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不要給父母丟臉

發布于:2019-07-19 08:49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叔洪

  在全國各地都叫公交車,唯獨在天津叫公共汽車。為什么,這個問題在我的思想中環繞了很久,最后明白了,只有天津人把公共的事業看作是自己的事兒,而其他的地方都看作了政府的事兒。也就是說,天津人把公共的事當作自己家的事兒,而其他地方的人,不把公共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兒,而是當作了政府的事兒。

  外地的人千萬不要怪罪于我,因為在很多的情況下,本地人和外地人在很多事情上的態度和看法上就是不一樣的。你就是居住在最小的地方,看到外地人,包括外國人,自然不自然地會在心里產生一種優越的感覺:我是這的本地人,你是外來人,別牛屄哄哄的,強龍還壓不倒地頭蛇呢,你是誰,再多牛屄,到這沒人認識你,有多大的本事,也興不起風,作不起浪。所以才有“強龍不壓地頭蛇”之說。

  不管是什么人,都會隨著他們的進步,思想在轉變的同時,觀念也在轉變,甚至于觀念的轉來的更快一些。在某種程度上來講,那種本地人的優勢在逐步的改變。正因為如此,這種本地人占據優勢的觀點是否過時,我不知道。但有一點,現在從小地方來到大地方的人越來越多,大有取而代之的趨勢。為什么會這樣,很簡單,他們心里不服。憑什么我們外地來的人就比你們本地的人低一等,我們來的人多了,人多勢眾,就會壓倒你們。

  今天我又乘坐了一次公共汽車。說來慚愧,連著兩個星期坐了兩次公共汽車,在近些年來還真是比較少見的事兒。但事有湊巧,還就真的又上了公共汽車。

  我登上公共汽車的時候車上的人還真不是很多。因為這正是中午的時間,人們出行的幾率是最低的時間段。我上了車以后,車上沒有幾個人站著,但座位已經沒了。我之所以沒有座位的原因不是人家公共汽車上的坐少,而是因為在上車的時候,幾個年青人身強力壯,我稍有老態,不具備與他們爭搶的優勢,自認為有自知之明的我,不敢與年青人抗衡,只可以禮讓的姿態躲在旁邊,讓方便與年青人。當我最后一個登上公共汽車的時候,座位早已被搶坐一空。我自認為身體很好,站一會兒更是我鍛煉身體的時候,有一種以此為了的心態,坐與站無妨。

  我本心就沒有想讓年青人給我讓座的想法,我是從年青的時代過來的人,深知年青人拼搏的辛苦,在工作中就夠累得了,在公共汽車上是他們難得的休息時間,讓他們坐一會兒也是我對他們的理解體現,權當是上了幾歲年紀的人對年青人的支持。

  我登山公共汽車后,先是在沒人的地方站著,這時候,有一位年青人出于禮貌,便站起來給我讓座。我出于禮貌,不想給年青人添麻煩,只可謙虛地說:我沒事,前面一會兒就下。就在我和給我讓座的年青人互讓的這么一點時間里,一位年青人毫不客氣地就坐在了那個年青人為我讓出的座位上。我并沒說話,只是考慮別因此造成尷尬,便來到后門,找了一個人比較少的地方站在那里。我的本意是,不想讓那個已經坐下的年青人看到我沒坐到他讓出的座位上,反而被他人占了先機而失去心理平衡。更怕那個坐在為我讓出的座位上的年青人心生愧疚,但卻很難再站起來再次讓我坐下。

  很快我發現我的想法太過幼稚了。那個搶先一步坐在位置上的年青人只坐了三站地便要下車。本來他下車是他自己的事兒,與我沒有半毛錢的關系。令人無法忍受的是,他在下車前來到我站著的位置旁邊,在車即將停下的時候他竟然問我一句:你下車嗎?我本想不理他,但出于禮貌還是沖他搖了搖頭,表明我不下車。沒想到他竟然理直氣壯地對我說了一句:讓開。我真佩服這位年青人,他倒沒說讓我把他抱下車去,也足見他還是很有“涵養”的。我只看了他一眼,不但沒理他,身體也沒有動,原因是在車門旁就我一個人,有很大的空間供他下車之便。

  我飛了年青人一眼,心里暗想,我這么大歲數了,你把別人讓給我的座毫無客氣的便搶了過去,這就是因沒教養而不懂禮貌的表現。不僅如此,你不但不把你的座位讓給比你年紀大的人,反而在下車的時候還要無端的讓比你年紀大的人給你讓方便,這種既無禮貌又無品行的人,究竟是哪家的大人,用什么品質培養出來的?

  我不知道他的祖先是不是純正的中國人,更不知道在他的血液中流淌著是不是傳統禮儀之邦的血液,這個看似流淌著中國血液的年青人在中國呆了多長時間,他究竟還算不算得上是一個傳統的中國人。

  他讓我給他下車以方便,倒也沒什么過人的地方。令人不可思議,更難以令人接受的是,在他下車的一瞬間,嘴里竟然吐出一句污言穢語“這么大歲數一點禮貌都不懂,怎么長得?”。這是最令我難以忍受的事。難道你不是中國的后代嗎,難道你身上流淌的不是中華五千年來的血脈嗎,難道你的父母就沒有教過你怎么做人,什么是禮貌嗎,難道你長這么大就真的一點都不懂得該如何做人嗎。

  既然你不是人,我又何必把你當人對待。中國有句古語叫:以血還血,以牙還牙。我這么大歲數了,對你可以說是理解中加容讓了,你一個年青人干嘛非得如此對待一個比你大這么多歲數的人。既然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更何況是你無禮在先,我容忍更在先,怎么說我也是絕對坐到了仁至義盡,也算對得起你。

  盡管如此,你又是怎樣對待我這個不算老的老人?既然你又來言,我不還去語,倒顯得我不仗義。我怕什么,不過就是一個閑賦的老頭,已經脫離社會,不再為工作而處處檢點和注意。我怕誰,我就不信了,你還敢找到我門口上來打架不成,即便是真的敢來找,我又有何懼。

  我是無任何懼怕的人。舍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馬。更何況你不過是一個在車上偶然遇到的一個不懂禮貌和謙讓的人,我不跟你計較,你反倒反唇相譏,這樣的人,如果不給他施以顏色,下次還不定張狂到何種程度了。

  迎頭痛擊,必須予以迎頭痛擊。以便讓他長點記性,不要隨意在什么場合都隨便撒野。

  此時車一停穩,車門打開,在年青人邁步下車的時候,我送給他一句極具諷刺的話:“既有教養又懂禮貌的年青人,真佩服你爸媽對你的教育。”年青人停住看了我一眼,我隨即又說道:“想下(車)就下,不想下(車)就上來——別影響別人下車。”

  我的聲音是很大的,可以肯定的是,車上所有的人都聽到了,絕對無一人遺漏。那個下車的年青人似乎也聽到了我的話,因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回頭朝車里看了一眼,但很快便朝他要去的方向邁開了大步。

  我不知道他是否聽得清楚,更不知道他是否聽明白了我這句話中的真實含義。我在世上活到這么大的歲數,一直堅持一點,那就是很小的時候父母就教育我們的:你要知道該怎么做人!長大后人們對有禮貌的孩子都會說一句表揚的話:這孩子有教養!

  在我還不太懂事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句“有教養”不僅是對孩子的贊揚,更是對孩子父母的尊敬。故而在我幼小的心靈里,就深深地埋下了一個至今還十分堅定并嚴守的信條:這一輩子永遠也不要給父母丟臉!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

  

責任編輯:池墨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