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牛大毛養雞記(創業)

發布于:2019-08-23 18:07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徐佑發
  牛大毛原本是村里頂尖級的泥瓦匠,誰家起房蓋屋都得請他,就連附近的村子也不例外,他的本事也的確不小,砌的墻棱角分明,橫平豎直,吊的頂美觀大方,結實耐用。加之人又踏實,無論給誰家干活都是一絲不茍,認認真真,但是無論給誰家干都一樣,每天收兩百元的工錢。每天兩百元,累積起來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雖然苦點累點,做習慣了也就不覺得了。可他最近也碰到了難事,最近幾年修新房成了一種時尚,甚至形成了一種攀比的風氣,你家修小樓我家就要修別墅,靠著泥瓦匠的手藝,牛大毛幾乎天天有活干。現在眼見所有人家都蓋起了新房,牛大毛意識到自己要失業了,雖然攢下幾萬塊錢,可坐吃山空也不是事。
 
  已經閑下來很久了,這天,像往常一樣,牛大毛一個人焦躁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有一搭沒一搭的抽著旱煙,突然電視里面財經頻道播放的養雞致富節目引起了他的注意,專注的看了一大早上的電視,他決定要像電視里面一樣,自己創業——養雞。
 
  想要養雞也不容易,最先還得過妻子這一關。他風風火火的跑到地里,妻子鳳蘭正在給玉米除草,牛大毛拉妻子坐下,跟妻子說明了自己要養雞,鳳蘭不理睬牛大毛,站起來繼續拔草,牛大毛跟在鳳蘭身后,用哀求的口氣說,你就讓我養雞吧,養雞需要的成本小,正好我們屋后的松林寬敞,用圍欄圍起來散養,買一些好的土雞做種,不出兩年,準把后山喂滿雞,到時候你就光等著揀雞蛋,一天的雞蛋賣了都比你種一年地掙得錢多。鳳蘭吐了口唾沫,你就吹吧。管不了那么多了,牛大毛說干就干,他回到家就開始著手準備,制作食槽和水槽,一忙就是一個下午,直到兒子牛小果放學回來,他拉著牛小果說了自己養雞的想法,牛小果忙著出去玩,隨口應付了爸爸幾句,牛大毛感覺快要喪失的斗志又恢復了,連小果都看出來自己是干大事的人,可是為啥鳳蘭就是不明白呢?先不管她,等以后養雞成功了證明給她看,牛大毛心想。
 
  第二天牛大毛起了個大早,開著三輪車上街,買了幾百米長的細網圍欄回來。草草吃了點飯就開始圈屋后的松林,圍欄網又重,林中障礙又多,他一邊修理網路上的枝丫和喬木,一邊放網,累了一天,只放了幾十米,他頓時感覺斗志全無,疲軟的躺在床上,連飯都不想吃,可是一要放棄就想到妻子那輕蔑地語氣,他一定要證明給她看。
 
  有了前面的經驗,后面放網快多了,沒花幾天時間就完成了,可是回頭一看,圈到的松林面積也不大,意味著雞的活動范圍小。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雞還可以上樹,實在不行就先少養幾只,最好先買五十只來試試,有了經驗以后再多買來養。
 
  本想在鄉鎮的街上買雞的,但是牛大毛又想了想,還是算了,反正自己有車,可以開著三輪車進城里多找幾家看看,對比了幾家賣雞的,他挑了一家小雞最活潑但也是賣得最貴的養殖戶,買了五十只半大小土雞,興高采烈的回來了。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牛大毛無比的激動。把小雞放進圍欄,在石槽里裝滿了水和飼料,他又開始動手建造雞舍了,材料是以前修房子剩下的模板,帶上工具和釘子,一通敲敲打打,一個分層的雞舍出現了,上層供雞休息,留有空隙,下層用來盛放雞糞,也好打掃,雞舍的頂端用彩鋼瓦搭建,透氣而且采光好,他又在雞舍幾個角落放上用干草做的窩,方便母雞下蛋和孵化。藍天之下,一切看起來都那么美好,牛大毛仔細端詳著雞舍,像是在看一件藝術品,又或者是一間剛剛完工的房屋,沉醉其中,仿佛聽到了無形的贊揚。
 
  牛大毛守著小雞直到天黑,小雞都進入雞舍歇息了,看起來一切都安頓停當了,牛大毛舒了一口氣,今晚可以安心的睡個好覺了。當晚半夜,牛大毛正睡得香的時候被一陣狗叫聲吵醒了,他趕緊披衣起床。拴在門口的大黃還叫個不停,朝著雞舍的方向,他趕緊打著電筒朝雞舍跑,發現雞舍里的小雞像是受到了驚嚇,全都擠作一團站在雞舍的一個角落里,有幾只還在瑟瑟發抖。牛大毛仔細數了一遍,發現少了一只,他又數了一遍,發現還是少一只。此時他睡意全無,打著手電筒到處尋找,雞沒找到,卻發現在去往后山的地方出現了血跡和雞毛,還有一種類似貓的動物足跡,他順著足跡往前走,發現圍欄不知什么時候破了一個小洞,足跡從小洞中穿出,消失在了林中的草地上。牛大毛對這位突然到來的神秘客人很是感興趣,他找來老鼠夾放在圍欄破洞的地方,希望下一個晚上能夠捉住這位偷雞賊。
 
  可是事情并沒有牛大毛預想的那樣簡單,他安放的捕鼠夾白天就起了作用,不過夾住的是偷著往圍欄外開溜的小雞,一下損失了兩只小雞,牛大毛很是心疼。他忙著找鐵絲把破洞的圍欄補起來,兒子在旁邊笑話他是亡羊補牢,妻子鳳蘭也在一旁抱怨,牛大毛是又氣又急,繞著圍欄檢查了一遍,把不結實的地方都用鐵絲纏住,現在沒有那個地方能夠鉆進小動物了。
 
  看著滿天星斗,月光清澈如水,牛大毛裹著厚厚的軍大衣,坐在在雞舍后面大樹的陰影下,他到要看看,今晚還有什么東西敢來偷雞。警惕的時間長了就感覺到疲憊,不知不覺牛大毛靠著大樹又睡著了,到了半夜又被一陣狗叫聲吵醒了,恍惚中看見樹上跑動著一個黑影,直奔雞舍而去,速度之快,牛大毛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這個黑影已經叼著雞出來了,借著月光,牛大毛終于看到了這個不速之客的長相,一張普通的貓臉,齜著牙,目露兇光,原來偷雞賊是它,當地人管這種小動物叫山貓。牛大毛隨手抄起一根樹枝,想跑,門兒都沒有,山貓一看不對頭,扔下雞,竄上樹,幾個飛躍,不見了。牛大毛趕緊跑過去查看小雞的傷勢,脖子上有幾個小洞在流血,小雞撲騰了幾下翅膀死了,牛大毛嘆了口氣,創業真不容易啊!
 
  屢屢受挫的牛大毛并不甘心,又開著他的三輪車進城了,而這一次不是去買雞,他想跟城邊上的幾家養殖戶學習養雞技術。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