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滿月宴

發布于:2019-10-07 20:50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流浪的松鼠

  東村的李二狗夫妻二人均已年過半百,膝下又無兒無女,像農村中絕大多數的老年人一樣,老兩口勉強種了五畝薄田用以度日。

  李二狗有個嗜好,農閑時總愛小酌兩口,這小酌兩口的花費在農村也算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了。李二狗田里換來的收入常常是入不敷出,好在李二狗是個養母豬的好手,他家年年月月總是養著一頭能繁育的母豬,下了豬仔賣了換錢貼補家用。

  前幾日,李二狗的外甥一大早就來送請帖,外甥說他在城里買了房,這次特意來請老舅一家到城里給他“燎鍋灶”。李二狗接過請帖和外甥寒暄起來。外甥一再叮囑,要老舅和舅母二人一定要大駕光臨。

  等李二狗送走外甥轉回家中,只見老婆一臉怒氣地坐在凳子上。李二狗有些不解,忙問其中原委。李二狗的老婆怒道:“你的外甥也真是,也不想一想這些年自己家里有多少事?買個爛房子還要來送請帖?”

  “也是,外甥這些年打發閨女、娶媳婦、孫子滿月……哪一樁事情咱們沒有去?”

  “十五年前你老娘去世,你外甥來吊了個孝,打那以后咱家就再也沒有過紅白喜事。我還記得你外甥來吊孝的時候就蒸了十個供香饃,送了五十塊錢。現在哪一樁事離開了‘紅版’能行呢?”李二狗的老婆繼續怒氣沖沖地嘮叨。

  “按理說咱們這次確實不應該去,可是不去怕不好看,請帖都已經送來了。”李二狗“唉”了一聲,給老婆解釋著。

  “你算一算,村里左鄰右舍親戚朋友,哪一年沒有事?這一年接一年下來,咱們不知道出過多少錢了。”李二狗的老婆數落起來就沒完沒了,“現在,我們倆一年比一年老,這樣子光出不進怎么能行呢?”

  李二狗的老婆說得沒錯,字字在理,李二狗也是深有同感。可是光埋怨有什么用呢?該走的親戚還是要走的。李二狗想了一會兒說道:“咱們倆加起來也有一百多歲了,還能再活幾年呢?這次咱們多少去隨個份子,以后不論誰家有什么事咱們都不去了。”

  “這樣也不是辦法,”李二狗的老婆又說道,“咱們最好能想個辦法,把咱們以前送出去的禮金都收回來。”

  “能想什么辦法?”李二狗突然發了脾氣,對老婆吼了起來,“早些年咱倆身強力壯,我勸你抱養個一兒半女,一來可以給你我二人養老送終;二來可以繼承我李家的香火,使我李家多少有個起落。可你就是不聽,非說要自己生一個,結果呢?到如今你我年老體衰,誰家有棄嬰愿意送到咱們這里來活活受罪呢?”

  “還提那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干什么?”李二狗的老婆回敬道,“有本事你就想個好辦法,把咱們以前送出去的錢都收回來!”

  兩口子沉默起來。李二狗點上一支煙,吧唧吧唧地吞吞吐吐,過了好一會兒,李二狗試探著說道:“要不這樣?咱家的母豬剛下了一窩豬仔,到小豬滿月的時候咱們也下請帖,待客!”

  李二狗的老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嘲笑著說道:“我看你是想待客想瘋了吧?你看看哪朝哪代有下豬仔待客的先例?”

