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失戀創口貼

發布于:2019-09-17 19:27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暗傷
  每天傍晚六到七點之間,在內操場邊聽音樂邊小跑是我的習慣;也是每天這個時候,在外操場練投籃也是小L的習慣。
 
  “豬隊友,豬隊友,像你那樣小跑,運動量是不夠滴,快來跟我打籃球!”小L朝著操場這邊的我喊。我不理他,繼續墊著腳尖扭著腰競走。“我忘記了,原來你不會打籃球,哈哈哈!”下邊那可恥的人又在叫囂著。
 
  我摘下耳塞,把手機擱在操場旁邊的旗臺下,徑自走到外操場,一把撿起剛剛落到小L腳邊的籃球。我運球到對面的籃球框下,一個三踏步,投中了一個球;又運球到小L面前的籃球架下,再一個三踏步投籃,球沒中;我再運球到對面,又一個三踏步投籃,球中了!
 
  我走到小L身邊,一把籃球踏在腳下,很平靜的對他說:“請叫我大哥!”
 
  小L看得張口結舌:“大、大哥,江湖水深,請原諒小弟有眼不識泰山,今晚可否賞臉喝杯奶茶?”
 
  晚上第二節自習課上到一半的時候。我和小L偷溜了出來。我心中竊喜:小L最近剛和女朋友分手,據說失戀的男人特別大方,看來今晚有我的好處了。
 
  雖然我向來沒有晚上吃東西的習慣。
 
  說到失戀,感覺這東西就像流行病毒一樣,是會傳染的。至少我身邊的這些男人,一個個的,都像在搶著失戀一樣。
 
  這其中也包括我游戲好友兼死黨的小T。
 
  小T前陣子剛跟好了六年的女朋友分開時,偶而的,他會在半夜給我發信息:“”哈嘍,玩游戲?”“不!”我復。“那一一等我回去了,請你喝奶茶。”“好!”我說。
 
  后來他果然沒有食言,在他回來的那兩天,我一肚子都是奶茶。
 
  想到這里,我懷著美滋滋的心里,跟著小L走進了校門外邊的奶茶店。
 
  我們兩個人都點了大杯的燒仙草
 
  “十四塊。”老板說。
 
  “大哥,我沒帶錢。”小L對我說。
 
  我不可置信地瞪了他一眼,假裝沒聽見,坐到座位上。“那個,大哥,我真的沒帶錢,手機也留在宿舍里了。”小L可憐巴巴的望著我,再次說道。
 
  “呸!是誰說要請客的?不是說失戀的男人都是揮金如土的嗎?每一天都當末日來過。”我邊用白眼瞪他,邊刷微信支付。“我,我這不是沒帶手機嗎?再說了,錢也要留著一點,日后防老用呀。”他很無辜的小聲申辯。
 
  我“噗哧”一聲笑了。
 
  小店播放的都是一些老音樂,老板也是認識的人,我托著腮,漫不經心的刷抖音。
 
  小L在我身邊唉聲嘆氣:“我培養了這么多年的女人,就這么白白的讓別人拿去享福了,想起來真是不甘心哪!”
 
  小L的這句話讓我想起了,也是在這間奶茶店,小T曾經對我說:“六年了,就這么分手了,我不甘心。過一段時間,等她氣消了,我再去把她追回來,以前我們經常也這樣,分分合合的。”
 
  可是,很長的一段時間過去了,他的女朋友還是沒有回來。現在他天天通宵熬夜吃喝玩樂,也不知道是慶祝呢,還是傷心。
 
  “你要這么想才對,以后你找的女朋友,也是別的男人替你培養好了的,你也省心呀!大家都互惠互利啦!”我安慰小L道。
 
  誰知,不說還好,我這一說,他突然“哇”的一聲,把頭俯到桌子上,作痛心疾首狀:“聽你這么一說,我就更難過了。我把自己培養好了的女人送給了別的男人,現在反過來,我還要去撿別人用過的剩的東西,這天理何在呀,嗚嗚嗚!”
 
  咦,這是什么邏輯?難道我又說錯什么了嗎?
 
  “讓我覺得可恨的是:她在5.20那天早晨剛跟我說分手,等到了晚上,就跟那個男的在空間秀恩愛,真是太過份了!大哥,你說要是你的話,可能這么做嗎?”小L繼續控訴。
 
  “不,我當然不會這么做了。”我一臉的義正言辭,“至少,我也會等到我孩子滿月的那一天,同時把分手信和我孩子滿月酒的請帖送到他手上。”我平靜的說。
 
  “你——算你們女人狠!”
 
  女人狠嗎?試想,當初,哪個女孩子不是抱著要跟男人過一一生一世的想法,一心一意,擔驚受怕的苦苦守候著。
 
  可是,太多的傷害,太多的絕望,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得寸進尺,已經讓她變得不像自己了。
 
  書上說:女人突然決定的離開,其實都是蓄謀已久!
 
  可是,又有誰知道,在她云淡風輕的言笑之間,在無比輕松的轉身背后,曾經有過她多少的彷徨和憂傷,多少個長夜的痛哭!
 
  “沙豬,你給我起來,回學校去!該吃藥就吃藥,該痛哭就痛哭。至于你大哥我,就不做任何男人的失戀創口貼了!”我對小L說。
 
  然后,我吸光杯子里的最后一粒珍珠米,大踏步地、頭也不回的朝我的車走去。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