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想象桑槐(組詩)

發布于:2019-05-22 21:54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木虎
         ◎那一年的元宵節
   
   撩開被風吹皺的夜幕
   銅盤里裝滿的圓缺
   如一粒元宵,煮沸的憂傷
   如一個燈謎,足夠一生的拆想
   
   月光如針,刺痛了雙眼
   半截水袖,和一壇桂花老酒
   在瞬間眩暈的世界里
   一個醉漢,冒名太公轉世
   
   雪花,一路飛失的白蝶
   飄落的時光。在幽暗的燈籠下
   盜取一片翅膀,元宵夜里
   我把內心的殘缺畫圓
   
   ◎想象桑槐
   
   暮色慢慢合攏雙唇
   被吞進塵世的人,逃離喧囂的人
   從未學會放棄和妥協的人
   舉起燈盞,或摘下一顆星星
   
   在郊外,南山的南麓
   那些站立的桑槐,還醒著
   它們不再靜默和冥想
   將手臂伸向村落,洞若觀火
   
   我試圖走進它們,夜的守護者
   借用一片葉子,筑牢山門
   把它們想象成我的同族,我的親人
   盡管一廂情愿,在一道年輪里
   
   我還要把搭枝錯葉的兩棵樹
   想象成你和我,遺世而立
   伐木人,以及一把時光的鋸子
   接受追問,和下山的雨水
   
   ◎殘冬
   
   被冬天雕鏤的樹根,蟲兒
   還沒醒來。它們在夢中云雨
   在虛妄中繁衍后代
   
   魚尾動了一下,湖面
   響起碎冰的聲音,黑洞里
   映照出死亡的影子
   
   糧倉里的麥子被老鼠盜運
   有人去村東迎親
   有人去村西奔喪
   
   遠方的表妹一則微信:
   一片綠葉,和枯枝
   文字,可能在路上丟失
   
   殘冬,被嘴角和指尖敘述
   或哽咽,或悲愴
   在患處悄然停止
   
   ◎夕陽下,我看見水中一群石頭
   
   那些保持同一姿勢的石頭
   擠在一起,輕搖
   夕陽下的波光。細微的鼾聲
   爬上岸。和水的鰓動
   
   水草如絲,織出石頭的秀發
   在墜落的時光里,飄逸
   整個世界,仿佛被涂抹了暗香
   石頭的傷口,也因此痊愈
   
   我看見水中一群石頭
   誰又是歲月過往的匆匆倦客?
   一塊運往他鄉的柱腳,得到了
   淪落紅塵的快感
   
   晚歸的牛兒,韁繩
   系緊石頭的影子,直至飲盡
   水中的倒影。而牧牛人打著口哨
   已繞過最后一縷炊煙
責任編輯:池墨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