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當前位置: 校園偶像 > 愛在朝陽時 > 第 1 章 默認章節
第2節 第一章
 

李郎茗所在的一個縣城是一個市級縣。縣城一共就只有兩個高中學校,這兩所學校好像就是一個獨生子女,每年都靠學校的考學成績而一較高下,反而來提高招生率。尤其是第二中學,這所縣城最年輕的一所高中,比起第一中學來教學更有見解和實力,環境也比第一中學要好得多!相關單位也十分關注這所學校,更重要的是這所學校所推崇的藝術教學,每年都有大批的藝術生功成名就,恨不得藝術生拿著獎狀跑到一中門口去‘耀武揚威’!好好地打打老大哥的士氣。當然,這也不是在吹這所學校有多么的牛逼,第二中學也爭過一次氣,2016年,文理科狀元都來自第二中學,藝術生考的成績也十分的不錯,有幾個被中央美術學院錄取。

 消息傳來,整個縣城都被驚呆了,這是二中成立以來第一次的特大喜訊也是自從縣城換了領導班子以來的大喜事,還是雙喜臨門!兩位狀元錄取北大和清華的通知書下來以后,校領導和縣領導甚至是親自接待,說這是給家鄉爭光,給學校爭光。學校領導的面子一下子漲了好幾倍,在縣里組織的開會上也是理直氣壯的講話。所以,立馬下了一個決定,當即就把學校定格在重點培養理科教學上,也不是說文科和藝術沒有了市場,以前文科和藝術的課程每個星期排的滿滿的,自從學校下了最高指令后,文科課程和藝術就像二戰中的波蘭一樣守都守不住,瞬間就被理科大軍‘攻城略地’般的拿下。學校也有了借口說,未來社會的發展離不開科技和數字媒體技術的應用,文科什么的只學習理論和靠學生自己領悟就可以了。這樣的話,學校的尤其是高三的文科老師就像放了年假 產假 病假一樣統統沒有了蹤影,就算是上課也是上學生們自己看自己讀自己背,自己就在講臺上要不就是看書,只要是一打下課鈴跑的比誰都快。

 這樣下來,郎茗對此非常有意見,因為他自己就是屬于藝術文的學生,他自己就特別對政治哲學方面的問題就特別感興趣。以前的文科課程本來就很少,沒想到現在又要從中榨取了精華變得所剩無幾。他的文科基礎要長于理科,按照他的說法,自從上了高中以后他的數學成績就沒有及格過,高一的數學期末考試數學只考了20分,打破了當時最低分的記錄。

 郎茗這個人從小就具有反叛的能力,如果他出生在那個風起云涌的年代他一定可以帶領農民起義,什么都敢說,什么都敢批判,當時高一的同學就說他就是當代的‘魯迅’。但他只局限于‘想’而已,有的時候并不敢大白于天下,往往就是寫在紙上放到網上來個‘筆伐’。還有的思想就只是在五臟六腑之間交流。

 縣城中還有一個和郎茗性格一模一樣的男人。他叫于渝,是當地一個小有名氣的作家,據說小的時候親身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深受當時那個環境的影響,什么話都敢說什么人都敢批,只要是不違反法律的事,他就什么敢干。于渝培養這種的性格培養了大半輩子,甚至走了不少的冤枉路。

于渝沒有接受過正規的大學教育,當年高考成績不是很理想只上了一個專科類的學校。但是從大學里他充分發揮了自己在文學方面上的功底,只要是學校組織什么關于演講比賽的活動,參賽選手的稿子大多數都是來自于他的之手。讓校領導耳前一亮,他寫的稿子有深度有內涵更有政治哲學方面的見解,所以很快在大三的時候就成了一個政法系主任身邊的紅人,也成了預備黨員。在大學學習之余,他也在社會上的雜志報紙上發表了一些文章,第一天寄了出去,不料雜志社好像那個時候缺稿子缺的很厲害,很快就登到各大報紙的頭版之上。于渝自己也被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很快就會成為一個社會名人。學校當時也被嚇了一跳,想不到這個年輕人真的有兩把刷子。畢業以后,于渝就被家鄉召喚了回去,成了當地一家派出所的文字工作者。

