全體同學都下放到四川省洪雅縣,距離成都市不算太遠,只有兩百來公里,學校里的很多工宣隊師傅們都去看過,可以很負責地跟同學們講:哪里的自然條件還是相當不錯的。
       軍訓團的干部和工宣隊的師傅們,按照統一的步驟,利用一切宣傳手段,眉飛舌舞地傳達著他們對洪雅縣的實地考察,說整個洪雅縣,都是一個非常好的地方,處處山清水秀,到處空氣新鮮,每一個地方風景都很美,如果想要照相,根本不需選景,站在任何一個地方,照出的效果都非常好。在洪雅縣境內,美景好得地方舉不勝舉。。
       整個洪雅全縣,一共有27個公社,其中有26個公社,都已經安裝了電話,洪雅縣已經實現了電氣化,真可謂樓上樓下,電燈電話……
       連續幾個星期,他們運用學校里的有線廣播,黑板報等一切宣傳形式,開座談會,上課學習討論等,連篇累牘地向全校同學宣傳洪雅,介紹洪雅。對洪雅極力做著描繪與勾畫、鼓動和宣傳,已經把洪雅勾勒成人間天堂,描繪成人間理想的世外桃源。
       他們這樣的宣傳鼓動,已經給廣大同學都造成這樣一個誤區,我們32中的全體同學,一旦下放到了四川省的洪雅縣,似乎就是一步登天,直接跨入了天堂。
       按照學校革委會、工宣隊和軍訓團領導的說法,我們32中全校的800多名同學,不像是作為知青,去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反倒像是旅游者,到天堂去享福一般。
在動員上山下鄉的那段時間,我們每天都要到學校,在教室里讀報紙學習政治時事,按照學校革委會、軍訓團、工宣隊的統一安排,分班集中討論上山下鄉的重大意義。
       在學校里,我們的耳朵里,每天都在聽著:學校工宣隊和軍訓團鋪天蓋地的反復宣傳;我們的雙眼,每天都看著教學大樓走廊的大墻上,貼滿志愿上山下鄉的學生名單。在我內心深處不由泛起了陣陣疑團,如果這個洪雅縣,真的有他們說得那么好,他們還用得著花費那么大的精力,下那么大的功夫,反復地動員全校的同學們下鄉嗎?
       盡管動員上山下鄉這件事已經過去幾十年了,可是對于當年的校革委和軍訓團、工宣隊,他們的那些做法,我們至今依然不能諒解。特別在組織動員知青上山下鄉的重大部署上,這些個領導者們,只考慮他們好做工作,運用欺下瞞上的手段,目的就在于:把全校800多名同學,徹底一下子都弄到農村去,盡快完成上面交給他們的政治任務。
       為了實現這一目的,對于我們全校的幾百名同學,上山下鄉即將要去的洪雅縣,對于我們這些知青即將面臨的復雜和困難,沒有實話實說。在上山下鄉的概念認知上,對我們這些即將離校的的初中生進行了誤導。其目的就在于,想盡一切辦法,力圖讓我們這幾百名中學生盡快離校,到農村去、到山區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一旦我們800多名同學離開學校的大門,離開了大都市,到了洪雅縣農村的生產隊。他們就算是完成了政治任務。而且還可以因此得到某些既得利益。如果當時他們對我們能夠做到實話實說,我們這些當時號稱為熱血青年的初中生,為了表示對革命路線的赤膽忠心,為了表達對革命事業的忠誠和熱愛,上山下鄉的積極性恐怕還會更高一些。
       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們在學校已經五年了,初中二年級的書本課程還沒有上完,學校既然沒有給我們發畢業證,大概就不能算畢業離校吧?如果這不算是畢業,那么是否意味著,我們還有沒有返回學校讀書的那一天呢?誰又知道這上山下鄉運動,有沒有可能就像過去的反右、四清、社教運動一樣,也不外乎就是一個運動。我們但愿這只是一個運動。那就待等這個運動結束,一切都恢復正常,或許我們返回學校來上課。
       我還天真地幻想著:學校動員上山下鄉的動員會上,學校革委會、軍訓團、工宣隊領導們既然都反復說,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備戰備荒為人民的偉大戰略部署。既然是戰略部署,那肯定會有具體的部署和安排。只要我們聽上級的話,跟著領導的安排走。就絕對錯不了。咱們聽上級的話,照辦執行就是了。
        既然是號召,我們就堅決響應,緊跟偉大戰略部署,到農村去當知青,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聽毛主席的話,跟共產黨走,黨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這是我們過去受到的多年教育,一直都是這樣提倡的。一輩子跟共產黨走,相信上級的領導,總不會有錯。
       在學校里,我們作為在校生,認真聽老師的話,服從學校的統一安排,總不會有什么大錯吧。我們全校有800多學生,首批上山下鄉的就有700多。據說在1969年元月份,僅就成都市區而言,就有十幾萬人首批上山下鄉,今年和以后的若干年內,全國上山下鄉的人數就更多了。我們估計起碼要有上千萬人,絕對不會是少數。我確信在今后的未來,國家對這個問題,一定會有一個明確的說法。這絕不會只是我一個人的事。
        學校革委會副主任,帶頭上山下鄉,在我們的學校里,畢竟已經成為不可爭辯的事實。不管今后怎么樣,現在的議論歸議論,分析歸分析,猜測了猜測,但是這榜樣的力量總還是無窮的。在校革委會副主任王玉芳這個兔兒團長的榜樣帶動下,全校首批自愿上山下鄉的人數占全校學生總數的88%以上。有七百多人同學,作為首批上山下鄉的知青,即將奔赴洪雅。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那個激動人心的大好形勢,在32中已經蔚然形成定局。
       這段時間,學校里的同學們紛紛向革委會、軍訓團、工宣隊積極報名上山下鄉。有獨自一個人報名的,也有三三兩兩相約著報名的。我和我的好朋友陳永華一起來到報名處,要求分到一個生產隊。也得到了學校的批準。只是說,至于分到哪個公社,哪個生產隊。要有學校統一 分配。
       還有不少同學,在學校的簡易舞臺上、學生食堂、教工食堂里精心排練著自己的小節目,準備在不久的將來,在農村那個廣闊的田地里,利用農閑時間,給當地的貧下中農看他們自己排練的節目。還有很多同學,運用自己的以及所能,收集著各類書籍和樂器,準備帶到農村去,認真地練習,爭取多出成果。更多的同學悄悄籌集糧票和錢,好在農村里能有個長期的緊急備用。
        既然上山下鄉已成定局,下鄉的地點已經確定,那就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辦。也就是到派出所下戶口了。
       學校已經給同學們發出了書面正式通知,要求同學們抓緊時間,拿著這個書面通知,早點到各自的轄區派出所,辦完下戶口以后,把派出所下戶口的回單交到學校來。學校要依據這個回單,到洪雅縣境內的有關部門辦理相關手續。
       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大家還有啥好說的。還是個人搞快點兒,回家拿戶口,到派出所去下戶口吧。說走就走。我轉身離開了學校的大門。
       請看下一節《自己去派出所下了戶口》
球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