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易逝年華(組詩)

發布于:2019-05-20 12:25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木虎
        愛上你時,歷經了十八年苦戀
   一間草屋,一眼水井,一條小溪
   一雙老式鞋子,踩出的腳印
   一首童謠讀成一首情詩
   母親的嘮叨,和父親的嘆息
   
   離開你時,僅一夜行旅
   沿著路軌回望,竟然成為了我的天邊
   那顆貼緊地平線的星,是不是
   你燃起的燈火,滴落的淚光,或者
   我裝在罐子里的那只螢火蟲?
   
   想念你時,在無數次夢里
   草穗和稻穗的相互寬容,和那個
   被濃縮的秋天。曾經的愛與恨
   已不再刻骨銘心。只有根須
   抓住一捧泥土,伴隨著我慢慢老去
   
   ◎易逝年華
   
   山巒宴請落日,暮色之城
   在受寵的舌頭和鴿群歸巢之間
   被清空的酒杯,已失去渴望
   
   一幢老式樓房,身后
   站著十年光陰。慵倦的燈火
   像煙斗,燃燒寂寞與彷徨
   
   夜的奴仆,守一只空碗
   等待昔日那柱煙火和一點星光
   以此搜集歲月留下的點滴
   
   曾經的過往,那些孤獨的幸存者
   擰亮夜空,讓隱藏的事物
   一一顯現在枝葉或花朵的夢鄉
   
   此時,躺在用月色購買的琴音里
   那崩斷的弦,如一夜白發
   只愛得絲絲難數,地老天荒
   
   ◎一間紅磚房子
   
   一間紅磚房子,剛上鎖
   主人還沒走遠。鄉間路上的背影
   她一定是一個美麗的少婦
   或者昨天才成為別人的新娘
   
   我突然萌生疑問,為什么
   這間紅磚房子被推出村落之外
   像遺失路邊的包囊。一條
   被踩彎的小路,與外界才有了聯想
   
   我摘下記憶的腰刀,用陽光
   切割時間落塵。也許日子就是這樣
   門前那塊石頭坐在柳蔭里
   一把鑰匙,開啟一個完整的世界
   
   一間紅磚房子,我無緣走近它的晨昏
   也不曾是它的過客。但隱約看到
   在喧囂浮躁塵世間,如此清靜之處
   令人神往,包括主人的選擇
   
   ◎遐想
   
   腦海里,蕩起許多遐想
   或爬上桅桿,遙望虛擬的燈塔
   或在浪花里生長,像無根的浮藻
   或潛入海底,吞食珊瑚上的月光
   
   那時年少,住在指甲大的貝殼里
   聆聽濤聲。向那些漁家姑娘
   詢問潮汐,和她們的姓名
   我希望記住她們,記住沙岸上的水位
   
   而如今,我已長成一尾能發光的魚
   在海底生起漁火,等待著
   同樣一尾能發光的魚,一起燃燒
   讓火焰更旺,照亮彼此的心房
   
   ◎我就是那個匆忙趕路的人
   
   腳步踏碎月光。而月亮
   像懸掛夜空中的版畫,刀刻的痕跡里
   散落星火,在溪水里燃為灰燼
   
   匆忙趕路的那個人,就是我
   背影消失在遠方,身體還停留原地
   溪岸被風吹斜,懷抱一脈流水的安詳
   
   我就是那個匆忙趕路的人
   在蘇醒的魚群中
   追趕沸騰的江河,春天的馬幫
   
   從夜色里走出。殘雪為烏鴉療傷
   快樂的呻吟,和發亮的羽毛
   是我曾經遺失地平線上醉人的晨光
責任編輯:古巖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