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風干的書香

發布于:2018-12-31 12:40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蔣明亮

  我的童年時光大部分是在外祖父家度過的,相隔幾十年間,兒時的景象早已經被時間的流水滌蕩得模糊不清,一切恍若在夢中,只是那零星的記憶常常有一種巨大的引力讓人回味不已。

  聽母親談及過,外祖父家曾經是一個家族很大的書香門戶,從清朝末年至民國晚期,近百年間,武氏家族官宦、商賈、文人、雅士皆有所出。可以想象得出那時的繁華景象:亭臺樓榭、曲橋回廊處,老爺、太太、公子、小姐的歡聲笑語;府第門前車馬輒輒;家丁、丫環進進出出以及院內的瑯瑯書聲……一切都是那么的氣派、富有而又書香氣十足。

  有人說: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可世間之事常常是變幻無常。可謂:富貴無三代,做官不到頭。人丁也終究不是永盛的,氣數也有窮盡的時候。武氏家族到了我外祖父這一代,一切的繁華已經完全衰敗殆盡。人丁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外祖父和外祖母終身只有我母親一個孩子,再沒有延續香火的男丁了。到我童年的時候,他家里只剩下幾間被歲月風雨銹蝕得形象斑駁的青磚小瓦四合小院,終年猥瑣在那里,猶如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帶著閱盡人世滄桑后的一臉無奈。瓦楞上的野草在秋風中瑟瑟顫動,顯得那般蕭條落寞。只有院中一口古井和一個大石碾盤還能煽動你想象的翅膀,帶你追尋那武氏家族曾經的繁華。

  我忽然想起來了,如果還需要找出一些證明來,那就是我小時候常見到外祖父煙桿上系著一只玉獅子,整日里晃悠晃悠的,還有他家幾案上終日端坐著康熙年間的一只青瓷雕花香爐。我想,如果現在還保存的話或許該稱得上是古董了。不過,我小時候對于這些從不感興趣,我最喜歡的是外祖父家那一摞一摞豎排著繁體字的線裝古書。我小時候雖不認識書上那些字,也沒有搖頭晃腦的貨郎鼓那么好玩。可那書中有許多很好聽的故事常常讓我著迷。

  外祖父一生中做過最大的事情也就是當過私塾先生,過日子也就是靠祖上留下的幾畝薄地。新中國成立后,幾畝薄地也充了公,他所學的那點“之乎者也”之類的四書五經也因跟不上新的形勢終究不能學有所用,留下滿屋的書香倒給我創造了一個想象的空間,讓我在故事的天空中遨游。

  外祖父喜歡講故事,特別喜歡給我講故事。冬日里,他常常坐在向陽的墻邊曬太陽,或者在屋里煨著一個小火盆。一邊用小木條撥著火盆里的木炭,一邊和外祖母面對面的坐著,每人手里捧著一枝長煙管。他總是把煙管含在胡子里,一邊吸著煙,一邊瞇著眼睛津津有味地給我講故事:西游記、聊齋、烈女傳、三國演義……一個個活鮮鮮的人物都從他的胡子里和煙管里蹦出來。那是我童年最快樂的時光了!

  后來,文化大革命的風暴席卷全國,外祖父突然被戴上了“地主富農”的帽子,滿屋子的書也被加上了“香花毒草”新名詞。于是,外祖父開始了稀里糊涂的游街和挨批斗的生活。像他這樣一個文弱的瘦老頭子終究是經不住如此折騰-----不久,他得了一場重病。他在臨終前-----在一個秋風蕭瑟的黃昏,他睡在病榻上瞇著渾濁的老眼,有氣無力地問身邊外祖母和我的母親:“我連一寸土地也沒有、一份資產也沒有,為啥叫我‘地主,富農;一堆破書又招誰惹誰了,竟然說是香花毒草?”

  外祖父走了,他帶著無限困惑和無奈離開了人世。那些我最喜愛的故事書也被付之一炬----因為村干部說那是流毒,看不得。否則,會有象外公一樣的下場!

  殘磚、破瓦、古井、石碾盤,還有外祖父以及那些被風干的書香,這一切似乎很遙遠又仿佛就在昨天。人和事物以及歲月都逝去了,留下的是歷史,而歷史讓人追尋的又是什么呢?

