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甘蔗與酒

發布于:2019-10-02 11:23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叔洪

  有人看到這個題目會感到疑惑,這兩種東西放在一起似乎有點風馬牛不相及。如果說在某些方面還是有相同之處的,你會認可嗎?甘蔗人人會吃,喝酒的人也不在少數,然而,甘蔗怎么吃,酒怎么喝,就如這付出的和坐享其成的一樣,有時候還是挺讓人感到很費解的。

  先說甘蔗,大家都知道因它含糖而甜,吃的時候是一種享受。但是在吃甘蔗的時候究竟該怎樣吃,這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大問題。你別不信,甘蔗沒有兩頭甜的。既然如此,那到底是那頭甜,是根兒還是尾(梢)?

  你肯定會說最甜的是中間。如果再問,最甜的中間究竟有多長,該怎么區分中間與兩頭的距離?甘蔗該怎樣吃才能達到最佳,也就是說不管是兩頭還是中間,都會吃得那么津津有味的感覺很甜。有人說先吃根兒再吃中間;還有人說從稍一直吃到尾。更有人說先吃中間再吃兩頭。如此多的吃法,究竟哪一種吃甘蔗的方法最好,效果最佳,有誰能說得清楚?你最多也就是來一句: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可是為什么公和婆都有說的有理呢?

  世界上,或人生中有很多說不清的道理。為什么說不清楚,因為各有各的道理。就如這吃甘蔗,不管還你從何處開始吃,總會有那么一段地方是達不到你滿意的。那么究竟該怎么吃,回答這個問題很簡單:你去問吃甘蔗的人,他會給你最好的回答。只有他自己知道,別人絕對搞不清楚。

  說完吃甘蔗再說喝酒。酒有好壞之分,或劣優之別。所以在喝酒時也同樣會遇到這個問題。酒有好壞,就如同甘蔗不會所有的地方都一樣甜一樣,喝酒時同樣會面臨的難以抉擇的問題。一瓶好酒一瓶次酒擺在你面前,你是先喝好酒呢,還是先喝次酒呢?這種回答同樣讓人難以選擇而無所適從。假如你先喝好酒,后面的次酒就會無法下咽,如果你先喝次酒,也就品嘗不出好酒究竟好在哪里。

  甘蔗怎么吃,因人而異,酒怎么喝各有不同。你說這樣好,他偏偏反對,一百八十個理由等著你,不僅讓你無發法反駁,而且會把你駁的體無完膚。好酒和次酒究竟是先喝好的還是先喝次的,同樣沒法回答。所以在吃甘蔗和喝酒上,具有異曲同工之妙。怎樣選擇,真的難以兩全。這就是事物的兩面性,這就是能夠勾起人們興趣的關鍵所在。

  其實吃甘蔗和喝酒在的人生中會經常遇到,不僅如此,人的一生會遇到很多比吃甘蔗和喝酒更難以抉擇的事情,在很多事情面前拿不定主意,讓你左右為難。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而且會反復的出現,讓你一次又一次的陷入糾結之中而難以取舍。這里不僅僅是因為拿不定主意而無所適從,在這背后反映的是一個人性格的軟弱性,反映出一個人在關鍵時刻難以抉擇的性格和品質。

  趨利避害是每個人都難以回避的問題,在遇到難以取舍的情況下,往往會取利益的最大化而犧牲利益小的一面。這種選擇,不僅僅是一個個體的人,作為一個單位或者行政機關,小到一個村莊鄉鎮,大到縣市乃至省,甚至于是一個國家,往往也會采取(堅持)避害趨利的原則,以使損失最小而利益最大化。

