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坐在春天的陽光里

發布于:2019-05-13 08:58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張艷軍

  當輕柔的風掃帚般把村莊上空的硝煙一掃而凈后,當溫和的陽光悄無聲息地把墻角的殘雪消融后,當推開門,與撲面而來的潮濕清新的泥土香撞個滿懷時,村里的人們開始忙碌起來,而最先忙起來的是我的母親。

  母親說:“該剝花生了。”剝花生是母親開春后的頭等大事,正如所有事情的發生都要有一根導火索,秋后莊稼的瓜熟蒂落也必須從種子開始。

  母親端一簸箕花生,坐在屋檐下的臺階上,旁邊放一只大笸籮。正對臺階的南墻根下有一排楊樹,此時還光著身子,滿身的“楊眼”瞇縫著,正在做著綠色的夢。溫和的陽光很輕易的從張牙舞爪的枝杈間穿過來,落滿母親全身。原本母親的滿頭黑發會在金色的陽光下锃光烏亮,此時竟從中間迸射出幾點銀絲,像幾枚纖細的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眼,同時也刺痛了陽光。陽光慌忙扯過幾根楊樹枝,擋在自己身前。

  母親拾起一枚花生,用手輕輕一捏,“啪”,花生皮裂開,然后向下一倒,一粒粉嘟嘟圓鼓鼓的花生豆兒自由落體式掉下來,落在笸籮底又骨碌碌滾向笸籮邊兒。許是花生豆在漆黑的花生皮內呆的太久了,突然見著陽光,被陽光灼了一下眼,好半天才睜開;睜開后猛然發現自己赤裸著身子,在太陽底下被人大模大樣地看,忽然害羞起來,又骨碌碌地滾回了花生皮內,輕輕一拉,花生皮半開半合,花生豆兒躲在里面偷偷地向外看,咯咯地笑起來。母親也笑了。母親一笑,陽光瞧準了報復的機會,把母親臉上的溝溝壑壑填得滿滿的,像一道道波光閃爍的河。陽光真是弄巧成拙,它這么一鬧,母親的笑越發的燦爛了。

  母親為什么笑呢?一定是母親心里塵封著快樂的事,被春天里的陽光融化,被光溜的花生豆兒逗引,才笑得那么燦爛。母親一定在想:調皮的花生豆兒,你想藏起來,和我玩捉迷藏嗎?那可不行!我上年紀了,眼花了,找你費勁了。我會把你和藏你的小屋一起收走,當做柴禾,倒進煙熏火燎的灶膛,把你燒成一無是處的灰燼,那怎么成呢。你是一粒種子,你有自己的家,你的家應該在泥土里。等過段時間,下一場小雨,整翻一下土地,把你種下去,你就有了一個穩妥舒適的藏身之處,到那時,我再不敢找你出來了。你在那里盡管安安穩穩地生根發芽,繼而長出指甲蓋兒似的小圓葉,早晨,或許上面還有清涼的小水珠呢。小水珠也想和你玩捉迷藏,是吧?它滾呀滾,滾呀滾,想滾到葉子底下,可剛剛滾到綠葉邊,你突然身子一歪,一大滴晶瑩的水珠掉下來,摔得支離破碎,卻正好潤了你的根。你抖抖葉片,嘩啦啦地笑。到了夏天,你會開出金燦燦的小黃花,像天上眨著眼睛的小星星,被人隨意一拋,彌散在綠波蕩漾的圓葉間。小黃花藏的很隱蔽,只微露一點點的痕。它想叫陽光找,想叫小雨找,想叫風兒找,想叫所有的朋友來找它。后來,是風兒最先找到了,輕輕一吹,掀起了它的綠蓋頭,一下子,整個花生地里飛動起無數只金黃色的小蝴蝶,翩翩起舞。秋天的時候,你的葉子憔悴了,你的莖脈衰老了,你也有了子孫后代。可它們為什么生長在地下呢?它們也和你一樣,是一群喜歡捉迷藏的孩子嗎?它們一定想鉆出來,一定想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它們已經躍躍欲試,用結實的肩頭把泥土拱開了清晰的裂縫。那時,我會幫助它們。我跪著,爬著,用手去挖。在土地上,我不吝惜廉價的體力,我也不顧及所謂的繁文縟節,我會一個個的把它們從沙土里撿拾出來。我要讓它們都成為你—一粒飽滿紅潤的種子,繼續開花結果。

  母親想著想著,又笑了。母親一笑,陽光也跟著笑了。母親布滿老繭的手卻輕快敏捷起來,俏皮的花生豆兒一個接一個,如斷線的珠子落下來,落在笸籮里,你推我,我擠你,都想提前和燦爛的陽光打個招呼。它們已經等不及了,它們知道,春天已經來了。

  母親看了,灑滿陽光的臉上,笑得越發的燦爛了。

  

責任編輯:池墨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