 于渝先生身高一米七左右,戴著一副高度近視眼鏡,經常外面穿著一件黑色夾克里面穿著一件白襯衫下面穿著一條黑色工作褲,天生一副文化人的樣子。他在文學這條道路上闖了也有幾年了,甚是希望可以出版屬于自己的一本書。當時他整理書稿,搜集素材,把之前寫的散文文章什么的又重新編排,又重新寄出去。寄出去以后,心情更是激動不已,夢想就像十月懷胎的孕婦一樣,馬上就要看到即將分娩的那一刻。沒想到最后的結果卻是特別的失望,稿件原封不動的給退了回來,還夾著一張信紙,信中按照慣例先是寫了一些安慰的話,什么繼續努力的套話就是多多支持本出版社的廢話,最后又寫了一段非常長的話:“您的文章與現實社會的情況大相近庭,出入很大,根據我們出版社的最后協議,您的書籍暫不出版!”于渝經歷了人生中的大起大落,在分娩的時候恰好被蚊子咬了一口最后又因為大失血而流產。

 于渝誰都不怪,就怪現在的社會不讓人說實話,暗罵這個出版社就像清朝末代的慈溪太后一樣愚昧無知。最后于渝決定自己掏腰包自己找印刷廠自己出書,出了三百本逢人就送。縣城這是第一次被轟動。于渝被領導定為第一關注人,被安排到縣相關單位工作。

 有人說,現代這個社會學文科的往往不好找工作,這個推廣了儒家文化和道教文化幾千年的民族最后盡然沒有了當初文學創作的動力,但這個也并不代表所有的文科老師找不到工作。有幾個文科老師自從從學校里辭職以后通過公務員考試盡然進入了相關單位工作,有的甚至被就被幾個大的國企公司看上當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白領。學校面對這樣的一個社會現象,高三的文科老師空位也是越來越多,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連忙招兵買馬放出誘人的條件,活生生的誘惑那些剛剛師范大學畢業的文科生,但是人家這一輩的師范生并不想一畢業就到了另一所學校里去做老師,也有的甚是討厭現在的高三老師時間的安排,一天一天的太累了。唯有于渝這樣的整天就知道趴在書堆里面的‘書呆子’才會一臉光榮的去任職,他到學校的第一天,校領導都與他親切見面,足見學校的求賢若渴的誠意。很快,于渝先生就成了高三整個年級的教導主任兼藝術班的政治班主任。

 于渝以為現在學生的政治水平,把主觀和客觀以及詭辯論和辯證法說混了都沒有人發現,所以第一堂政治課的時候也沒有做充足的準備只是草草的備課列了個大綱。不料一踏上講臺他就開始緊張的冒汗,大腿像上了發條一樣不聽使喚的哆嗦。

 一個緊張的人說話的時候會經常忘記所要演講的題目和內容,于渝一堂課下來完全不知道自己講的究竟是馬克思主義還是對客觀世界要具體的分析的態度,所講的內容完全沒有連貫性,居然一節課有半個小時再說一些因為所以科學道理的‘詭辯論’。講課的失敗掩飾的方法就是不斷的與下面的學生展開互動,一會問大家對社會主義制度有什么看法,一會又問大家知道《資本論》是在什么歷史環境中創作出的嗎。快要畢業的郎茗在這個時候急于變現自己,希望給老師留下一個好的印象,所以連連舉手迎接于渝老師的問題。

 于渝先生本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給自己找個臺階下而已’。沒想到盡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于渝先生提出的問題盡然被郎茗一一解答并且邏輯連貫,思路準確,讓于渝老師大吃一驚。

 下課后,于渝老師單獨的把郎茗帶到辦公室,對郎茗的知識面和邏輯思維能力加以褒獎,感覺兩人就是相見恨晚,很快就把郎茗規劃成了自己的得意門生。

                                  2

 郎茗是土生土長的的縣城人,這個城市被譽為‘書畫之鄉’,自古就有‘家家愛丹青,人人喜墨香’的美韻。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當然也促進李郎茗天生喜歡繪畫的這個因素,畢竟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自從郎茗的媽媽知道郎茗有這個天賦以后和意愿之后,就在他還在上幼兒園的時候就替他規劃好了未來的藝術藍圖,并且還送給他一本《中外美術史》,是想讓他從小接受美學最好的教育,為他之后打下一個好的基礎。