  “這你就不懂了,”李二狗很認真地解釋道,“別人家生了小孩可以擺滿月宴,我們家有了豬仔就不許擺滿月宴了?現在養個小孩沒有個幾十上百萬的能養大成人?咱家豬仔就不同了,不僅不用花錢,還能賣個萬兒八千的貼補家用。要我看呀,這有了豬仔比有了小孩更應該待客。”

  “話是這么說,可是這樣難免會惹人笑話。”

  “惹人笑話?”李二狗扔了手里的煙屁股繼續說道,“這叫‘敢為天下先’。以前哪有結婚時專門調侃老公公和兒媳婦的?哪有老公公騎摩托帶著兒媳婦到處逛街的?哪有親老子死了自己不哭請人哭喪的?現在到處不都是這種現象?我敢說,只要咱們開了這個頭,要不了幾年有了豬仔待客就會成為一種正常的社會現象。”

  李二狗的一番話徹底地把老婆逗笑了,但他的老婆還是有些猶豫不決。李二狗又反復地解釋了很長時間,二人才最終達成一致。

  消息一出,四方鄉鄰無不街談巷議。

  “真是奇葩事,李二狗家的豬仔比他的親兒子都親。”

  “李二狗哪有什么兒子?我看是李二狗想兒子想瘋了。”

  “聽說有個縣長到敬老院認了個干爹,沒多久干爹去世,縣長收了幾十萬的彩禮錢。”

  “現在的人呀真不好說,為了待客收幾個禮金錢,什么招數都想得出來。”

  “就是,什么升學宴謝師宴康復宴年年都有好多莊。這還不算,還有什么出獄宴離婚宴更是讓人滑稽的不得了。”

  “人家待得起客咱就送得起禮。哪怕人家的母雞下個蛋說要待客咱也要去。”

  眾鄉鄰議論歸議論,李二狗為豬仔大擺滿月宴的時間還真的到了。

  早上不到八點,李二狗就喊來本家執事。執事讓幫忙的人在李二狗家的墻上拉起了紅紅的橫幅,只見橫幅上寫著:熱烈祝賀小天蓬元帥滿月,祝小寶寶健康成長。

  正午時分,李二狗從屋里拿出一桶沖天炮仗,在門前的空地上點燃,霎時“咚咚咚……”的炮仗聲響徹云霄。按照當地的習俗,這炮仗一響,客人們就該上禮了!

  李二狗搬了個小馬扎,遠遠地坐在禮桌的一邊——終于到了要收獲的時間了——李二狗嘴里叼著一支煙,眼睛卻不時地往禮桌這邊瞄了又瞄。往來送禮的客人寥寥無幾,李二狗的臉色毫無表情,吧嗒吧嗒地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

  “哦,李家的外甥到了。”李二狗聽得有人說話,忙再次往禮桌這邊望來,只見外甥一個人手里捏著兩張紅版站在禮桌前。李二狗又吐了一口煙……

  當天晚上,眾客人都已散去,李二狗無精打采地坐在堂屋里。他的老婆收拾完家務也湊了過來,“今天見了多少錢?”李二狗的老婆問道。

  “別提了,今天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耍小聰明’。”

  二人正說著話,門外突然傳來“咚咚咚”陣陣敲門的聲音。“這個時間誰還會來咱們家呢?難道嫌我們今天丟的人還不夠大嗎?”李二狗對老婆說道,“你去開門,我倒要看看是誰。”

  門開了,村長站在門外。李二狗一愣,他壓根也想不到會是村長。“村長呀,快請屋里坐。”李二狗的老婆忙招呼著說道。

  村長坐在李二狗的旁邊開口說道:“李二狗,今天的事我都聽說了,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現在的社會風氣如此。你家的具體情況村里已經上報鎮委,鎮委考慮到你們的勞動能力逐年下降,決定下個月就把你們接到敬老院里養老。你不是會養母豬嗎?敬老院里的母豬也都交給你了,當然不是讓你李二狗白干活,每月可都是有工資的呀!等你們兩口子連母豬也養不動了,就直接在敬老院里安享晚年。”

  李二狗聽著村長的話,突然嚎啕大哭了起來:“村長呀,我……我……唉!”

  “讓每一個老百姓過上幸福的生活是我們的目標,但致富可要走正路哇。現在,只要你到了敬老院好好養豬,啥都不用愁了。”村長又說道,“時間不早了,我明天還要趕早到鎮里開會呢,你們也早點休息吧。”

  李二狗和老婆千恩萬謝地送別村長。屋外繁星點點、眾星捧著一輪明月分外明亮。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