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親近泥土

發布于:2019-10-24 09:06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夏海

  想家的時候,遙遠的天空飄逸出的一縷縷炊煙便是回家的路。跪拜泥土,一把泥土便是我熱夢里生生不息的根。如今獨走異鄉,背倚著城市繁華的燈光,我想在遙遠的地方,該是鳥兒入巢,暮色漲滿家園的夜晚。夢里一盞枯黃色的油燈,是母親用樸素的棉線點亮寂寞的夜晚,油燈下母親寂寞的納著鞋底,給我講述著山里非常非常遙遠而美麗的傳說。隨著年齡的增長母親故事的增多,我便日日夜夜渴望走進山外的世界。

  記得母親常常叨咕的一句話,卻是我一生感悟質樸最深的語言。“命是一把土,土里扎著根”,那根便是我對家園深深的眷戀,那根便是我向前飛翔時來自遙遠天空綿綿如雪的呼喚。當面對著城市五彩的燈光,熟稔的鄉音便似風似雨濺上我的心靈,洇濕了我純真的笑臉,一把把并不珍貴的泥土,養育了青山綠水,養育了風花雪月春華秋實。無論我走多遠的路,無論我走在異國還是他鄉,泥土在我的腳下是永遠至誠的伴侶。泥土默默無聞,沒有華麗的語言,有的只是和母親一樣永不褪色的至淳。獨守夜幕,聽遠方大凌河一路潺潺的呼喚,聽河邊的小草寂寞的呼吸,聽遙遠的夏天蟬兒唧唧拉出透亮的語言,聽秋風中落葉如絲如縷的哀啜。

  我獨守夜幕跪拜泥土,因為我生命最終要皈依無私的泥土,就像冬天里的雪花要歸根美麗的春天一樣。抓起一把泥土,我不知有多少生命在時光中變遷成沙礫,我不知我的生命最終要皈依腳下那粒沙礫。親近泥土,生命中所有的顏色都會在歲月中流逝,唯有泥土的芬芳永不褪色,像一壇陳年老窖,在記憶的長河中越釀越醇越久越香。青春易老,鮮花易謝,想家的時候,我常常想起泥土,常常想起倚門遠眺的母親,還有晚風我奮飛向上郁郁生長的夢。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