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為你照亮天堂路

發布于:2019-01-11 19:46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申雙華


  盡管日夜兼程,可當我冒著初雪趕到家的時候,一下車還是聽到那悲戚的哀樂從家里傳出來,我知道,還是回來晚了。

  奶奶的面帶微笑的遺照端放在堂屋前靈棚下面,她慈祥地注視著前來追悼的親朋好友,堂兄堂弟們齊刷刷地跪在靈柩前,清一色的孝衣長衫加上長長的白色扎頭巾把他們扮得格外英俊,像極了電影里的白衣俠客。

  我忍住悲痛給奶奶磕了頭,也換上了孝衣,姑姑拉著我的手跟我說:小米粒兒,去看看你爺爺吧,都兩天了,也不說個話,也不來跟你奶告別。

  里屋的爺爺披著那件多年前的羊皮襖,目光呆滯地坐在床上,見我走進來,他的眼睛閃了一下,隨后又暗淡了下去。

  ”爺爺,我們去跟奶奶告別吧!”按照老家的習俗,如果配偶先去世了,那么另一半需要在靈柩前把一件自己平時最愛穿的衣服剪成兩半,一半燒掉,一半家里留下,算作跟死者陰陽兩清的永別,這在我們老家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儀式,為了生者的平安健康,絲毫馬虎不得。

  媽媽跟姑姑嬸嬸們商量后決定選用爺爺這件皮襖,可是爺爺死活不愿意,任憑大家怎么叫都不去,我知道爺爺這是舍不得告別,舍不得把奶奶親手給他縫制的棉襖剪掉,更舍不得跟奶奶天人永隔……

  “小米粒兒啊,你帶我去一下超市吧!”爺爺終于開口說話了。

  “爺爺,您想要什么。我去買過來就是了,外面挺冷的。”我對爺爺說。

  “帶我去!”爺爺蒼老的聲音里帶著乞求與堅定。

  “好吧!”

  爺爺佝僂著身子站起來,我小心地攙扶著他,踩著路上薄薄的積雪,向超市走去,等我們來到村西頭的超市,爺爺黑色的羊皮襖上落滿了雪花。

  他穿行在商品琳瑯滿目的貨架中間,忽然他眼睛一亮,好像發現了什么寶貝似的,然后小心地拿起貨架上一只紅色的充電燈,跟我說:“小米粒兒,咱們走吧!”

  原來爺爺只是想買只充電燈,我明明看到家里有好幾只放著,看來奶奶的離去對爺爺打擊挺大的。

  只從買了電燈回來,爺爺又跟之前一樣,把自己關在屋里,還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只電燈充電,家里人都說爺爺可能精神受打擊導致老糊涂了。

  一直到下葬那天,火葬場的靈車都等在門外了,爺爺自己從屋里走了出來,他換了一件大衣,懷里抱著他最珍愛的羊皮襖,一只手拿著那只紅色的充電燈,主持葬禮的先生莊重地完成了爺爺奶奶的分別儀式,爺爺的羊皮襖被剪成了兩半。

  然后,爺爺就那樣守在奶奶旁邊,那只紅色的的充電燈緊緊的握在他手里,他低語著跟奶奶告別:“娃他娘,你還是比我早走了,可是你那么怕黑,他們還要把你埋在黑黑的泥土里,我一直在想怎么辦呢?怎么辦呢?你知道我這輩子都不會買東西,啥都是你買……這個燈是我親自去買的,我充了三天的電,可以用很久了,你要是去哪里就拿上它,……我只知道你喜歡紅色,你看看,這個你喜歡嗎?……等它電用完了,我可能就去陪你了,到時候去哪里我都牽著你,再黑都不怕了……”

  爺爺還在絮絮叨叨跟奶奶說著話,他的眼睛溫柔地看著靈柩里的奶奶,綻放著從未有過的光芒……

  仿佛還是那年那天,豆蔻年華的奶奶鳳冠霞帔上了他的花轎;仿佛還是那年那天,風華正茂的奶奶給他生了第一個娃;仿佛還是那年,弱不經風的奶奶在兵荒馬亂中跟他一起守護著家;仿佛還是那年那天,他們并肩走過的每一天……

  

責任編輯:古巖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