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尷尬源于不懂裝懂

發布于:2019-08-18 17:44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叔洪
 
 
  一個人是否適應所處的環境,能不能被周圍的人接受,關鍵在于你在周圍人的心中是否有位置,也就是別人的心里是否有你,這也是直接關系到你的事業發展很關鍵的一個方面。一個人的性格決定了他的為人處世的方式方法,行為受不受歡迎取決于一個人的品行,一個人的特性是由品德來決定的。
 
  品行和品德注定了一為人處世的方式和方法,一生是很難改變。一個人能否適應周圍的環境,不在于別人如何看待你或如何對待你,而是要你如何對待別人。一個人是否被周圍的人接受,這主要表現在其為人處事的方法,和對待周圍人的態度上,這體現的是一個人的品德高低,自身素質的優劣。在某些方面來講,在別人的眼里是否可交。
 
  以前對一個人在職業上的優劣,最主要的是看你這個人是否聰明或有沒有能力。如今單是聰明或能力已經不被人們所認同。成功與否的主要方面不在于智商,而更多地取決于情商。還有人說,一個人的情商在某些方面對你的事業的發展比你的智商還重要,是否如此這要看你的職業,我更贊同的是“情商和智商比肩。”如果你的情商高于你的智商,而你又事業有成,往往會遭來一些人的議論,說你靠拉關系結幫派往上爬,同時對你的水平和能力產生質疑,也就失去了威信,這樣絕對影響你的形象,對你的人格產生懷疑。而情商和智商比肩的時候,你既處理好同事和上下級的關系,又把工作干得頭頭是道,得心應手,別人干不了的你去干,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你一出馬便會迎刃而解,得到同事和領導的贊許,這種負面影響便可以消除,或者是一部分消除。
 
  一個人到了一個新的單位,能不能和這個單位的環境融合或者融合的快慢,直接反映了你情商的高低。與單位的環境融洽,說白了就是和單位的人能否友好相處,讓這個單位的人接受你的同時,你也要接受大伙,使你融入其中。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脾氣秉性,分析和看待問題的立足點不同,得出的結論和處理的方法也就不盡相同。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看待實物的標準,有自己的做人原則,這也無可厚非。一個人也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能夠接受你,你也不會接受所有的人,只要大多數人能接受你,或者你能接受大多數人就可以了,這說明你的心里是健康的。反之,便不那么健康了,就應該從主觀上找找原因,不能再怨天尤人,把一切責任都推在別人身上。如果把一切責任都推在別人身上,毫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那你便是一個有缺陷的人。
 
  我就遇到過這樣一個人。此人工作的年限不是很長,他所調換的單位卻不算少,而每到一個新的單位,總要罵他原現工作單位的人,不罵領導就罵同事,除了他以外沒有一個好人。張嘴閉嘴說人家怎么怎么不好,可是被他說不好的人還在原來那個單位,而且干得都還不錯,而他卻被一次又一次的調動。從工作年限上來講,也應算作是一個老同志了,應該具備一些工作經驗,社會閱歷也有一些了,與剛參加工作的生瓜蛋子不能同日而語了。可是在我與他接觸不長的時間里,卻發現這個人的脾氣稟性比較特殊,用一句俗語叫:各色,與周圍的人人格格不入,把關系搞得很僵且很難相處。
 
  剛到我們單位的時候,并未在意,時間長了便慢慢發現這個人很有意思。給我的感覺是此人反映問題總比別人慢半拍,但離弱智的距離相差甚遠。這應該是他的一個短板,在平時的工作中和與人交往中應該盡量避免。可是他卻反其道而行之,不管遇到什么事,也不管是否真的弄明白了,都急于說話,總怕別人搶了先而自己被埋沒。如果你真能提出正確可行的意見也行,令人不解的是竟提一些風馬牛不相及,或是有頭沒尾,甚至一些愚蠢的看法,給人一種處處想表現自己卻表現不到點子上,令人感到厭惡的那種人。這種缺點絲毫沒引起重視,不僅不克服自己的缺點,反而變本加厲,按現在時髦的話說叫“顯擺”、“充能耐梗”,其顯露自己的才能的結果往往是事與愿違的弄巧成拙。
 
  有一次我和他到一個單位去查一份材料,因彼此經常接觸,所以都混得臉熟。恰巧那天年輕人一個都不在,有一位歲數比較大的老同志,對電腦生疏得很,不知從何下手。人熟了就不太講禮貌或禮數,少了很多的顧忌。我見他急得滿頭大汗,出于好意,便主動提出替他操作。他見長時間沒有找到我們要的東西心里也著急,可由于生疏又無可奈何,見我如此一說如釋重負,連連感謝。
 
