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虎哥

發布于:2019-09-29 20:40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石國興
 
 
虎哥,我與他認識是在作協第一次聚會的餐桌上。那時,作協換屆不久,新一屆會員第一次聚集在一起。虎哥不是新寧縣作協會員,因為他的文章寫得好,又從幾千里遠的深圳趕回新寧,正遇上作協聚餐,經朋友引薦才邀請他來聚餐。為此,經作協主席發號施令,在縣內的作者就在主席的安排下,把聚餐地點設在黨校那邊離江邊很近的樹林里的一家小餐館里。作者統一乘坐三輛小車到達飯店,虎哥自己開著一輛很時髦的白色的小車一路風馳電掣般停在了飯店停車場。這樣,經過主席的介紹,我們就認識了“虎哥”。
當時,天氣不熱也不冷,虎哥就穿一件白色的襯衣,白得耀眼。同行說虎哥穿著很講究,連穿衣都是那么干凈衛生,還要講究顏色搭配。虎哥總是一臉的微笑,對每位同行都是微笑點頭算是招呼了。看上去虎哥很年輕,其實他也有四十多歲了,并且有一份好工作,在深圳某大學當校長,不過是個副的。但凡從新寧走出去的人才都愛好文學,象唐澤明、蔣重明、范誠,等等,等等,不但小說寫得好,而且散文也寫得不錯。虎哥也是有一絕的,那就是小說寫得上了國家級大刊,并且連續上了幾個中篇,在新寧也是算大產了。
虎哥真名姓唐,名吉虎,水廟鎮山塘人。他喜好寫作,口才也不錯,不然就不會當深圳特區某大學校長了。人才就是人才,不但會寫,而且還會說。到我們認識時,第一時間就是把他拉入作協群,群昵稱就是虎哥,這樣,大家就叫他虎哥了。其實,他的年齡比我們小,比九零后的會員要大,象唐玲秀、彭芳芳、李君,稱他為虎哥不為錯,叫虎哥還像。我們叫他虎哥,其實也就只是一種對他的尊重,因為他是特區的大學校長,有名望,但不是作協會員,叫老弟、老師,在職位上不太人情,便只好叫網名“虎哥”了。
虎哥不太喜歡酒,但偶爾也喝點酒,比如白酒、紅酒,都可以。邵陽大曲、中國勁酒、牛欄山酒、五糧液酒,一桌人喝酒,有百分之四十幾不喝酒,以茶代酒。但不知虎哥酒量如何,每次喝酒,他是接上一杯酒,只一杯,每人敬一口,一圈下來,臉上就有點緋紅了。不過還好,他頭腦還是清醒,沒有醉。敬完這桌的酒,就又敬另一桌人的酒。一杯酒能敬幾十個人,每次敬酒不知濕了嘴唇沒有,但酒杯里的酒最后還是喝完了,團圓杯也喝了。這樣,臉就有點微紅了。有人說:“臉紅是君子,喝酒臉不紅的是小人。”不管怎樣,他是君子,他就是好人。
記得在雙峰旅游采風時,我們在曾國藩故居前的荷花塘漫步賞景,作為我這個攝影愛好者,每次采風,作協的照片都由我去完成。以前在縣內采風,我照了幾張女會員的照片,其中有女會員要求將她們的照片在作協群里曬下。我沒有思索、考慮,就將照片曬了出來,其中一位在某鎮當紀檢書記的作者在群里發話要告我侵犯她的肖像權,惡毒語言鋪天蓋地,很多會員出面調和說,這是他們(她們)要求石老師在群里曬的,不管石老師的事。但她不聽相勸,連續一周在群里攻擊我,作為她是我老師的前任妻子,即使離婚了也應該不會出現這些事的。這次采風,她也在場,而且不時出現在我的照相機鏡頭里,可我沒經本人同意就不敢亂傳微信群與朋友圈了。而虎哥則在荷花前做出各種姿勢讓我拍照,還鼓勵我教我怎么拍好人物照。政府部門的人與事業單位和社會上的人就不同。象虎哥、君哥、芳芳美女、唐素芳老師,從不追究相片亂傳問題,而是鼓勵和指出照片拍攝技術好壞。則政府部門的部分作者就是高高在上,專挑人家的刺,這個法那個法的,使得宣傳部門的人不敢去宣傳。虎哥的做法就是好人所做的事。虎哥喜歡關心人,噓寒問暖,解人之難;助人為樂,大公無私,才是真正的好人。不挑刺也不驕傲,不攀紅踩綠,也不另眼看人低。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很是討厭,偽君子,不但欺負軟弱之人,而且還明目張膽的打擊弱勢群體,這樣的人肯定不受人歡迎,不討人喜歡,不應該在政府部門當領導。只有大公無私,助人為樂,人人才尊重他擁護他。象虎哥就是受人擁護尊敬的人,象某某作者就招人唾棄,不受歡迎。
虎哥,不但關心人,還有慈悲之心。不但在精神上給與鼓勵,而且在實際行動上肯幫忙。比如在寫作上,他就喜歡與你探討文學創作技術,詩歌、小說、散文創作技巧,耐心細致的與你真心把自己的寫作手法公布與你,而且毫不保留。很多寫作者受益于他的樂此不疲的談吐,總結出經驗,運用與寫作上。那是在城步采風時,我們在長安營散步,虎哥與我邊散步邊探討小說寫作知識,問及我的長篇武俠小說《崀山拳王》寫作情況,并建議我不要寫長篇武俠小說,而是寫那些讀者喜歡看的社會小說,比如愛情、扶貧見聞、農民發家致富等等紀實類的,符合中央文件精神,讀者愛看。為此,我接受了他的建議,寫出了類似的文章,讀者真的接受了,點擊率很高。
為此,我與虎哥接觸的機會多了,電話聯系多了。我生活在山區,家鄉土特產多,他就經常打電話給我,要我多弄些土雞土鴨或山貨給他。一次,也就是去年,地方有人套了野貨,虎哥要我買了。我就幫他買了十斤,放在冰箱里冰著。暑假,他沒有時間回來拿,那野貨就在我家放了半年多。最后,他在春節時間回家了,正月初八才拿了回去。他對我的放心與信任,證明他是個很開明的人。為此,他相信我,我就得對他的東西負責,也是一種責任。相互信任,才能長久交心,長久做朋友。不然,交往一次就失信于對方,那你就永遠沒有真心的朋友。
虎哥就是值得一交的好朋友。
 

責任編輯:崔謙海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