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眼睛·眼鏡與讀書的故事

發布于:2019-04-16 19:35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霞光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一束光中所包含的信息,引起我們的生理或心理的感受,是難以用目前的數學或物理來加以描述的。

  光的強度不同,給人心理感受就不同。有耀眼的或暗淡的;可以是熱烈的、柔和的,也可以是陰森恐怖的。而光的波長和頻率不同,則能引起人們對不同色彩的反映。不同的人對顏色,又產生不同的心理感受。加之光的直線傳播,光的反射、折射、色散、干涉與衍射等一系列的光現象,使我們充分感受到這世界五彩繽紛充滿神奇,光怪陸離而神秘莫測。

  據科學人士介紹說,從人的眼睛所接收的信息,大約占人體接收的全部信息量的95%以上。而信息之于人,有如透過窗子進入屋內的陽光和空氣之于我們生命一樣,同樣重要。所以有人說:“要像愛護生命一樣,愛護自己的眼睛”!

  不是不知道眼睛之于生命的重要。遺憾的是,我的眼睛在讀初中時就已開始近視,到了高中更為厲害,以至于后來想當兵卻當不成——當兵可以說是我第一人生目標。概是因為父親乃軍人出生,當年父親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那年代,學生可閱讀的課外書籍極少。恰巧,我五叔有《小五義》、《隋唐演義》之類的書,但都屬“文革”時的禁書。學校里自然不能看,就是在家里日間也是不敢看的。只待夜深人靜,方可讀得。五叔肯借書予我,是因為我總纏著他講故事,而他卻總說沒空,又說都是講不得的。不得已將書借予我,不過有時間限制還說不能讓外人知道。

  因為老家緊靠電灌站,沾了電灌站的光家里提前有了電燈。晚間倚床而讀,母親以為我在學習并不干預(母親不識字,并不知道我讀什么書。只要是學習,也從不反對!)。但倘若,夜很深了母親就抱怨:“太晚了,還不休息!”于是說:“就睡了。”然后,偷偷將燈泡放進被筒,再故意將開關拉得響亮。估摸母親睡熟了,再輕輕地開燈繼續看下去,被筒也變得暖和起來,不經意間就是凌晨兩三點。如此這般三番五次,五叔擁有的包括淮劇小唱本《秦香蓮》之類的也都看完了。又發現高年級的鄰居家,有《野火春風斗古城》、《三家巷苦斗》等,于是又變著法兒說啥書沒看完,啥書還沒看懂再騙出五叔的書,與鄰居家交換后繼續在被筒里看……漸漸發現,15W的燈泡不夠亮,改成25W的燈泡繼續看。

  到了高中,一位同桌同學,其父去北京學習購得一套四大名著。偶然一天,同桌在課堂上偷看《三國演義》,經我發現豈肯放過。倘若不借,告訴老師。同桌吃不住嚇唬,只得將《三國演義》借我,但條件是24小時一本。原因是,要不然他回家交不了差。于是耍滑,只是在星期六借來,星期一還他。囫圇吞棗,四個星期讀了《三國演義》。想借別的書,卻再也不肯。于是,故意在課堂上看《小五義》,同桌眼饞愿意用《水滸傳》交換著看,大喜!待我如期看完《水滸傳》那天,《小五義》卻在課堂上由另一位同學手中被老師繳獲了。當時,直嚇得我魂魄飛天,因《小五義》乃當時之黑書也!還好,同桌和另一位同學都很仗義,他們先是挨批評接著又是做檢查,卻一直沒有老實交代書是我的,感到很慶幸!或許他倆都是當時的干部子弟,若是換了我也許要被批判,甚至是要被開除的。

  或者我不夠仗義,事過不久又憑《小五義》被沒收為籌碼,逼同桌借我《紅樓夢》。他說我膽子也太大,不是他倆擋駕,我小子早該玩完了!就說《紅樓夢》又不是禁書,借與不借就看你我交情了。同桌無奈,我又乘人之危地讀了同桌的《紅樓夢》。只可惜曹公的詩詞曲賦,我幾乎無一能懂。當時以為除了劉姥姥進大觀園可笑,其它情節大抵兒女情長。以為《紅樓夢》毒害青少年,又懷疑此等煙花柳巷風花雪月之書,卻為何不禁?

  非常遺憾,在校時一起與同學參加空軍學校體檢,因我雙眼裸視力沒有一個超過0.5,第一輪就被淘汰了,同桌同學卻獨占花魁而一舉成名!高中畢業后回鄉務農,再參加參軍體檢,仍是視力太弱而一槍斃命,這使我人生第一目標徹底破滅!