  我剛剛坐在電腦前,還沒抓住鼠標,我這位同事卻說他來,并且用手拉我的胳膊。由于是同一個單位的,而且又是在別的單位,出于禮貌我便站起來讓他操作。就在他剛剛坐在電腦前得一霎那間,那個單位的人卻在背后狠狠的睙了他一眼,我只可裝作沒看見。讓那個單位同志不齒的事竟然真的出現了,他鼓搗了半天也查不到我們要找的東西。等到他急得滿頭大汗的時候,只可極不情愿地從電腦前站起來,不好意思且用求救的眼神兒看著我。我假裝沒看到,意思是不想操作。如果我能夠找到我們所需的材料,豈不是使他太沒有面子。
 
  那個單位的同志見此,好像故意讓他難堪一會,便執意讓我來查。我被他倆夾在中間,處于兩難之地。不查吧讓那個單位的同志下不來臺,查吧,要真是查出來卻讓我們單位的這位自以為是的同事尷尬或難堪。其實我更明白那個單位的同志的意思,他就是想借我的手給我的這位不知輕重的同事一點教訓。
 
  兩難就兩難吧,就算是為了工作,還是應該查一查的,要不然白跑一趟豈不是冤枉得很。處于兩難之地而顯得無奈的我只可硬著頭皮坐在電腦前。說來也奇怪,時間不長我便找到了想要的材料,打印出來總算任務完成。哪個單位的同志對我是一聲高過一聲的贊揚的同時,卻在指桑罵槐的對我的同時冷嘲熱諷“還是你的水平高,這肚子有玩意就是不一樣,不像我一樣,不懂裝懂,眼高手低,忙活了半天也沒查出個子丑寅卯來……”這句話不僅讓我臉上不好意思,更為重要的是令我的這位自以為是的同事臉上紅一陣白一陣,不知如何應對,只可低著頭默默地站在那里聽人家數落。
 
  另外,我的這位同時還有一個不懂非要裝懂的毛病,這源于他害怕人家說他不懂,或者說他不行,所以有事沒事的處處強出頭。估計水平低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怕別人說他能力差,水平低,而為了彌補這一缺陷往往遇事強出頭,以顯示自己不僅不比別人差,而且比其他人還強,而在這種想法的主觀驅動下,往往事與愿違的弄巧成拙。比如在電腦上,他的操作水平跟一些年輕的人比還真得差一點,可他就是不服氣,時時處處想超過這些年輕人,總想出奇制勝以顯自己的操作水平。
 
  在電腦操作上為了顯示自己能,總要想盡千方百計弄出點花樣來,不管是不是使用,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更不管是誰的電腦,毫不客氣一屁股坐下,胡亂鼓搗一氣。尤其是令大伙難以接受的是,經常拿著別人使用的電腦練手,不是調下這個程序,就是改變那個規則,改來改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動了那里,調的目的是什么,因為他根本就是鳥屁不懂,不把電腦的程序搞亂他就不離開,等把人家的電腦弄亂七八糟,無法使用的時候,便溜之大吉。當別人用電腦的時候,處處感到別扭,經常出現指鹿為馬的現象,令操作者一頭霧水,不知該如何是好。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只可重新組裝程序。時間長了,人家便把自己的電腦設置了密碼,以防他再次胡來。你設了密碼他也不在乎,不管是否能破解,往電腦前一坐就是一通密碼輸入,一次不行十次八次,不是蒙對了就是輸得兩手發軟。大伙見他對電腦如此癡迷且堅忍不拔,送給他一個很時髦的外號“黑手”,意思一到電腦變通下黑手,所有的電腦只要一經他的手,便會遭殃,絕對被黑。
 
  他的這種惡習也會經常遭到同事們的諷刺和挖苦,由于不懂裝懂的心里不服氣,反倒造成自我貶低的局面。這樣一個處處充能耐梗的人卻是一個薄臉皮,別人一說他就上臉,氣急敗壞的和人爭執,為自己辯護,時間長了同事們便都不再理他。大伙說得熱熱鬧鬧的只要他往跟前一湊合,不是閉口不語就是紛紛離去,弄得他真的成了一個孤家寡人,無人理睬。有時候我看到他那孤獨勁兒心里也不是滋味,便和他說上幾句話,可是話沒三句,便發泄他那一肚子的怨氣,不是開口埋怨,便是數落別人怎么不是東西,除了他自己沒有一個好人。如此這般,我也不再敢和他說話,只可讓他就那么孤零零的單著。
 
  一個人要有自知之明,說得明白一點,就是要知道自己吃幾碗干飯,要不然吃少了餓得慌,吃多了消化不了會撐得慌,只有吃得不餓不撐正好的時候才會感到舒服,這也是一種自身的和諧。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