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淡淡花香,墨染流年

發布于:2019-10-21 21:50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健康
  流去的時光,變換的光陰,不變的是四季風吹來的淡淡花香,鐫刻在歲月深處的是心靈一隅最美的墨韻。花開四季,花香漫過春夏秋冬,香如故,多少文人墨客踏香尋花,留下唐詩宋詞萬萬首,只為許花香一份千古流芳的承諾,在淡淡的流年里暈開點點墨韻,歌頌花的美、花的媚、花的柔、花的品格與花的韻致。
 
  “冰雪為容玉作胎,柔情合傍瑣窗開。香從清夢回時覺,花向美人頭上開。” 走在茉莉花叢中,一陣陣淡淡的花香飄來。茉莉花是春天的使者,是春天的女神,是春天的夢境。茉莉,雪一樣透明潔白,就像凝脂玉面的美人,在溫潤的春風中輕輕搖擺著她婀娜多姿的身段。是誰暈開了它的淡淡芳香,是誰塑造了詩人夢中的花神形象?不是誰啊,正是這夢一樣的花香。
 
  “ 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間第一香。”茉莉花香,香遍神舟大地。一片、兩片、三四片,茉莉花瓣層層圍繞著白色的花蕊,像嬰兒的小拳頭,粉粉的,嫩嫩的,嬌小可愛。遠遠望去,一朵朵白色鮮嫩的茉莉均勻的點綴在一望無際的綠色花叢中,微風吹過,仿佛是那萬千雪的精靈,飄落在緩慢涌動的綠色的海洋中。滿目雪白青翠,滿世界的裊裊清香,它不醉人,人自醉。
 
  “白日發光彩,清飚散芳馨。 泄香銀囊破,瀉露玉盤傾。”夏天至,荷飄香。初夏的荷塘,荷花大都含苞待放,粉白相間,像羞澀少女,在等待情郎的出現;初夏雨后的荷塘,荷花開得流光溢彩,開得心花怒放。淡淡的花香,隨清風飄散,淡淡的涼意,給荷塘增添了一種清幽的魅惑。雨后,露珠或聚集在荷葉上方的最底端,或像閃閃的鉆石零星的散落在荷葉的各處。
 
  一片荷塘,擠滿了田田的葉子,柔風吹過,荷葉緩緩輕搖,仿佛在為夏天這場盛大的雨而表面輕柔、內心熱烈的慶祝著。八月的荷花,多數已經枯萎,荷塘里剩下一小片荷花仍嬌艷的怒放著。看著這些洋溢著馨香的荷花,仿佛如墜仙境中。它們仿佛下凡洗澡的七仙女,見著路過的情郎,白皙的臉上飛起一片紅朵,它們的舞姿,清新而嬌羞,它們的氣質,繾綣而多情。
 
  “一園紅艷醉坡陀,自地連梢簇蒨羅”秋天至,杜鵑花香飄滿園。南方的秋天,杜鵑開得最美。它是人們在家中常種的一種花。小小的陽臺,金色的秋光,干爽的天氣,陽光里能隱隱約約看得見的灰塵。在這片金色的小小天地中,杜鵑破空出開。白色的、粉紅、深紅 、黃色的杜鵑熱烈開放,可唯獨那紅艷艷的杜鵑最為光彩奪目。
 
  在湖邊,一大片杜鵑像粉紅色花朵做成的頭發,隨秋風飛舞。又像一只只聚焦在一起的粉紅色的蝴蝶,組成香妃化成的蝴蝶床,飄散著陣陣粉紅的芳香。遠處欣賞,便覺那一簇簇、一團團、一片片的杜鵑,像極了在燃燒的粉紅色的火焰,在空中燃燒。湖面,倒映著這濃得化不開的火焰。湖水與倒映的杜鵑,便成了水火相融的奇妙場景,讓人贊嘆讓人稱奇。
 
  “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冬至,北方雪茫茫。雪,紛紛揚揚地下著,大地白茫茫一片。山嶺上,枝丫沒了葉,只剩白色透亮的霜包裹著自己的身體。雪壓寒枝,壓出小小的梅花驚艷世界。在這個落花成冢的白色世界里,唯有寒梅獨自開放。雪,透明無味,可是唯有這紅艷撩人的梅花散發著陣陣讓人振奮不已的清香。
 
  梅花的品格,代表著堅強、正直、無所畏懼。梅花,一身女子的浩然正氣,一身女子的錚錚鐵骨,一身女子的獨特韻味。梅花,是為保名節縱身跳涯的昭君;梅花是寧死不屈的楊開慧;梅花是絕境逢生的白毛女。毛澤東詩有云:“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寒梅,不僅僅象征著困境中百折不撓的女子,還意味著熬過了寒冷的冬天,那些有著鐵一般意志的女子將會更加美麗動人。
 
  花香,豐盈了四季,嫵媚了春風,清幽了夏雨,迷醉了秋湖,美麗了冬雪。文人墨客的一首首描寫花香的詩給淡淡的花香增添了迷人的色彩、醉人的芬芳和不朽的韻致。
 
  芳香襲人,情致濃厚。墨韻點點,流芳百世。淡淡花香,墨染流年。但愿歲月帶不走花朵的馨香,但愿這一首首千古流芳的詩句,在未來的流年里為更多人傳唱,但愿歲月安好,流年安穩,詩句不朽,花香永存。
責任編輯:池墨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