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我怕“雷劈”

發布于:2019-10-07 20:54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霞光

  晨起腰疼屁股酸脹,很難受。我知道,這是一個多月前咳嗽吐痰留下的后遺癥。

  當日,是怕污了垃圾桶的袋子免得老伴啰嗦,也是老伴多年嘮叨訓練養成的良好習慣——盡量蹬下身子盡量靠近垃圾桶的中央,狠狠地吐了一口濃痰,感覺很爽,很男子漢的猛然站立……只感覺屁股骨撐開了尾椎骨上方的腰椎骨,從腰的中縫向上撕開了三四個腰椎。扭扭腰,有點疼,但能忍受。幾分鐘后卻越來越疼,但還能忍受。妻子聞說,立馬去“繆神醫”處取藥取膏藥。吃藥用貼日見減輕,但一月有余,卻一直未能痊愈。習慣了頸椎病、肩周炎、腰酸背痛,無外乎多了個尾椎屁股痛而已——今年以來,一直咳嗽,且是濃痰,吃藥略好,停藥就復發。總之,吃藥不管用。又有網絡上權威專家說,咳嗽是人體自我修復的一種功能,索性不吃藥了。就想,或者人老了,就該是這個熊樣啦!

  妻子晨起,習慣地去衛生間洗衣服。一邊洗衣服,一邊跟我聊昨天她跟她老爸交談的狀況。說她老爸恨恨地說:人家都能修一兩個體己的兒女,可他生八個孩子沒有一個關心自己的……我正反思,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夠好……

  突然,妻子問我下面條了嗎?我邊蹬著身修理文竹邊懶懶地回說,沒呢。妻子說,等我呢?我懶懶地“嗯”了聲。聽著感覺妻子玩笑般地說,你真“老卵”!

  我繼續修剪我的文竹。妻子或者見了我依然玩我的文竹,陡然火冒三丈:你以為我是你老媽子啊?你一年到頭十指不點水……服侍你媽多少年,還得服侍你……

  妻子“打雷了”,我趕緊去陽臺去澆花。至于這“老家伙”后面都說了些啥,我都沒聽見。

  從陽臺回來,妻子已把面條煮好了,且盛好了一人一碗:我習慣的位置滿滿一碗面條,她習慣的位置只有半碗面條加滿了稀湯一碗。這“老家伙”!人呢?悄悄地偷看到,“老家伙”在房間里橫臥在床上看抖音呢……

  我悄悄地將面條勻成兩碗,先吃了一碗。去房間拿手機順便說:再看到帥哥或者那位“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我們接著再吵三十年……”的什么美女的抖音,幫我點個“贊”!

  “老家伙”就貌似狠狠地說“滾!”

  我說,早晨本想出去釣魚的,可聽你“打雷”,外面天氣也不好,這不剛剛又吃了你煮的面條,我真怕出去遭雷劈?

  “老家伙”嬉皮笑臉說,“快滾!”

  我嘻嘻哈哈:“雷劈就劈了吧,我滾,我滾……咱去釣魚啰!”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