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愿歲月可回首,前進不停留(潼陽中學杯)

發布于:2019-04-10 22:20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董青


  那一年稻秋,谷香麥甜,在那個充滿美好與夢幻的九月,于千萬之中遇見你。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正巧趕上了。

  剛七歲,你牽起我的手,說要把我裝進行李箱,帶我走遍整個地球;

  十二歲,你每天跟著我,說要把我拴在書包上,只因我害怕一個人;

  十五歲,你突然銷聲匿跡,那驚艷了時光的笑顏,如潑墨畫一般不見。

  校園初遇時,你像一抹光,猝不及防的射進了我的生活。明亮的雙眸,晃眼的笑意,黑色的皮筋扎起俏皮的馬尾,額前的碎發任由微風撩逗,輕巧的打著小卷兒。朝氣蓬勃,儼然就是一朵可愛地迎著陽光的小向日葵,溫暖而又俏皮。正印了那句“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年少的我最討厭學校,那里沒有我所喜歡的東西。老師們都喜愛極了那些活潑可愛的孩子,而我,就是最不被注意的那種。我對硬要送我上學的父親母親都帶有一絲絲的怨氣,但我卻從來不表達出來。

  那是開學的第一天,沒有緣由的在茫茫人海中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她像極了一顆閃的耀眼的星辰,大概其他所有的星辰都為了襯托她而存在的吧。我對她充滿了好奇,像是剛出生的娃娃對這世間的一切都充滿了探求欲,但又無能為力。她好像和別人很合得來,我甚至想請教她。盯著她許久,或許她注意到了,也向我望來。我像極了受驚的鳥兒,快速的煽動翅膀,想往家里飛,然后躲在最深處,不被任何人注意到。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額頭墊著桌角甚至隱隱發痛了起來,我緩緩的抬起頭,卻發現和她對視了,她沖我發射了一個大大的微笑,臉燙的好像快燒了起來,我向下低頭,卻一頭狠狠的撞上了桌角,我自卑的甚至不敢摸額頭那個快速形成的大包,我害怕別人注意到自己,眼淚在眼眶中不停的打轉,甚至轉出了血絲。皮鞋的清脆聲響隨著我的心跳聲一步一步增大。那真是一個漂亮的鞋子啊,我在心中默默感嘆到,而后又落寞的垂下眼眸。“喂,你沒事吧,你躲什么呀,你長得好好看啊,我們可以一起玩嗎?”我仍然低著頭,沉默不語。她好像不太在意的模樣,蹲下來,然后牽起我的手,望著我的眼睛。她的眼睛真的太明亮溫暖了,有多溫暖呢,就像是三月拾花釀春,六月染夏螢光,九月割稻拾秋,臘月身上扶雪,一年四季,四季的最好都配得上這雙眼睛,這個主人。“星辰...好...好漂亮。”“什么?”她笑瞇瞇的問著我,而我依舊沉默不語,但內心深處建立起的高山崩塌了,我懊惱自己蹦出了內心的想法,這樣一定會顯得很蠢吧......

  害怕體育老師說的自由活動或者兩人一組,我慌張的想要逃避。或許三分鐘,或許五分鐘,或許更長的時間,隨著時間的推移臉越來越燙,好像下一秒就可以將自己燃燒。我甚至聽不清身旁同學們的喧鬧,天地也在這一刻不停的晃動著。“老師,我想和小可愛在一組!”我看著那位星辰同學高高地舉起了手,“能被這么可愛的同學稱呼為小可愛,那一定真的很可愛很優秀吧。”我沒想多久,剛想舉手請假,雙手就被星辰同學握住了,然后聽著她的自言自語“好誒,小可愛,你都不找我,我不開心啦。”“你好可愛啊!”“我可以捏捏你的臉嗎,看起來軟軟的誒.....”那一刻,天地好像突然間就清明了許多......

  成績平平的我,課上很安靜,課下更加安靜了許多,但我的身邊每天都不缺同學,或許是那位星辰同學實在太耀眼了,甚至光芒都照耀到了她的同桌身上。

  還記得,老師讓我們學習魯迅先生的《早》,很多同學也學著魯迅先生一般,將“早”字刻在書桌上,那時,我也是其一......第二天來,發現星辰同學坐在我的位置,而四周依舊是水泄不通,因為我們常換位置坐的原因導致我并沒有多想。但離的越來越近,我越發覺的不尋常,不知道誰喊了一句“來了,她來了誒!”我不知道誰來了,甚至往旁躲了躲,卻見同學將我圍的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問道“那真的是你寫的嗎,好好看啊!”“可以幫我寫一份嗎?”“這是我的書,可以幫我寫個名字嗎?”我疑惑的看著星辰同學,卻見她將寫了‘有才的女孩子不該受冷落’這樣的字樣高高舉起,然后咧著嘴向我笑了起來。那一刻,像極了千島寒流遇到了日本暖流,然后便溫暖了整個海域。