  眼睛有缺陷,世界就模糊。高中畢業后的幾年里,一直模模糊糊地看世界,世界也模模糊糊,卻不肯佩戴眼鏡。一是沒經濟舍不得,二是農村人視近視為缺陷,小心找不著對象。直到恢復高考,覺得非有一副眼鏡不可。但當時當地的眼鏡店又都說配不了,原因是我眼睛不僅近視還有散光。恰逢上海的姨娘病重,借看望姨娘之機,阿姐領我到眼鏡店配得第一副眼鏡——卻是在我回蘇北的一個多月后才戴上,原因是散光須定制。

  戴上眼鏡,世界光明。恢復高考的第二年,戴眼鏡考取了師范學校。在清晰的世界里,才發現自己的無知和離現實世界的遙遠。那副眼鏡陪我讀完了師范,還陪我工作了許多年。由于當時戴眼鏡的人很少,在校時同學除了稱我“老夫子”,還額外送我“眼鏡”的雅號!

  也許眼鏡老了,也或許我眼睛老了。總之,世界在我的眼里又開始模糊起來,但當時當地也還是不能給我配鏡。直到改革開放開放到本地,才有眼鏡店肯受理我的眼鏡,但仍然是需要到外地加工的。這期間,眼睛發生了諸多的變化,眼鏡也發生了多次變化。

  有一段時間,社會上時興有色眼鏡,說是可以保護視力。也有人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你可以通過眼睛看別人,別人也可以透過你的眼睛看你的心靈。但戴了有色眼鏡可就不同了,你可以透過有色眼鏡看別人甚至看他的心靈,而他卻只能看你的外表。即使你在眼鏡后面鄙視甚至仇視他,他也不能發覺!原來如此,難怪我看到戴墨色眼鏡的人,心里總是發懵!我也想有一副這樣的眼鏡,卻被店老板大大戲弄一番:“就你這眼睛還想戴墨色眼鏡,能有眼鏡戴就已經不錯的了!”店老板的一盆冷水,決定我這輩子戴不得墨色眼鏡了。也明白,在世人面前我將永遠是透明的,再也藏不得絲毫屬于自己的隱私!

  眼睛越來越糟糕,看遠處時須用遠視鏡,看近處時須用近視鏡。考慮使用不方便,要求店老板配一副兩全其美的鏡子。因目前本地的眼鏡店,也能制作我這種近視加散光的鏡子,且還可以是硬性樹脂的。老板已然很熟,配眼鏡是很方便的事了。老板爽快,說最好是兩副。一副也可以,不過對于你只能湊合著用了。心想,人老了非比以前,能湊合就得了。眼鏡配得很精致亮麗,戴起來自我感覺也很瀟灑。只可惜,這兩全其美的硬性樹脂眼鏡,看近處時稍模糊,看遠處時較模糊。若逢天光暗淡,十步以外只分男女,難辨得你還是他。這也怨不得老板,是自己要求近處時須清楚些的。原因是,我還必須依靠眼睛近距離的工作。只好將就著湊合著戴上這副眼鏡。至于其個中滋味只有自己清楚,別人哪里知道!

  要說人的眼睛一旦模糊,鬧出笑話不算還會搞出許多別扭來。諸如熟人變生人,生人是熟人,那是常有的事。生人當熟人,會鬧笑話搞得生人莫名其妙。熟人當生人,說你擺架子甚至出別扭。就是因為這副新近配置的亮麗而瀟灑的眼鏡,讓我演出了新故事,使自己感到十分好笑也感到非常遺憾!

  那天下午下班,糟糕的天氣使空氣模糊起來。本來就模糊的眼睛,越發覺得四周模糊,好在還可以辨別道路。一路騎車到了教育局大樓前,迎面碰著局紀檢書記也是過去的同仁,僅差一兩步我就可以撞倒他。這才發現,慌忙招呼:“下班啦!”可就在我招呼書記的同時,有人在身后大呼:“阿光,你這家伙現在眼里真的沒人了!”聽那聲音,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是我原來的頂頭上司,并且他正氣憤!騎在車上,立馬回頭張望卻怎么也沒瞧見。本該下車的,沒下車是心存僥幸:因為我倆幾乎同時發聲,招呼書記也可算招呼這位上司的吧?!當天沒有看到上司,最近也一直沒碰面,于是心有余悸起來:或許上司以為我這家伙人走茶涼,眼里立馬沒人了!或許以為我獻媚上級卻對過去領導不屑一顧……那聲招呼,能算也跟上司打了嗎?為什么心存僥幸不下車呢?為什么不打個電話解釋……他生氣了嗎?是的,他生氣了!

  嗨,沒想到人老了眼睛不中用,心情也變得如此脆弱。忽然間,覺得自己好可憐也很滑稽可笑!既然已經是透明的人了,干脆說透明的話:什么都可以瞎,決不能瞎眼!也告知天下志士仁人,吸取我的教訓,請愛護你的眼睛!

  

責任編輯:古巖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