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小說詳細信息:
小說介紹:

《石板路彎彎》連載文章大綱   

    記得是在1969年元月,為了響應偉大號召,自覺自愿地服從學校的統一分配,和學校的二十多個同學一起,帶著簡單的行裝,在成都火車北站集中,乘坐悶罐火車到夾江,再由夾江轉乘大卡車,來到距離成都大約兩百多公里的洪雅縣羅壩公社,在地處丘陵背靠大山的一個偏僻小鄉村插隊落戶,在光榮一隊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到生產隊那天,已經入夜,什么也看不清,我對周圍的環境一無所知。第二天一早,首先引入眼簾的是那山清水秀的田園風光,再就是腳下的這條彎彎石板路。
     在具有23余萬字篇幅的長篇連載里,共分54個章節,以自傳的手法敘述,描述了那個瘋狂的年代,作者上山下鄉,跟隨學校的同學,離開成都32中,到四川洪雅縣羅壩公社光榮一隊,沿著腳下石板路彎彎的鄉間小道,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在廣闊天地摸爬滾打,勞動和生活的艱苦磨練過程。每個章節里所描述的故事情節,絕無虛構,涉及到的人物,姓名。在不影響文章結構的情況下,名字有所改動。有些只是用姓氏和職務。沒有使用姓名。故事里所涉及到的工作單位。名稱只采用了簡稱。沒有使用全稱。
    人物:按出場的順序
    周明德,羅壩公社武裝部部長,轉業軍人,他是隨軍作戰到了這個鄉,參加了這個鄉的土地改革運動,土改結束以后,工作需要,上級委派他就一直留在羅壩鄉。擔任武裝部長。十幾年如一日,和群眾的關系一直都很密切,為人很正直。他對我們這些個知青,還是很關心的。經一切可能,幫助和照顧我們遠離父母的知青們。他也沒少批評我們。常對我們發脾氣。我們從來不反駁他。因為我們都明白,他是對我們好,批評的都對。
    楊廷桂,羅壩公社革委會副主任,只有一條胳膊,我們在背后常說“一把手干部”,從這個鄉一解放的土地改革開始,他就在這個鄉里當干部,十幾年如一日,和群眾的關系一直都很密切,為人很正直。他的夫人就在我們生產隊里當社員。
     楊廷必,光榮大隊斗批改組的主要負責人,后來是光榮大會革委會的副主任。在那個瘋狂的年代里,那個時候,他的確做了不少好事,也得罪了不少人。也難怪,那個年月,他比我大不了多少,人品并不壞,也是年輕人,也想干一番成就來,看錯了形勢,做錯一些事,站錯了隊。
     楊文傳,光榮一隊的生產隊長,轉業軍人,為人厚道,忠誠老實,說一不二。樂意助人。我下放到生產隊以后,他看我個頭小,一直把我當成他長不大的弟弟,無微不至地關心照顧我。生把我出問題,不好向我的父母交代。
     汪鄉長,公社的水利專業技術管理干部,解放那年中專畢業,參加羅壩鄉的土地改革,以后就留在羅壩鄉政府做水利專業管理。由于家庭成分的問題,一直是個辦事員的干部級別。但因為他這個人忠于職守,堅持原則,經常深入社隊,和基層干部和群眾打成一片,辦事認真,深得廣大社員和基層干部的擁戴。盡管他是一般的老辦事員,大家都佩服他,尊稱他文“汪鄉長”
    我告別了爸爸媽媽和兩個弟弟,離開了大都市,獨自來到這個偏僻陌生的小鄉村,心中充滿著無限迷惘。這個小鄉村,小到在地圖上根本就找不到。那我到這兒來干什么?不明白,只曉得是響應號召,到這兒是來接受再教育。這村子里識字的人不多,能讀懂報紙的人都沒幾個,又怎么教育我們這些知青呢?讓我們這些知青,去接受不識字的人的教育,我就更不明白了。
    在這個遠離成都的小鄉村,雖說也算是山清水秀,但勞動力得缺乏還是很嚴重的。當時的生產隊,能出工干活的青壯年人數,就把我們幾個知青都算上,不足40人,隊里所有的人口加在一起,也就只有108個人,全勞動力和半勞動力,全加起來不足60人。維持全村與外界相連的,只有一條,就是這條寬不足一尺的彎彎曲曲的石板路。

     兩年后,作爲全公社第一個被抽調回城的知青,我坐在長途汽車裏,把頭伸向窗外,向前來送行的鄉親和同學們揮手告別。汽車漸漸地走遠了,眼睛也漸漸模糊起來。
     養育了我兩年多的那個小鄉村,貫穿著小鄉村的石板路彎彎,伴隨著它背后的連綿大山,也由大變小,離開了我的視線,隨著長途汽車的搖晃,漸漸遠去了。它卻沒有消失,而是走進了我的記憶里。令人終身難忘。
 

球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