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雨谷齋”的溫情與火熱 ——讀張鐳先生《中國人三部曲》

發布于:2019-03-23 17:38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管守豹

  “雨谷齋”是先生書房的名字,當我準備用這個名字寫這篇小文的時候,內心是異常的糾結矛盾。只因為,我就是一農村中學小小的語文教師,怎么可以用這個題目來寫先生呢,怎敢對被稱為“當代魯迅”的張鐳先生的文章妄談感想呢?但是,自從認識了張鐳先生之后,內心深處一股暖流洶涌著,一種抑制不住的情緒急于狂呼。

  細思冥想,這種急于狂呼的情緒來自于先生和我說過的一句話:“對待文字要有敬畏之心。”就是先生的這句話激發了,讓我重新拿起放下了二十年之久的筆,慢慢地爬行在文字的田壟間。兩年來,我一直堅持讀書,堅持胡亂地寫內心的情緒。我之所以有這樣的膽量和勇氣,還源于先生的書齋—“雨谷齋”。

  那一次,我誠惶誠恐地走進先生的書齋,心中涌出的不是激動、不是驚訝,而是膜拜!先生書齋中的藏書竟然和一個小型圖書館相似!四面高至屋脊的書架上,滿滿都是書呀!內心中一種難以名狀的心緒澎湃著:一個學中文出身的語文教師,不要說藏書能有多少,就是瀏覽過的書能又有幾本呢?于是,暗暗決心,今后一定要像先生一樣,把讀書和寫作為生活的唯一旋律。

  拿到《中國人三部曲》的時候,內心是忐忑和激動的。每夜,紛擾歸于靜寂后,剩下的這段時間我是最快樂的。因為這個時候,我可以毫無叨擾地拿起三部曲,沉浸于先生的文字間。和先生一起感受親情,一起體味人生,一起感悟家國情。

  讀《每逢佳節倍思親》,我深深地被流溢于文字間的思念感動著,被先生對父母親難以忘卻的思念感動著。先生在文末寫到:“母親分明已到了另一個世界,可我依舊覺得她還在看著我。我想走,我想遠行,想趁著自己的身體還能跑得動。可是,我仍放不下我的母親。我依舊怕她為我擔憂。”“每逢佳節倍思親,我思的是我的父母,不知他們在另一個世界可安好?”讀到這句句含情文字時,陣陣酸楚涌上心頭,淚迷離了雙眼。我想我的父母了!朦朧的淚光中,父母依舊在故鄉的老家中忙碌著,依舊在為了我們兄弟幾個艱苦地勞作著。

  先生是“當代的魯迅”。在我的心里,魯迅先生是一位斗士,一位敢于向一切阻礙國家進步、社會發展勢力挑戰的斗士。在當代,張鐳先生亦是如此!如果說,魯迅先生是在向黑暗的舊社會作斗爭,爭取國家獨立,民族進步的話,張鐳先生卻是為了國家更進步,為了中國文化更有效傳承,為了民族能永遠屹立于民族之林,持之以恒地做著生命不息,戰斗不止的努力。

  讀《中國人的文弱》,針對桑原騭藏《中國人的文弱與保守》一文,先生說:“當我寫至這里的時候,我卻笑不起來,我很痛心地悟道:我們的挨打,我們這個民族不幸的歷史,難道不是因為我們這個民族太文弱,太保守了嗎?”先生還寫到:“個人怯懦一點,沒啥;國家怯懦一點,就不能說沒啥了。”我們的國家之所以有今天,先生在文中寫道:“那時,因為有一個不文弱的毛澤東,整個國家,全體人民都‘文強’起來了。”

  讀到這的時候,我們還會把先生當作一介不問世事的書生來看嗎?先生的文字中流露的難道不是對國家,對民族,對文化的堅貞職守嗎?不是對家、對國、對民族的熾熱的愛嗎?他是多么期望不僅僅是文人,更是全部國人都能夠“文強”起來啊!在文末,我激動不已,匆忙間寫道:中華文化精神的核心是什么?是儒學之“仁”!可縱觀整個中國歷史,一味的“仁”換來了什么?還不是一味的被欺負和凌辱嗎?我們的民族在這樣的痛苦歲月中苦苦地堅守著仁,堅守著雅,堅守著文,堅守著儒,茍延殘喘地活了下來。因此,我們不能離開“文”,不能離開“仁”,但我們不需要“文弱”,我們更需要“文強”!

  寫到這里的時候,我想說,先生和他的文字將會一直地激勵我,如一盞明燈,照亮我前行的道路。這燈光從“雨谷齋”的而來,這燈光劃破整個夜空,滿含著溫情和火熱,溫暖了國人的心臟,火熱了國人的胸膛!

  你是否感受到了,先生靈魂深處的那份柔軟和堅硬呢?

  2019年3月6日

  

責任編輯:古巖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