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我本想走近記憶的田園(外二首)

發布于:2019-07-04 10:08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木虎
     我本想走近記憶的田園,卻陷入
   鋼筋和水泥的亢奮
   一路車水,一群高樓,一堆螞蟻
  
   天空被剪成碎片
   一塊被摔破的白瓷散落一地
  
   這里的時間充塞著噪聲
   肉體被陰影吞噬。曾經的河流
   和低垂的烏云粘在一起
  
   我突然停下寫詩的筆
   此時,我只想追求意志的不朽
   文字已跟不上你的腳步
   詩行里,只能種植陽光和愛
  
   我渴望時光倒退
   倒退至記憶的園子
  
   ◎一刻鐘
  

   請再給我一刻鐘
   一刻鐘和彈指是同樣的概念
  
   我站在河的此岸,靜靜地
   凝望河的彼岸,那石欄上的花蕾
   在風中欲言又止
  
   其實我什么也沒看見
   什么也沒聽見
  
   人不要過于聯想,沉于回憶
   動不動就悲喜交融,莫名地感嘆
  
   不要患得患失,更不要
   帶著哲人的思想截取生活的片段
   就像我現在,一刻鐘后轉身
  
   因為,一刻鐘后
   腳下的路仍然很遠,很遠
  
   ◎消失的母校
  
   盡管一掠而過,一路上
   仍是魂牽夢繞
  
   記憶,拾階而上
   直徑向你走來,停在
   早已消失的懷抱
  
   仿佛我故世的母親
   易改她從前一襲襤褸衣裳
   年輕,而又蒼老
  
   往事在這里徘徊
   青春,和倉促的腳步
   我唯一引以的自豪
   在這個冬天巨大的空曠里
   已無法尋找
  
   歲月留給我的傷疤
   掩埋著母校和親人的疼痛
   抵達你的時候,為什么
   總是夜半,或是破曉
  
   那么多的母校,慈愛
   而多病,在天堂里
   是誰找回月光與枝頭重逢
責任編輯:古巖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