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我只有一個爸爸

發布于:2019-09-04 19:49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王琴
  當初決定把小鋒定為我的幫輔對象,不僅因為他姑媽是我的好朋友,還因為他是出自離異家庭的留守兒童,更因為他是活潑開朗陽光自信常常語出驚人的可愛男孩。
 
  放學后,小鋒背著大書包來到我的辦公室,他禮貌地和老師們打過招呼后,就開始忙他的作業了。他寫作業很刷快,三下五除二做完了,正確率還挺高。我檢查完后,他就開始游手好閑了,一會兒翻翻我的科學書問這問那,一會兒看看小蝌蚪擺弄擺弄窗臺上的鳳仙花。這時,他又在看辦公桌擺臺上我兒子的照片了,然后,他輕描淡寫地說:“王老師,你長得好丑,你兒子還長得蠻漂亮!”雖說童言無忌,我的心卻開始翻江倒海了,表揚一個不必一定要打擊一個吧?何況我活這么大個歲數,還沒有人當面說我丑了!我故作鎮定,揚起眉毛望著他說:“我丑嗎?你看我兒子的眼睛像我一樣大?”小鋒對比著看了看,尋思著如何表達,最后說:“可是,軒軒的眼睛很亮很漂亮!”小鋒走了,我攬鏡自照,不禁黯然神傷,又一想,年近不惑能與三歲小孩比眼神,豈不是自尋煩惱?小鋒真會說實話!
 
  周末,我忙碌了一天,宴請好友家中做客。炒菜的時候,我就想起了小鋒,他長年累月跟著爺爺奶奶,生活也很單調,把他接來玩一天吧。小鋒來了,開心得和我兒子打打鬧鬧。晚飯后,好友紛紛離去,我牽著小鋒的手送他回家。我問:“今天聚餐開心嗎?”他點頭,然后說:“你是應該接我吃飯!”我納悶,他不說謝謝反而說應該,怎么回事?他接著說:“過年的時候你來拜年,在我們家吃了兩頓飯。”我強忍著笑,接著他的話說:“那時我還帶著軒軒,應該算四頓飯,我還該你三頓飯了。”他很認真地點頭。我想:很多事情,大人之間也會在心里算計,卻不會這么坦誠。
 
  又一次來小鋒家里輔導功課。20道20以內的加減法,他竟然錯了四個,我強忍著怒火,對他說:“這么簡單的口算你就錯了這么多,真是不應該!”小鋒臉紅了,很快找出了錯誤并改正。然后,他小聲地對我說:“王老師,你真好!若是被爺爺檢查出來,準是啪啪兩耳光!”我說:“你爺爺什么時候打過你?不過是做個動作嚇唬你吧!”小鋒立即反駁:“不是嚇唬是真打呀!你去看看,爺爺好大一雙手啊!像熊大!”
 
  小鋒的媽媽經常給他打電話,問問學習,問問身體,很遙遠的關懷。我正在給小鋒檢查作業的時候,他媽媽的電話打來了。奶奶遞給小鋒,他一開口就問:“你是不是又找了一個男人?”媽媽問了什么我聽不清,小鋒不接媽媽的問話,又一字一頓地說:“我只有一個爸爸!”說完就生氣地掛斷電話。小鋒的爺爺坐在門邊嘆氣,奶奶則絮叨著數落小鋒沒有禮貌。
 
  窗外的雨淅淅瀝瀝,小鋒坐在床邊,突然變得沉默,也許是想起了和父母在一起的快樂時光。誰說都是父母操孩子的心,孩子不是一樣操父母的心嗎?我走過去,撫摸著小鋒的頭,告訴他:“你說的對!每個人都只有一個爸爸媽媽!”
 
  
責任編輯:古巖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