  她說,要牽著我的手,將我裝進行李箱,我們一起走遍整個地球。

  升學的考試使我亂了分寸,我討厭分離,我害怕離開了她我又變成以前那個自卑的自己。于是,我們一起努力,她好像比我更加認真,我討厭體育,她便每天都拉著我慢慢跑,一點點的進步。上課很容易分神,她便總留著一根神經給我,不給我任何走神的機會。漫無盡頭的跑道,苦苦無涯的題海,好像都因她而生動鮮活。

  在校門口徘徊許久,我害怕看到我們不在同一個學校。于是拖著行李箱龜速的前進,盯著學校的招生牌看了很久。我在了!我真的在那個我們一直都在努力的學校里,那么,她呢。

  我看著教室的鋁合門。門很高,摸起來很涼,屋里很吵。排隊的父母們在我的身后或許已經排的不耐煩而催促了起來,我慌亂的推開門,“沒有,這里沒有,沒有...”剛失望的垂下眼眸,卻突然被人擁了滿懷。“喂,小可愛,等你好久了,剛才竟然沒有找到我,我要生氣了哦。”她笑嘻嘻的怒罵著,我竟不知如何表達我的感情,只能一直擁著她。因為她,所以我很努力的學習,只為了和她在一個學校一個班級,原來,我真的可以做到!

  因為害怕黑暗,晚上不敢一個人回家,于是每天一下課便早早的朝家的方向跑,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多久呢,我已經記不太清了,或許三天,或許一個星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她便陪我一起回家。她說,她家里沒人,她要去叔叔家,正好和我一路。但我卻偶然發現她從我家門前路過,出于好奇,便悄悄跟著她,想要給她一個驚喜。黑夜無邊,我甚至發現她比我更加害怕黑暗,她一個人哆哆嗦嗦的走在黑暗里,只能不斷唱歌來給自己安全感,然后走回那條我們走了無數遍的校園路。

  原來,這個世界里,真的有小天使......

  她說,她要每天把我栓在書包上,只因為我害怕一個人走路。

  初三那年,我突然就找不到她了,沒有任何預兆,就是找不到了。老師說她轉學了,我曾一個人坐在座位上三四個小時卻寫不出一個字。即使寫了一半的作業回過神定睛一瞧,卻發現寫了很多的“星辰”二字,然后懊惱的撕掉整本作業,最后整夜整夜的失眠。好像生活里突然就少了些不可缺的東西。原來,這就是生活嗎,總會猝不及防的得到或者失去。

  她突然的銷聲匿跡,那驚艷了時光的笑顏就如潑墨畫般的消失。

  暑假,偶然再次得到小星辰的消息,冒著被父母抓到的風險也要偷偷的拿出他們的手機聊著天。我們仍舊保持著通訊,但生活上的種種都不允許我們花費太多的時間來聊天,于是我們時常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寫在紙上,記錄下自己生活的瑣碎小事,然后一起坐車來到約定的地點分享,續寫著我們的篇章......

  “2015年三月二十日,小星辰同學,我們學校開展了一場朗誦比賽,我是領誦者呢,現在我已經可以不怯場的自己上臺了!”

  “2015年四月五日,小星辰,我現在的成績越來越好啦,因為你的幫助,我已經從班里中等生到了前三啦!老師還讓我分享經驗呢!”

  “2015年四月七日,我們約定好了要一起去南京大學啊,誰也不可以食言的哦。現在,你生活的還好嗎?我現在很好,你不用擔心啦!”

  “2016年五月九日,我現在來到了一個新的班級,好多人和我交朋友呀,我再也不是那個自卑的小姑娘了。我也可以上臺講題,教他們都不會的題目啦,現在,你怎么樣了呢。”

  ......

  我已經記不清我何時從一個自卑到連哭的勇氣都沒有的小姑娘成長為一個可以獨挑大梁的成熟女生;記不清我何時從一個安靜懦弱的小姑娘成長為一個活潑自信的女生了;記不清我何時從一個悲觀落后的小姑娘成長為一個積極向上的女生。或許,這一切,就是從和小星辰的第一個對視,第一句“小可愛,我們可以做朋友嗎”開始的。或許,需要感謝緣分,感謝小可愛在最懦弱自卑的時候在青春校園中遇見了小星辰。

  愿歲月可回首,前進不停留。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