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七月 (創業)

發布于:2019-07-04 10:09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楊萌
 
  雨后的空氣十分清新,天空也鍍上了一層粉色的妝容,許向年望著天空出神,心想:“這么好的雨,等閨女回來,又該是另一番景象了。”想了一會兒后心情也不由得變好,身上的重擔也減輕了許多,不知不覺已到了村頭,嘴里哼著小曲兒向家里走去,路上也遇見了不少鄰居。鄰居都說:“老許,你家閨女真給你長臉,全市第一名啊,你這精神頭也好了許多呀!”老許的一張臉越發紅潤,心里也美滋滋地,比吃了蜜還甜,于是邁開大步,幾步就跨進大門。
 
  到了家,放下鋤頭,坐在臺階上,從兜里掏出七月的照片,用他滿是老繭的雙手不停地撫摸,像是要把七月裝進心坎里,不一會兒,眼淚便如露珠般一滴一滴地映射下來,猶如璀璨的光芒,照亮他黑如辰星般廣闊的世界。溫暖心中滄桑的繾綣。
 
  回想自己這些年的經歷,許向年不由悲從中生。早年間,妻子因難產離世,只留下這瘦小的孩子,這些年,自己又當爹又當娘地把她一手撫養長大,所幸,孩子也乖巧,懂事,又追求上進。只是,孩子因為難產身體虛弱,市場生病,孩子雖不說,他這心里頭也不是滋味,他想讓自己的孩子在自己面前展露孩子本性的天真,而不是過早地承擔生活的壓力。想著想著,他又忍不住笑了,孩子的求學道路雖然艱辛,但功課一次也不曾落下,次次都是第一名,如今,更是以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績考入了國內最好的大學,許向年的心里別提有多甜了,主要是這孩子孝順,想到這兒,許向年常年擊垮的腰板也不覺地挺直了,疼痛也減輕了不少。
 
  轉眼間,四年已經過去了,七月也大學畢業,她來到一家酒店工作,這些天,許向年就沒睡踏實過,村里人都在議論他女兒,說在那種地方工作的人都是不正經的人,做那種工作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幾夜之間,他一頭烏黑的頭發也花白了不少,為此,他沒少跟村里人爭吵,每次都不歡而散,他也無心干活,每天提兩瓶酒去和老伴一起喝,每次喝的酩酊大醉。都是劉嫂和他兒子一起幫忙抬回家的。
 
  這天,七月放了幾天假,她回家看父親,剛走到村口,就聽見幾個人堆在一起討論她:“上大學有什么用,考了全市第一又怎樣?到頭來,還不是一樣給人家打工,還做那種不正經的工作,真是丟死人了,我要是她,見了人都躲著走,難不成還想發財嗎?”
 
  說這話的人是王大嘴,她是這個村里有名的潑皮出了名的潑辣。整天無所事事,就知道找茬,硬要在別人身上找一些話題來滿足自己的喜好,真是人如其名,如果哪天沒有新聞,她身上就好像會掉兩萬肉似的,七月也不想理會她,反正這次來是找父親的,七月徑直走進家門,卻沒有看見父親,她找了一圈后便去母親墳前,剛走到那里,就看見昏迷在地的父親,七月的心頓時涼餿餿的吧,也有股麻麻的刺痛感,她怎么打的急救電話,怎么呼喚父親,她統統都不記得了,只是恍惚中好像有一股力量指引著她去那么做,她的心猶如冰封的石窟,冷的刺骨。
 
  救護車到的時候,七月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醫生趕來檢查他的身體狀況,又是幾分鐘漫長的等待。“對不起,小姐,我們已經盡力了。”醫生簡短的幾句話,卻抽干了七月所有的力氣,七月抬頭看了看天空,只見低沉的烏云后遮掩了一片廣闊的天空,一絲氤氳沉溺在湖中,宛若曲終人散的悲鳴。
 
  七月在劉嬸一家的幫助下將父親帶回家,到了家里,劉嫂說:“月兒,有幾句話嬸兒不知道該不該說,說了,又怕你傷心,不說罷,又怕對不起自己的良心。”七月說:“嬸兒,有什么說,直管說就是。”劉嫂這才開口說道:“這些天,村里總有些流言,你父親時常與人吵得不可開交,常去你母親墳前喝悶酒,常喝得酩酊大醉,我勸了好幾次他都不聽,你也知道你父親的脾氣,再說,他這些年為供你讀書,常早出晚歸,又落下病根,醫生一再告誡他不要喝酒,他也聽了進去,這些年滴酒不沾,如今……。”七月說:“謝謝嬸兒,嬸兒您慢走。”
 
  劉嬸們走后,七月趴在父親身上淚留不止,“爸,都是女兒不好,是女兒的錯,……。”七月的心像跌入冰封的寒水般冷徹心扉。此刻,她有千言萬語,卻無法啟齒。
 
  隔日,七月一襲黑色出席父親的葬禮,她面容憔悴,表情十分冷淡,猶如枯干的樹枝,盡顯頹暮的神色,卻難以掩蓋她英氣的美麗,再加上她皮膚白皙,分明就是個城里人嘛,劉嬸看著這樣的七月,難免有幾分心痛,畢竟是自己看著長大的,這孩子身上有股韌勁,性子也活波討喜,又想到七月的遭遇難免露出了幾分憐惜。
 
  安葬好父親,七月打算外出闖蕩,她去母親的墓前探望,這次與往常有些不同,她還要看望她的爸爸。夕陽下,他們含著笑,筆直地站在那里,深情地凝視著七月。在七月眼中卻是那么刺眼,七月沒有哭,她只是靜靜地盯著墓碑上的照片看,蒼白的臉上卻沒有一絲血色。
 
  七月在一片悲拗中離去,村邊的小溪靜靜地流淌,平靜地看不出一絲波浪,仿佛在藏匿著某些哀愁,天邊的孤云也掩蓋著一絲憂愁,七月去了北京,在那個最繁華的城市安根。
 
  許多年后,七月成為了一家跨國公司的董事長。這些年,自己為了創辦這家公司,投入了無限的心血,思慮再三,她還是決定回到生養她的故鄉。
 
  她請來工程師給村里鋪路,又用自己的錢在村里修建了一個扶貧車間,她教村里的女人們做衣服,又為她們提供舒適的環境,村里人靠著這個也逐漸發展了起來,各家各戶的收入也不斷地增長,國家也對七月進行了嘉獎,又給七月頒發了證書,七月成了全村人的榜樣。
 
  現在,村里人逢人就說:“七月真是個大好人,不僅年輕漂亮,而且又這么能干,將來誰要是娶了她,那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尤其是王大嘴,更是說:“七月真是我們村的活菩薩呀,看人看到老,我就說這孩子不會差的……”




作者  簡介   ;楊萌,女,零零后,甘肅省甘谷縣第三中學2021屆學生
          
                     電話  ;18993871696
                      郵編 ;741206
責任編輯:古巖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