 但是,有人支持也難免有人反對,郎茗的爺爺是一名資深的中國共產黨員,特別不喜歡那些西方所謂的藝術,思想‘左’的厲害,老爺子認為那些名畫都是資本主義的產物,在這樣一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尤其是這樣的一個家庭絕對不可以出現任何思想的偏差和政治偏差。

 于是,老爺子每天都讓郎茗背《論語》和《三字經》,稍微長大了一點就讓他開始接觸一些政治上的書籍,恨不得想把他的孫子培養成一個資深的政治家。朗茗雖然表面上順應老爺子的意思,但是背地里還是去欣賞那些所謂的資本主義的產物,他的思維早就從墨守成規的傳統文化中跨到了大洋彼岸,投入到了達芬奇和塞尚那溫暖的懷抱之中了。老爺子一時間也沒有了辦法,反正現在孩子還小,有一個一技之長以后也多了一個可以吃飯的技能,這樣想想也沒有什么不對的。漸漸的,也和孫子一起看了那本書,也參觀了一些國外大師的名畫。

 郎茗父親是一個會計出身,自己自從辭職以后就開了一家針織有限公司,生意一天天的紅火起來。但他卻愛書如命,可惜只是愛書,并不是那么的喜歡書。他喜歡什么書本呢,他自己說過,小的時候就喜歡看一些連環畫,什么《少林寺》、《福爾摩斯偵探全集》,當然只一些小人書,那種只能在大街上才可以找到的小人書,估計現在已經沒有了。但是家里的儲藏室里還留著滿滿的兩大之鄉,直到現在郎父還時不時的找出來看一看來懷念一下童年的滋味。郎茗說,你還看這些東西干嗎?都成了老古董了!郎父笑了笑說,這個你就不懂了吧,別看現在只是書,再過幾年說不定就成了文物,具有收藏價值啊。原來,郎父在坐等升值,把這些‘古董’當成了財富。

 郎父長大以后就喜歡上了看古今中外的名著,什么《三國演義》、《道德經》、《大學》、《西游記》、以及《鋼鐵是怎樣練成的》以及《簡愛》。郎父從小就養成了看書的好習慣,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但是學習成績始終提高不上去,還沒有上初中就已經佩戴上了近視眼鏡。按照他的話說就是,當年上學的時候每天晚上都躲在被窩里打著手電筒看小人物,活生生的把眼睛看‘瞎’了。

 家里的那些藏書也只有向外炫耀的作用了,你看看,我們家出了個收藏家!這個說法無疑就是郎茗的奶奶在自我安慰罷了。在那個年代,學習成績才是唯一一個可以向外炫耀的資本,可以判定一個學生是否是一個好學生的標準,對內就沒有這個能力了,因為家里早就心知肚明了。

 郎茗很小的時候就沖著一書柜的‘財富’搖頭晃腦的說道:“臭書,破書,無用的書。”話由郎母之口傳到了郎父的耳中,就好像把我國的名著傳到國外一樣,韻味大變。郎父當時就暴跳如雷,當天晚上就沖著郎茗的屁股‘啪啪’的打了好幾個大巴掌,理由就是侮辱中國的文化。郎茗還小,還不知道什么叫‘侮辱’。郎母解釋道,就是把一個犯了錯誤又及時的改正錯誤的人說成‘既當婊子,又立牌坊’,這樣的話就是侮辱。郎茗頓時悟透了,這是對別人的不尊重以及素質低下的體現。

 郎父通過罵郎茗想出了一個令自己的行為絕對飛躍的想法,決定變廢為寶,每天逼著郎茗讀書寫字,偶爾也畫畫,自己十分得意郎茗寫了一個本子并且慢慢的累積下去,就像鈔票一樣慢慢的增多。郎父希望把郎茗培養成一個像魯迅那樣的大文豪。郎茗邊讀邊想,憑什么你的想法讓我替你去實現?