  在遇到難以選擇的情況下,或者是在魚和熊掌面前,必須要做出取舍,否則便都會失去。人有一個共性,一個單位或國家都是如此,那就是利己,把自己一方的利益最大化。不管遇到什么問題,是棘手,關乎生存的,還是無關痛癢的,首先想到的則是維護自己的利益,維護本單位的利益,維護本縣市和省的利益,維護本國的利益。為什么會這樣,這里反映了一個本位問題,這是大問題,是任何人和單位乃至國家都無法回避的,如果你回避便會使利益受到損害。個人的利益不會牽連其他人,而一個單位乃至到一個國家的利益,則會牽連到很多人,不僅僅是利益問題,這其中還有一個立場和形象問題。你代表一個單位或者一個國家,損失的不是你個人,而是你代表的所有人。

  沒有哪個國家會置本國的利益而不顧,以損害本國的利益去為他國贏得利益。假如真的如此,那就是出賣國家利益,就是這個國家的罪人,國人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一個國家這樣,一個單位或一個人就不如此嗎?

  有的單位為了取得更大或更長遠的利益,會暫時地犧牲一些眼前的或較小的利益,以此來保持聲譽,求得更加長遠的發展,其最終目的還是為了本單位的利益,即便這種利益被別人看起來是光明正大的,是以講信譽樹立起來的。以小的犧牲換取更大的利益,站在這個角度上,犧牲是為了更大的維護自身的利益,這本身并沒有錯,甚至于還會受到對方的擁護或贊賞。

  再回過頭來說說喝酒和吃甘蔗的問題,究竟該怎么喝,該怎么吃?會不會有第三種吃法出現?這第三種吃法的結果如何呢?既不先吃頭,也不先吃尾,而是吃一口頭再吃一口尾,把中間留作最后吃。你問他為什么怎么吃,他很隨便的說:因為兩頭都不如中間甜,所以所吃的都是甜的。在剛吃的時候期望值很低,要求不高。這種情況下,很容易得到滿足,隨著你味覺神經一次次的被刺激,就會慢慢的開始麻木,而越吃越甜的加強刺激,也就使這些被麻痹的味覺神經得到不斷滿足。這叫芝麻開花——節節高。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自然的規律,也是人生需求必須遵循的道理。人有看到更多風景的欲望,站得越高看到的風景越來越多,也就會得到越來越多滿足。要想看到更多的風景,你就得不斷攀登。人的期望值往往是在逐步增加的,初期期望值高的時候就難以達到滿足,而期望值低的時候,很容易就會得到滿足。

  這種觀點和做法沒有問題。可是他卻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那就是,假如你吃不到最甜的那段會怎么樣?當把兩頭不太甜的都吃完了,正準備得到最大滿享受的時候,卻意外而失之交臂。這種結果會不會感到很沮喪,然而在現實面前已經無法挽回。在這種結果面前你會不會后悔,當初就應該先吃最甜,也算享受到了極致。至于后面不太甜的能不能下咽,能不能接受,又能如何?

  很多事是難以預料的,就如在接近高興的時候突然會出現意外。世界上的事就是由那么多得難以預料,出乎預料組成,意料之外屢見不鮮,更是層出不窮。你的付出并不僅僅是為了自己的享受,不要為意外的失去煩惱,那是跟自己過不去,再怎么跟自己較勁都無力回天。

  吃甘蔗和喝酒就如人的一生,你辛辛苦苦的拼搏了一生,吃的是甘蔗不甜的那一部分,喝的是劣質的酒,以最大的付出求取到的卻是最小的回報。當把該享受的一切物質都準備就緒的時候,卻發現享受的并不只是你,比你享受還多的人卻沒有付出。此時的你會不會心中有一種失落感?如果你冷靜下來仔細的想一想,人們對生活的期望難道不是這樣嗎?

  兩全其美的事很難遇到,所以人的期望值不要一上來就設得太高,以免失望太大而遭受打擊。

  創造生活是為了享受生活。只有前人把樹栽好了,后人才會有涼乘。現在的孩子們趕上好時候了,別說他爺爺奶奶或姥爺姥姥們沒有享受到,就是他的父母們也沒有他們享受得那么充分。

  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