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青石井傳說

發布于:2019-03-12 11:24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蔣明亮

  這是母親講給我的故事——

  從前,外祖父居住的那個小村并不大,有幾十戶人家,百十口人。在武家村村西頭有一口井。每天清晨,挑水的村民從四面八方涌來。水桶和井沿‘叮叮咚咚’的撞擊聲在早晨清新的空氣里傳的很遠,再加上男男女女的嬉笑聲,因此,每天早晨,這里便成了武家村最熱鬧的地方。

  這口井是用青石板鋪成的。井座周圍有二分地大,一圈一圈的青石板縫隙相連著,遠遠看去,猶如一個千年烏龜趴在那里。井口很大,八個人同時站在井口提水都綽綽有余。井沿因長年被井繩摩擦變得光滑、錚亮。井壁上長滿苔蘚,一看就知道,這口井是有些年代了。井深約四丈,終年有濃濃的霧氣從井里飄出。帶著溫暖的,濕漉漉的水汽。站在井沿邊常有一種神秘莫測、恍若仙界的感覺。

  這口井是何年所建、又是何人所建,它的歷史已經無人知曉。只知道它從未枯竭過,滋養著一代又一代的武家村人。關于這口井的傳說還真有不少呢——

  相傳民國年間,武家村有一個叫韓嬌的女人,年方十六,長得如花似玉、貌若天仙,被外公家一個遠房兄弟娶進家門當了二房。武老爺已經有一個大房,可他們結婚三十年一直沒有生育。眼看奔五十的人了,怎不能斷了家族的香火吧!這可是人生之大忌呀!于是,思前想后,又娶了二房,就是這位韓嬌姑娘。韓嬌是十里外的韓圩村人,母親很早病逝,父女倆相依為命,終日靠編蘆席為生,日子過的挺緊巴。

  韓嬌十三歲那年,父親經常咳嗽不止,人也日漸消瘦、渾身無力。后來,郎中說:他得的是癆病。聽說,人得了這種病是很難治愈的。為了給父親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積蓄,也沒有能夠治好父親的病。

  韓嬌十六歲時,父親終于離開了人世,孤獨無助的韓嬌不知如何是好。那時候的女子長到十六歲年紀也就到談婚論嫁的年齡了。那時候談婚論嫁講究的是門當戶對,哪一個有錢有勢的人家愿意取一個窮家女子?那不沾上窮氣才怪呢!可對于外公這位遠方兄弟來說,這兩家聯姻也算是取長補短。韓嬌呢,雖滿心不樂意,可如今走到這般田地也只好這樣了,這都是命啊!韓嬌嫁到武家后,理所當然地受到武老爺的寵愛。可大房的心里卻像灌滿了醋,整日里酸溜溜的不是好滋味。因此,經常沒事找事地給小韓嬌‘穿小鞋’,動不動就指桑罵槐找小韓嬌撒氣。總之,小韓嬌是吃盡了大房的苦頭。

  眼看半年過去了,小韓嬌的肚子漸漸地隆起來了。這一切,大房全看在眼里,暗暗地心中嘀咕開了:現在她這么年青美貌,我已經受到了威脅,半年后再添上個一男半女的那還能有我好日子過嗎?我在武家還能如此威風嗎?不行,我必須如此這般——

  她思前想后,注意拿定。終于,趁武老爺到朋友家赴堂會的時候,在一個月色朦朧的夜晚,大房買通了家丁,用蒙汗藥醉倒了小韓嬌,讓家丁背到西莊,準備賣給滁州的一個人販子。

  正當家丁將韓嬌背至青石井的當口,猛不丁‘咣’的一聲梆子響,從武家祠堂后面拐過一個更夫。此時正值冬天,青石板上白天村民打水留下的水漬已經結了一層薄冰,家丁被這‘咣’的一聲嚇,腳下一滑,整個人摔倒在井旁。小韓嬌也被嗖的一聲摜進了井里。家丁嚇呆了,半天才回過神來,支支吾吾對更夫撒了一個彌天大謊,說,夜里來打水,腳一滑,兩只水桶掉進了井里。就這樣蒙了過去,家丁怏怏地回到武家大院。......

  講到這里,按理說故事也該結束了,可事情并非那么簡單,有些事出奇得讓你不敢相信。

  故事的發展是這樣的。武家有個家丁叫王二牛,年方十八,是武家村村西頭一個窮孤兒。去年父母剛剛去世,他便給武家當了長工。今天,他給東家收了過冬的牛草剛回來,因在外村喝了些酒,感覺頭有些沉,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土屋。睡到半夜,只覺得口渴,喉嚨里像著了火。于是,提著木桶背著井繩,來到青石井打水解渴。他將木桶放下去,聽得水響,井繩也發動,迷迷糊糊自覺水滿了。于是,趁著酒力瞇著眼、哈著腰一把一把地往上提。小伙子也真有勁,不一會,桶提上來了。往井邊一放,不禁嚇了一大跳:原來竟提上來一個人。那人爬起來就要跑,那王二牛不僅膽子大,力氣也挺大,一把將其拽住,猛喝一聲:“你是人還是鬼”?!這人一聽是王二牛,也不禁愣住了,原來他們認識,在同一個院子里住。他們都了解對方的身世,并有惻隱之心,只是身份有別,平時都避諱一下不大搭訕。

  真是無巧不成書,這下倒成全了一樁戲劇性的美好姻緣。他們連夜逃出武家村,渡過滔滔淮河,奔到了淮河南岸的淮陰縣。

  后來,他們的事跡驚動了淮陰城,得到了淮陰人的同情,被安置了下來。淮陰城里的文人、雅士把他們的事跡編成了淮劇《青石井傳奇》。至于戲中描寫韓嬌在井中被大金魚托住,大金魚吐出一井的霧氣讓韓嬌蘇醒并在井里溫暖如春,等等。那故事真實可否,別人是不知道的,只有韓嬌自己清楚。但這個戲從淮陰城一直唱遍淮南,又越過淮河傳到了淮北。于是,武家村也是家喻戶曉了。

  母親說,她常常被這個故事感動。因為,一口沒有生命的井都知道同情弱者、憎恨為富不仁者,真的是比有些有血有肉的人強多了。但這口井是否有靈氣,誰也說不清楚。不過,從那以后,這口井便成了武家村人祈求平安、祈禱幸福的寄托之所在了。不論哪家有了喜事,主人都帶著全家老小來這里放鞭炮鞭炮;誰家的小孩有個小病小災什么的,那全家人都要來到這口井前燒香磕頭,讓孩子認這口青石井為干爹,以求免除災禍。所有武家村的人都把這口井奉為神明。

  不過,后來這口井倒真的救過一個人。

  那是抗日戰爭期間,武家村駐扎一個八路軍女兵團。一九四三年春的一天,日本鬼子進攻淮北半城鎮。因革命形勢需要,武家村女兵團必須隨淮北抗日師團一起轉移。由于時間緊迫,當時兵團里有一個女傷員只能暫時隱藏在外公家。第二天,鬼子突然掃蕩了武家村。在這十分危急的時刻,我的外公和我的當時年僅十七歲的母親急中生智,將一扇木板門拆掉扔進井里。隨即,又用井繩將女兵放到井里的木板上。此時,井里濃霧彌漫什么也看不見,完全可以將傷員掩護。后來,那個女兵安全地離開了武家村,尋找大部隊去了。是這口井救了這位革命女兵。

  多少年過去了,外公和我的母親也早已相繼離開了人世,這口井也落了一層厚厚的塵埃,但有關這口井的傳說卻一代代流傳了下來。

  

責任編輯: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