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老李開店

發布于:2019-10-24 09:08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李勝國

  噼噼啪啪的鞭炮聲中,“老李理發店”的招牌變成了“李記美容美發店”。

  老李蹲在店門口旁邊的石墩上皺著眉抽著煙,臉上有欣喜,也有擔憂。

  欣喜的是女兒學成歸來,繼承了自己的手藝,將自己的“老李理發店”重新裝修,擴大了經營范圍,升級了服務。女兒說她負責青少年顧客時尚的燙染剪,老李負責中老年人的普通理發,還調皮地說:“我們爺倆雙刀合璧,通吃老中青。”

  擔憂的是怕女兒碰到自己開店的煩心事。兩年前開店自己去工商管理所辦理營業執照時工作人員說費用為二百三十五元,老李站在窗口前,注視著上面懸掛的《個體工商戶登記管理辦法》,問工作人員不是不收費嗎?工作人員拉著臉冷冷的回道:“工本費。”老李迷惘了,不就一張紙,咋那么值錢?

  做門店招牌時,老李為了醒目,特意叫人將招牌做得大些,并在左上角稍高處加做了一個理發的簡筆寫意標志。

  剛掛好的第二天,兩個穿著城管制服的站在門店前,大聲叫道:“誰是店主?”老李趕緊出來遞煙陪笑道:“我是。”其中一個年長些的質問道:“誰讓你把牌子做成這個樣子的?”“我……我……”老李愣住了,一個牌子怎么了?另一個年輕些的大聲說道:“牌子太大,不合乎規定,除了招牌不能有其他的標志。”

  年長的接著道:“限你今天把招牌改了,如果不改,明天我們找人給你拆了,工錢你出。”

  “啊——”老李說不出話了。

  老李不懂了,旁邊一個電子商務門店從樓上到樓下掛著三個門牌標識,另一個汽車修理門店的招牌做得比自己的還大。

  老李陪笑道:“他們的牌子怎么能掛?”

  “你能給人家比嗎?”兩個人冷冷的扔下一句話走了。

  老李趕忙到電子商務和汽車修理兩個門店去取經,方知訣竅。晚上在飯店請了白天來店里的兩個城管和一個副局長,并每人奉上一條中華煙,門店的牌子方得保住。

  理發店布置好的第三天,老李正在打掃,一個城管進來說收衛生費,老李問什么衛生費,城管說垃圾清理。老李看了看門外,一個垃圾箱都沒有,垃圾都是自己用小三輪車清理的。

  “開票每年600元。”城管說罷拿出票據就要寫,老李趕緊拉住,笑道:“我的店小,就是些頭發,沒有其他的垃圾,能不能少點?”城管把票據放回口袋里,道:“那200吧!”老李趕緊掏出兩張百元鈔票塞進了城管手里,并遞過去一盒煙,城管把煙和錢揣進衣兜,吹著口哨走了。

  接下來,稅務局、城建局、消防大隊、衛生防疫部門……,老李臉笑得都僵了。

  理發店開張的第一天,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領著一個中年人來到店里,老李一見急忙上前打招呼:“王局長來了。”王局長一臉笑意:“老李呀,新店開張,給我倆先理理,瞧瞧你的手藝。”

  半小時后發理好了,王局長站起來道:“老李,記賬,下次一起算。”老李放下手里的剪刀,趕緊遞過去一根煙,道:“不用了,不用了。”老李那敢要錢,人家是財政局的局長,自己的門店還是租人家的,聽說這一排門店的房子都是人家的。此后王局長經常帶人來理發,經常記賬。

  這次,店重新開張,老李怕呀。女兒去工商局重新辦理營業執照回來時,老李問女兒花了多少錢,現在什么都在漲價,那張紙的工本費肯定得漲。但女兒一邊把執照貼到墻上一邊說道:“爸,沒有花錢,現在都照章辦事。”

  老李抽著煙看著從西到東各門店整齊劃一的招牌,生怕城管來找麻煩,聽說城管局和城建局合并了,權力大了,別找的麻煩也大了。

  但這次店重新裝修到開張,沒見一個來找麻煩的,可老李還是有些擔心。

  老李吐出一口煙,煙霧中又看見了王局長,老李起身剛想打招呼,但王局長拐進了旁邊的電子商務店。不一會兒,王局長出來了,看見老李笑著打招呼:“老李呀,換了招牌,重新開張,恭喜恭喜。”老李陪笑道:“王局長好,這店交給女兒了,年輕人新潮,改了店名,重新布置了一下。”說完一哈腰,左手往旁邊一讓,接著道:“王局,里面請,我給你理理?”王局長一邊往店里走一邊道:“好呀!不過理發前,我們先辦點事。”

  老李這時才發現王局長手里拿著一疊紙,王局長放到桌子上打開,竟然是兩份租房合同。王局長對老李道:“老李,我們先把合同簽一下。”老李一皺眉,道:“王局長,年前不是剛簽了嗎?還沒有到期呢,這是……”王局長好像知道老李要說什么,一擺手打斷了老李,笑道:“老李呀!你放心,漲房租的事我絕不干,合同內容和年前的一樣,我們只是重新簽一下。”

  老李不懂了,但還是拿起合同從頭看了一遍,確實和年前簽的合同內容一樣。王局長見老李看完了,笑道:“放心了吧?老李,把年前簽的那份合同先給我。”老李讓女兒把舊合同拿出來交給了王局長,王局長拿出筆讓老李在新合同上簽了字,按了手印,然后接過筆來,在合同上簽下了“褚俊秀”三個字。老李一愣,先前的合同上王局長簽的是自己的名字,怎么這次簽了別的名字,老李記得王局長的老婆姓褚。王局長好像看出了老李的疑惑,道:“這是我岳母的名字,以后有人問你租的誰的房子,你就說我岳母的名字。”

  合同簽好了,一人一份,王局長往椅子上一坐,道:“老李,給我理理。”

  不一會兒,發理好了,王局長并沒有像往常一樣起身就走,而是從上衣兜里掏出一疊一百元人民幣,道:“老李!這是我兩年來在你這兒的理發錢,你點收一下。”說吧,把錢塞進了老李的手中,老李一愣,手趕緊推了回去:“王局長,說什么呢?理發還能要你的錢,快拿回去。”老李有些惶恐,但王局長一把攥住老李的手,將錢死死的按在老李的手中:“拿——著!別客氣啦!”說完拿起桌上的合同走出了店門。

  老李拿著錢楞在了那里,老李納悶,王局長今天怎么了?

  一個星期一,新店開張半個月后的一個星期一,有三個穿著老李也不太清楚是什么部門制服的人到店里,把老李叫到里屋問了幾個問題,

  “房子租誰的?”

  “房租多少?”

  “王良武局長經常到店里來理發嗎?”

  ……

  老李看著他們問完后又進到旁邊的電子商務店、汽車修理店……

  一個雨后初晴的傍晚,老李在院子里抽著煙,從店里回來的女兒說王局長被抓了,因為貪污受賄。老李聽了長長的吐了一口煙,抬頭看了看天空,發現曾經被霧霾統治的天空竟然變得清澈而高遠,上面長滿了星星,星星都眨著明亮的眼睛……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