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閑話“賢賢易色”

發布于:2019-09-04 19:48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霞光
  進入網絡社區,哀怨男女有如哀鴻遍野,非饑寒交迫多為情傷。成家的說男人外遇、女人偷情,沒成家的怨對方朝三暮四、“想著你又惦記著他”。說到底“情未了”、“不了情”!
 
  想起了古訓“飽暖思淫欲”。可不是嗎,如今聽說過多少國人餓死?但卻幾乎能天天聽到情死情傷、情仇情殺!就想問:國人到底怎么了?
 
  誠然,“食色,性也。”本也無可厚非。可以說,喜歡美貌也是人的天性。但因此而成為“好色之徒”、“色鬼”、“色狼”,那就是品德敗壞了。如此說來,“色”也是檢驗一個人品行的一塊試金石——包括男人和女人。有人說:“好色是可以的,但必須發乎情而止乎禮義”。就是說,在男女情感的處理上,是不能沒有道德設防的。“如果一個人‘唯色是圖’,色衰而愛馳移情別戀,喜新而厭舊始亂終棄,這就是在男女問題上的一種唯利是圖……”此說,實在是警世恒言!
 
  就想起子夏的“賢賢易色”。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論語·學而·七》)”
 
  “賢賢易色”一般解釋為:“尊重賢人,不重女色。”作為對人的教化與訓導也說得過去,但終有“去人欲”的感覺顯得不近人情。打開網絡,發現前人對這句話的解釋多有分歧:
 
  1、孔安國注:“言以好色之心好賢則善。”王念孫疏證:“《論語》‘賢賢易色’,易者,如也,猶言好德如好色也。”許多人認為,這是由孔子“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論語·子罕·十八》、《論語·衛靈公·十三》)”演化而來,或有一定道理,但卻令人難以信服。連孔子也都說“好德如好色者”從未見過,可見生活中這樣的人或許就不存在,理想主義而已。再說了,子夏有超越老師的打算嗎?
 
  2、邢昺疏:“人多好色不好賢者,能改易好色之心以好賢,則善矣。”批注者或以為這是子夏繼承和發展了孔子的思想,正是因為沒有“好德如好色者”,所以更值得提倡、值得世人去追求!但卻十分荒謬!“好色”乃人之天性,而“好德”屬后天養成。兩者性質不同,原本也不是一回事,豈可改易或替代?就如“德”不能取代“食”,即使是孔子也要吃飯,所以也收受求問者的干肉!同樣“德”也不能取代“色”,若取代了,人就不再是人而是神!反之,就更荒唐!
 
  3、皇侃疏:“上賢字猶尊重也,下賢字謂賢人也,言若欲尊重此賢人,則當改易其平常之色,更起莊敬之容也。”有一定道理。見到德高望重的人,我們肅然起敬甚至向他學習效仿,這是人之常情!但與前兩種說法一樣,都有望文生義和斷章取義之嫌。
 
  4、楊伯峻注:陳祖范的《經咫》、宋翔鳳的《樸學齋札記》等書都說,“賢賢易色”的后三句,事父母、事君、交朋友,各指一定的人事關系;那么,“賢賢易色”也該是指某種人事關系,而不是一般的泛指。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都把夫妻間關系看得極重,認為夫妻關系是“人倫之始”、“王化之基”,故以為“賢賢易色”是指夫妻關系。楊伯峻認為有道理,我也認為很有道理!
 
  賢賢:前一個“賢”為動詞指“看重”或“崇尚”,后一個“賢”為名詞指“好的品行”。易:不看重。色:指女子的容貌。原來子夏是說:“看重美德,不在乎她的容貌;侍奉父母能竭盡全力;對待君主能勇于獻身;和朋友交往能說到做到。這樣的人,雖然說沒有正式學習過,我還是肯定地認為他已經學了。”這樣翻譯,覺得更貼切也合乎邏輯。
 
  有佐證也說,《毛詩序》:“以《關雎》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愛在進賢,不淫其色。”這就是“賢賢易色”的一種表述。《禮記·昏義》:“男女有別而后夫婦有義,夫婦有義而后父子有親,父子有親而后君臣有正。”這就是儒家把夫妻關系視為人倫基礎的敘述。子夏先談夫妻關系,然后談父子關系,再談君臣關系,和《禮記》的敘述順序是一致的,也說明夫妻、父子、君臣三種關系之間存在著內在的邏輯聯系。
 
  可以說,子夏所提出的這一封建社會如何處理人事關系的準則,今天看來依然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依然令人深思發人深省!如果將子夏的“事君”更新為“事國”,那么子夏所提出的人事準則,難道不可以成為處理當今社會人事關系的借鑒嗎?
 
  尤其是子夏“重德輕色”的主張,依然是處理擇偶和待偶的良方。竊以為,一個家庭是否健康和諧,家庭事務是否打理得當,子女的教養是否得法等,為夫的有責任,而為婦的責任往往更艱辛、更重大!甚至連為夫的是否走正道,也與為婦的“德行”有一定的關聯。所謂“家有賢妻丈夫不遭禍事”、“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后必然有一個了不起的女人”等等,恐怕說的都是這個理。就這一點來說,家庭對女人的要求或者比男人更高,要求更優秀!甚或至于,隨著社會的越來越發展男人對女人的要求會越來越高,正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窈窕淑女”,“色”、“德”兼備固然好,但往往難以兼得。況且,“美色”是需要“美德”來駕馭的,“色”再美也總有人老珠黃的時候。而家庭須長治久安,所以擇偶就得“重德輕色”。擇妻如此,擇夫亦然,夫妻相處亦然。一直愚蠢地以為,女人需要貞操男人也需要類似的操守!尤其是妻子人老珠黃,丈夫更應該珍視妻子品行的賢淑,尊重她為自己和家庭所作的奉獻,萬不可因妻子成了“黃臉婆”而疏遠甚至遺棄。否則,就是一種極不道德的惡劣行為!
 
  改革開放了,我們悄然接受了西方的性理念,男人開放了女人也開放,但我們卻不能適應這種開放的婚姻與開放的家庭。所以,男人女人一起聲討男人的外遇與女人的偷情,一起聲討戀人的朝秦暮楚。這其實是中西方文化在沖突!
 
  無論如何,我們還需要家庭,需要家庭的穩定。也只有家庭的穩定,才會有穩定的社會。所以我們必須有自己的關于戀愛、婚姻與家庭的新理念,找出中西文化的結合點與平衡點,以使我們生活得更性福、更幸福!
責任編輯:古巖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