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當前位置: 言情職場 > 回憶錄 > 第 1 章 默認章節
第6節 億爺爺
 

  記得有同學對我說,爺爺似乎是你文章中的“靈魂人物”我笑而不語。

  爺爺,出現在我文章中的頻率確實是蠻高的,我和爺爺的故事太多了,若你聽我講,三天三夜都講不完,你無法了解,我對爺爺的那份感情,深到每每想起都有一種淚水奪眶而出的沖動,你無法體會,當筆尖在紙上傾灑他的點點滴滴,我的心臟便開始有力的收縮,釋放它所有的能量。

  幼兒園時,上學放學坐上爺爺有那輛古舊的自行車,張開雙臂從后面抱住爺爺,臥在他的背上,感受他的心跳,享受這份美好。那一刻,我不求別的,時間慢點就好。

  記得家中有一輛馬車兩匹馬三只羊一只牛,每到周末,我都會坐上爺爺的馬車,去山坡上給“伙伴們”打草,我跟在爺爺的后面,屁顛屁顛的,像只快樂的小松鼠。我把采來的野花通通戴在頭上;白的粉的喇叭花牽牛花還有許多我叫不上名字的,爺爺看到這一幕便哈哈大笑起來,他對我說;“戴白花是不吉利的”。他答應我,要送我一個花環,每隔幾分鐘我就念叨,生怕爺爺忘記了,只見一會爺爺就把花環編制好了,我美滋滋的戴在頭上。

  爺爺彎著身子打草,一轉眼發現我不見了,便大叫起我來,我聞訊趕來,爺爺問我干什么去了,我不說話,舉起手中的“戰利品”有碧綠的螞蚱,五彩的蝴蝶,綠色的青蛙,還有許多叫不上名字的小蟲子,爺爺說:“你啊,小姑娘家家的跟男娃一樣調皮。”

  天色還早,打完草,爺爺領我去釣魚,釣魚是個安靜的活,我卻耐不住性子,總是問爺爺;魚什么時候上鉤,一個問題問好多遍,爺爺說:“你這樣說話會把魚嚇跑的,魚兒也是有耳朵的。”“有耳朵的魚,好奇怪”我說,說話的工夫一條大魚上鉤,只見爺爺動作嫻熟,還沒等我看清楚,魚就在背簍里了。

  滿滿的勝利品,我們準備打道回府,爺爺趕著馬車,我躺在青草上,嗅著草的清香,用手丈量天地的距離,天和地的距離不是很遠,你在我身邊,我很心安。

  回到家中,爺爺喂好“小伙伴”便投身到廚房中,做起魚湯,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把魚湯做好,端上桌,爺爺不停地往我碗里夾肉,讓我多吃,這是我這輩子喝過最好喝的魚湯(自打爺爺去世后,我再也沒有釣過魚,也在沒有喝過魚湯)。

  美好的,總是短暫的。轉眼,我便上了小學,爺爺的腿變得不靈便起來,不能在接送我放學上學。他會在家門口,早早地等著我放學,牽著我,走向房中,看看這個一天沒有見面的孫女,跟我說說今天發生的趣事。

  爺爺過生日時,全家人聚集在一起,我給爺爺煮了一碗長壽面(就是所謂的掛面)“我孫女長大了,懂事了”爺爺感嘆道。不知怎么爺爺眼角的一滴淚“跑”了出來,他要的不過是一份感動,這么多年都沒有人給過

  某天夜晚,我從夢中驚醒,眼角淚還未干,我入夢了。

  世間再無你,回憶太傷人。

球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