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要是哥

發布于:2019-09-15 19:58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流浪的松鼠

“要是”是我們當地的俗語,相當于漢語中的“假如、假設、如果……”的意思。

有這么一個人,平常說話總是“要是這樣怎么怎么樣……要是那樣怎么怎么樣……”。時間久了,大家就送了這個人一個綽號——要是哥。

要是哥姓甚名誰?居住在哪個村莊哪個街道?是干什么的人?家里有幾口人幾間房?等等情況至今無從考證,有人說他叫張三有人說他叫李四;有人說他是東村的有人說他是西村的;有人說他是個農民有人說他是個工人;有人說他是個走街賣藝的還有人說他是個大干部……

要是哥的故事多如牛毛,人們口口相傳,好像傳了幾輩子幾十輩子,也好像傳了幾個朝代幾千年。要是哥的故事就好像坐上了飛機大炮,坐上了火車輪船,在各色江湖人物的傳揚下漂洋過海,傳揚到了三山五岳,傳揚到了五大洲七大洋。

張哥到河邊垂釣,要是哥湊了過來說道:“張哥,你這個地方魚特別少,上次吳哥不聽我的話在這里待了半天只釣到了兩條小雜魚,還不如你到河對岸,那個地方有大魚。”張哥說他已經打好了窩子(我們這里的俗語,釣魚前先在下魚鉤的地方撒一些魚的誘餌),今天就在這個地方試試看。

臨近日落,張哥確實沒有釣到幾條魚。要是哥便說道:怎么樣?我說得沒錯吧?要是你聽我的話一定可以釣到許多大魚。”

第二天,要是哥逢人便講:“昨天張哥到河邊釣魚,他不聽我的話偏要在河這邊釣,結果忙活了一天只釣到了幾條小雜魚。他要是聽我的話……”

張哥又到老地方垂釣,要是哥看見了又說道:“張哥,這次你聽我的,就到河對岸打窩子,一定可以釣到大魚。”張哥說河對岸雜草多,沒有樹蔭涼,怕曬,還是在這個地方湊合著釣算了。

又到日落,張哥居然釣到了好幾條大魚。要是哥不屑一顧地又說道:“你釣了這區區幾條魚便高興的不得了,你要是聽我話最起碼會比在這里多釣一倍的魚。”

第二天,要是哥又是逢人便講張哥昨天釣魚的事。要是哥說道:“看張哥昨天忙活了一天就釣了幾條魚便高興的不得了,他要是聽我的話……”

這一天是個陰天,涼風習習,張哥又到河邊釣魚。要是哥又早早地湊了過來說道:“張哥,今天天氣舒適,可不怕太陽曬了,你就到河對岸去,那里的大魚太多了。”張哥笑笑,到河對岸打了窩子。

又到了日落的時間,張哥果然釣到了許多大魚。要是哥得意洋洋地對張哥說道:“怎么樣?要是你前幾次也聽我的話也不至于以前每次都釣不到魚。”張哥費力地拎起魚簍,對要是哥說了許多感激的話。

第二天,要是哥逢人便唾沫四濺地講張哥昨天釣魚的事情。

張哥又到河邊垂釣,要是哥又湊了過來。張哥問道:“要是哥,你看我今天到哪里打窩子好呢?”要是哥煞有介事地說道:“我和你對脾氣,才對你說在那里釣魚好,要是別人來釣魚我才不會對他們說呢。我看你還是到河對岸打窩子吧。”

又到了日落的時間,讓要是哥大感意外的是張哥這次居然沒有釣到一條像樣的魚。張哥沮喪地提起空空如也的魚簍給要是哥看看說道:“今天運氣不咋滴。”要是哥想了一會兒又說道:“哦,對了,我想起來了。昨天有幾個小孩在這里洗澡,是他們把這里的魚都嚇跑了。要是沒有那幾個小孩在這里洗澡……”

第二天,要是哥出門無論遇到什么人,都只字不提昨天張哥釣魚的事情了。倘若有人問起,要是哥也只是含糊其辭地說道:“要是沒有那幾個小孩洗澡……”

要是哥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別人的事情總是左一句要是這樣右一句要是那樣,這完全就是一種居高臨下的指導和炫耀的態度。那么,要是哥用什么態度來對待自己的事情呢?習慣成自然的要是哥對自己的事情自然也總是離不開要是這樣要是那樣的習慣了,只不過卻不是那種高高在上的指導和炫耀的態度了。

要是哥的兒子初二時還是學霸,要是哥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兒子將來能夠考個重點高中,再考個好大學。要是哥的兒子說自己的英語成績不好,想買個英語學習機。要是哥二話不說便買了一個功能齊全的學習機,誰知要是哥兒子的成績在要是哥買了學習機以后不升反降。

要是哥心急如焚,說兒子的學習壓力太大。為了緩解兒子的學習壓力,要是哥又買來一大堆補腦的補鋅的保健品給兒子吃,但這些努力仍然挽不回兒子學習成績的極速下滑。

老師把要是哥叫到學校,說要是哥的兒子迷上了游戲,還說已經暫時沒收了要是哥兒子的學習機。要是哥聽老師講完,自然要好好地表態一番。要是哥說要好好地配合老師,希望老師多多地管教兒子。

學習機的事情告一段落,可是要是哥的兒子已經養成了玩游戲的害習慣。沒有學習機玩了,要是哥的兒子出現了嚴重的厭學情緒。中考結束,要是哥的兒子連個普通高中都沒有考上。

要是哥看著兒子的中考分數唉聲嘆氣,他的兒子坐在他的旁邊,低著頭默不作聲。要是哥指著兒子的鼻子罵道:“要是初二的時候不給你買學習機就好了。”

要是哥年輕的時候和同村一個叫輝哥的人一起當兵。要是哥當了三年屌兵便復原回家,輝哥留在了部隊,如今混成了團長。四鄰八鄉的人談到輝哥時無不豎起大拇指點贊,要是哥卻用一種奇怪的口吻說道:“我給連長做通信員的時候輝哥還只是一個小小的炊事兵。復原時連長舍不得我走,非讓我還做他的通信員。我想家里的老娘年紀大了,需要人照顧,便推脫了連長的要求。要是我當年不復原……”。旁邊有人嘻嘻笑著說道:“要是哥,早知道晚上要尿床就別睡覺了。”又有人哈哈大笑道:“要是哥,連長如此看重你,你怎么連個黨都沒有入上?”

每當此時,要是哥便低下頭,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又說些什么了。

責任編輯:崔謙海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