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相遇董橋

發布于:2019-02-07 09:57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獨舞的生命

  如果說相遇簡貞是一場雨后的一支清荷的話,那么,相遇董橋無疑是一杯午后的下午茶。前者溫婉賢淑,別有韻致,后者風流倜儻,人文俱佳,一派紳士。毫無疑問,與此二人相遇,真是讓我心靈春暖花開,面朝大海!

  是的,春暖花開,面朝大海。第一次相遇董橋,我的心里就是這種感覺,這與當時第一次和簡貞相遇的感覺是一樣一樣的。盡管在時間上相隔了十年之久,但是絲毫沒有影響我對此的認同與判別!生活中,我比較相信緣分,相信物語類聚人以群分的說法,過去是,現在還是。

  相遇董橋,看似偶然,其實是必然。為什么這么說呢?其實原因很簡單:性情一致,情趣相同,更何況他的人文情懷是那么的干凈雅潔,不為這樣的人著迷,豈不白白辜負了這些年對文字的操弄和喜愛。

  董橋,福建晉江人,1942年生,臺灣成功大學外文系畢業,曾在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研究多年。他的文筆雄深雅健,兼有英國散文之淵博雋永與明清小品之情趣靈動,為當代中文書寫另辟蹊徑。出版文集《雙城雜筆》、《這一代的事》等30余部,深受讀者歡迎。這是刊登在各類媒體和書的序言里的說法,真實可信。然而,我所相遇的董橋,遠比這類介紹要細仔的多的多。

  沒錯,相遇董橋,就是從他的成名作或者說代表作《這一代的事》開始。董橋為文,每一篇的篇幅都不是很長,但可以說每篇都如一首首精致的小夜曲一般,清新雋永,細嚼慢咽,嘴里就像含了一枚清橄欖一樣,讓人感覺唇齒留香!正如人們所說的那樣“你不一定要讀董橋,如果你不懷舊。你一定要讀董橋,字字句句都泛著歲月的風采。”

  董橋的文字,有一種魔力或者說有一份摩卡的味道,適合一個喜歡安靜、獨處的人去品嘗,無論是一杯下午茶也好,還是藏書家的心事或者是鄉愁的理念和舊時月色,每一篇都充滿了韻致,可以說是字字珠璣、篇篇神奕,一一讀來,心里感覺特別的清爽,特別地舒展,如閑云流水一般,使人心靈特別愉悅過癮。一室春氣矣是《這一代的事》其中的一篇,但給我留下的印象卻通篇都是春色滿園關不住的意象!

  相遇董橋,就喜歡上了董橋,而且大有欲罷不能的姿態,是的,凡是與他相遇過、閱讀過他文字的人都會有這份揮之不去召之即來的感受。這背后說明什么問題,其一,國內這樣的作家、這樣的文字幾乎缺失,其二,董橋的文字與為人如詩人所吟唱的“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那樣,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是的,無須諱言,我迷戀董橋,并且獨有情種,盡管我知道,我只是一廂情愿,但并不影響他在我心底舒展的依戀和眷顧。

  據我所知,董橋除喜歡燃煙煮字之外,更喜歡或者更擅長收藏,諸如名字、名畫、物器包括煙斗和各國的藏書票,尤其是最后一項即藏書票更是他所愛的,確切地說是一種癡迷。這不奇怪,凡是嗜書如命的讀書人沒有一個不喜歡藏書票的。藏書票看似簡單,其實背后寓意深刻,何況有些還帶著不足為外人道也的神秘更促使書人珍惜收藏。魯迅先生就是如此。他不僅嗜好藏書票,還喜歡親力親為制作藏書票。這一嗜好,一直堅持到他生命的最后一課。我想,董橋也一定是如此之人、如此堅持!

  和董橋相遇,就讓我有一種迫不及待的沖動即走進他的生活空間。是的,迫不及待!隨著對他文字的喜愛和深入,這份情愫難以抑制,可惜我們相隔萬里千山,無法現實,這與我多少有點遺憾,然而,不是有文如其人、見字如面這一說法嗎?通過品嘗他的文字、他的墨寶可以得知此君乃書生本色、謙謙君子不假,非但如此,他還是藝術大師、精通音律之外還精通建筑布局,就一個小小書房而言,中西結合,雅致的讓人忘乎所以!這與腳踩兩只船的林語堂先生一比,董橋無疑是從骨子里流出來的風流,而林語堂充其量算得上是一個嬉皮士,就這么簡單明了!

  與董橋相遇,是我生命的一種福分,對他一見鐘情是我一世的情緣。他身上的味道始終是淡淡的青草味,再配上他風雅迷人的紳士姿態,怎不令人心向往之,思念至今呢!這么說吧,與董橋相遇,好比在野外偶爾所遇的絕色風景,總是讓人不思量自難忘!

  近來買了一本他的書《董橋七十》,買是買了,但我的心里還真的有點膽怯,我不相信那是真的,就短短的幾年時間,他就變得那么蒼老!然而事實就是如此,不容任何人為所能改變。再說驀然回首,發現自己也一樣不再年輕,也是一臉滄桑,華發漸生。難怪古人喟嘆:時間如逝夫,不舍晝夜!的確,在時間面前,任何東西都不值一提!

  好在生命的底蘊里有過曾經的相遇,曾經的美好或者曾經的記憶,有過這些足以抵消任何是非曲直、任何不良負面效應。是的,董橋老了,但他留下的文字不老,不僅不老,而且時常時新,如簡貞的文字一樣,一一讀來,如清泉美酒,如溪水濺玉,如香茗在喉,芬芳甘冽!相遇董橋,此生足矣!

  

責任編輯:墨客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