 沒想到,郎茗天生應該是在上初中之前就對讀書沒有好感,但也想把自己父親的這個想法傳承下去,他很為自己的后代著想。書好比女人,一個人拿到一本好書,閱讀時就像正在認識一個處女,要的就是一個新鮮感從而更加的小心和仔細。因為這本書是自己第一個讀到的,會顯現出無與倫比的自豪感。反之,舊書到手,就像是一個二手貨,不僅紅顏憔悴而且自己也絲毫沒有興趣和欲望再讀下去,因為他現在手里的書已經被很多人看過自己再看就沒有了新鮮感可言。所以,在朗茗得到第一本書的時候就顯得格外的小心和仔細,弄不好這不本書會在十年之后,自己的后代拿到這本書的時候,會對自己產生一種精神上的崇拜和尊重。

 郎父注意到了郎茗的這個習慣,后悔自己當初為什么沒有這樣的一個想法,于是就讓郎茗再大量的讀書,尤其是讀好書。《紅樓》里面的女人太多,郎父怕郎茗從小就陷入到女人堆里出不來,就把這本書視為郎茗沒有成人之前的‘禁書’。可是他沒有想到,在若干年之后,郎茗著實體會了一把當‘寶玉’和‘唐僧’進入女兒國的感覺。郎父就讓郎茗看《三國演義》,里面都是清一色的大老爺們,不會對朗茗的主觀和世界觀造成多么大的影響,所以就沒有被排除掉,但是里面的明爭暗斗和爾虞我詐存在的故事情節對郎父而言還是很多有不足的地方,郎父怕這種因素會給郎茗的身心帶來不利的影響。郎父用心良苦,一直在操心關于郎茗的文化教育和身心發展。按理說,《史記》應該算是中規中矩的了吧,但郎父覺得作者司馬遷因為鋃鐺入獄而且成為宦官,實在是千年之侮辱,對自己所向往的命運永遠得不到實現,這算不上是人生的一種悲哀呢?郎父挑選書本就像挑菜一樣,中國有五千年的燦爛文化,但在郎父面前頓時‘死傷一片,丟盔卸甲落荒而逃。’最后也終于找到了幾本落入郎父‘法眼’的書本。

 但郎茗對這些書本始終提不起什么興趣來,但是又迫于父親的威嚴,朗茗由不得不背什么“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始天地之間;有名萬物之母。”郎茗讀了半年,也從中理解了一些道理和精華,思想也逐漸成型甚至還比同齡的孩子成熟的多,但是局限于年齡的問題,根本成不了什么大氣候。

 在郎茗八歲那年,郎父帶著郎茗去自己的一位雜志社社長朋友家里做客。兩人可能是好多年沒有見了,交談甚歡,不知不覺的聊到了現在的文學市場。社長喝了一口茶深深的嘆了口氣說,現在的市面上的實體雜志越來越沒有市場了,再過幾年恐怕就會被人們遺忘化為歷史的塵埃。郎茗聽到后,顛顛的跑過來胡亂的說了一句,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理。社長聽到郎茗盡然可以用《禮記》里面的名言警句來激勵自己不要灰心,要明確自己的目標,不斷地提高自己,開闊自己的眼界時,不由得變得興奮起來。決定‘世人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然后對郎茗贊賞有加,立馬下決定要教郎茗寫文章,并且發表。

 郎茗當時的年紀和歷史上的王勃的年紀差不了多少,但是關于文學上的面的知識還是比人家相差十萬八千里,自然寫不出什么驚天動地的文章來。上二年級的那年,語文老師就把郎茗寫的第一篇作文在課堂上聲情并茂的朗讀了一遍,還夸贊他在文學創作方面有天賦,應該好好的培養一樣說不定以后真的可以成就一番事業。郎茗聽了以后雖然不懂什么意思,但是受到了老師的表揚還是非常的高興。郎父得知后更是飄飄欲仙,忘乎所以,他決定轉換教育的思想和理念,不再逼迫郎茗背那些古文,而是轉戰現代文學,什么《窗邊的小豆豆》、《魯濱遜漂流記》、《七號夢工廠》。。。。。。直到現在都是郎茗值得回味的文學作品。


球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