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跟蹤

發布于:2019-10-07 20:56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石國興

  正處在非常時期,反腐高峰,對違紀違法中央紀委動了真格。

  對于村干部與農民百姓也是在你死我活的較真著。你吃了我的東西要你吐出來、你與我爭一個女人,我要你付出代價,你…..你…..都是在較真著。蓋文是老農民百姓,光棍一個,今年五十歲了,他與一個女人玩得很開心。一次,蓋文在車上聽到車上的人說自己心愛的女人被書記包養了,心中怒火中燒,那還了得,便起了跟蹤的念頭。

  女人今年二十八歲,漂亮且很性感,有一輛小車。蓋文經常坐她的車上街,或者到外地游玩。兩個人無話不說。女人是外地嫁進來的,說一口普通話,蓋文也跟著她說普通話。兩個人志趣相投,也就經常在一起玩了,即使年齡相差甚遠,還是日里在一起夜里微信聊天。女人老公一年三百六十五在外地打工,女人要在家帶小孩,只能在家里搞微商賺錢,蓋文就經常陪她去取貨送貨,聽說自己相好被書記包養了,心里就像被打翻了五味瓶一樣,憤怒至極。

  半年前,蓋文見女人經常在縣城里不回家,就問女人,女人很開心的說:“我在城里租了房子,想搞導游,你有辦法幫我搞個導游證么?”

  蓋文就認真的說:“你真的搞導游么?旅游局長是我的知心朋友。”

  她說是真的。蓋文就打電話給局長,局長馬上作了答復說可以。這是好消息,蓋文便馬上告訴她,她也激動不已。后來,她就很久沒有與蓋文聯系了,也不回家了。

  為此,蓋文聽到這個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定要搞個水落石出,如果女人真被書記包養了,那就是書記與他過不去,女人就更加對不起他了。

  有一天,女人坐著書記的車在村里轉悠,又坐著書記的車回了家,期間不知兩個人在哪里干什么?蓋文在心里想,又不好意思向其他人打聽。

  后來,蓋文看見書記開著女人的車出入縣城與家鄉,女人也開著書記的車出入縣城與家鄉,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心想書記怕是與女人有一腿了。這樣,蓋文就下城去找女人,縣城不大也不小,找一個人確實很難。第一次下城找女人的租房與車子撲了空。蓋文便用微信問女人在哪里,她說在外面。蓋文說知道你在外面,就是想知道你的具體位子。女人總是模棱兩可的話,使得蓋文無法找到女人。蓋文就回了家。第二天,蓋文又看到書記開著女人的車在村里轉悠,晚上又出了村。

  第三天,女人開著書記的車在村里轉了一個小時,又下了縣城。

  他們晚上沒有在家睡覺,也沒有進家看父母孩子,只在村里轉悠了一圈。

  最近,縣里搞一個活動,找志愿者,村里由扶貧第一書記出面報名,發出通知后,名單上就有了書記與女人的名字。在志愿者培訓會上,書記來了,女人沒有來。書記就打電話催她來,就是不見她來培訓。書記在培訓會場坐臥不安,就悄悄的出了會議室。會后,村主任問書記在哪里開房,書記就說在哪里哪里。

  第二天早晨,蓋文心有不甘,就早早起床,徑直走到書記說的賓館,沒有看到書記的車。書記在說假話。蓋文就一條街一條街的找,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在一處比較豪華的地帶停車場看到了書記的車和女人的車,蓋文癱坐在地上……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