  外祖父啊,你那風干的書香!我的童年時光大部分是在外祖父家度過的,相隔幾十年間,兒時的景象早已經被時間的流水滌蕩得模糊不清,一切恍若在夢中,只是那零星的記憶常常有一種巨大的引力讓人回味不已。

  聽母親談及過,外祖父家曾經是一個家族很大的書香門戶,從清朝末年至民國晚期,近百年間,武氏家族官宦、商賈、文人、雅士皆有所出。可以想象得出那時的繁華景象:亭臺樓榭、曲橋回廊處,老爺、太太、公子、小姐的歡聲笑語;府第門前車馬輒輒;家丁、丫環進進出出以及院內的瑯瑯書聲……一切都是那么的氣派、富有而又書香氣十足。

  有人說: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可世間之事常常是變幻無常。可謂:富貴無三代,做官不到頭。人丁也終究不是永盛的,氣數也有窮盡的時候。武氏家族到了我外祖父這一代,一切的繁華已經完全衰敗殆盡。人丁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外祖父和外祖母終身只有我母親一個孩子,再沒有延續香火的男丁了。到我童年的時候,他家里只剩下幾間被歲月風雨銹蝕得形象斑駁的青磚小瓦四合小院,終年猥瑣在那里,猶如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帶著閱盡人世滄桑后的一臉無奈。瓦楞上的野草在秋風中瑟瑟顫動,顯得那般蕭條落寞。只有院中一口古井和一個大石碾盤還能煽動你想象的翅膀,帶你追尋那武氏家族曾經的繁華。

  我忽然想起來了,如果還需要找出一些證明來,那就是我小時候常見到外祖父煙桿上系著一只玉獅子,整日里晃悠晃悠的,還有他家幾案上終日端坐著康熙年間的一只青瓷雕花香爐。我想,如果現在還保存的話或許該稱得上是古董了。不過,我小時候對于這些從不感興趣,我最喜歡的是外祖父家那一摞一摞豎排著繁體字的線裝古書。我小時候雖不認識書上那些字,也沒有搖頭晃腦的貨郎鼓那么好玩。可那書中有許多很好聽的故事常常讓我著迷。

  外祖父一生中做過最大的事情也就是當過私塾先生,過日子也就是靠祖上留下的幾畝薄地。新中國成立后,幾畝薄地也充了公,他所學的那點“之乎者也”之類的四書五經也因跟不上新的形勢終究不能學有所用,留下滿屋的書香倒給我創造了一個想象的空間,讓我在故事的天空中遨游。

  外祖父喜歡講故事,特別喜歡給我講故事。冬日里,他常常坐在向陽的墻邊曬太陽,或者在屋里煨著一個小火盆。一邊用小木條撥著火盆里的木炭,一邊和外祖母面對面的坐著,每人手里捧著一枝長煙管。他總是把煙管含在胡子里,一邊吸著煙,一邊瞇著眼睛津津有味地給我講故事:西游記、聊齋、烈女傳、三國演義……一個個活鮮鮮的人物都從他的胡子里和煙管里蹦出來。那是我童年最快樂的時光了!

  后來,文化大革命的風暴席卷全國,外祖父突然被戴上了“地主富農”的帽子,滿屋子的書也被加上了“香花毒草”新名詞。于是,外祖父開始了稀里糊涂的游街和挨批斗的生活。像他這樣一個文弱的瘦老頭子終究是經不住如此折騰-----不久,他得了一場重病。他在臨終前-----在一個秋風蕭瑟的黃昏,他睡在病榻上瞇著渾濁的老眼,有氣無力地問身邊外祖母和我的母親:“我連一寸土地也沒有、一份資產也沒有,為啥叫我‘地主,富農;一堆破書又招誰惹誰了,竟然說是香花毒草?”

  外祖父走了,他帶著無限困惑和無奈離開了人世。那些我最喜愛的故事書也被付之一炬----因為村干部說那是流毒,看不得。否則,會有象外公一樣的下場!

  殘磚、破瓦、古井、石碾盤,還有外祖父以及那些被風干的書香,這一切似乎很遙遠又仿佛就在昨天。人和事物以及歲月都逝去了,留下的是歷史,而歷史讓人追尋的又是什么呢?

  外祖父啊,你那風干的書香!我的童年時光大部分是在外祖父家度過的,相隔幾十年間,兒時的景象早已經被時間的流水滌蕩得模糊不清,一切恍若在夢中,只是那零星的記憶常常有一種巨大的引力讓人回味不已。

  聽母親談及過,外祖父家曾經是一個家族很大的書香門戶,從清朝末年至民國晚期,近百年間,武氏家族官宦、商賈、文人、雅士皆有所出。可以想象得出那時的繁華景象:亭臺樓榭、曲橋回廊處,老爺、太太、公子、小姐的歡聲笑語;府第門前車馬輒輒;家丁、丫環進進出出以及院內的瑯瑯書聲……一切都是那么的氣派、富有而又書香氣十足。

  有人說: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可世間之事常常是變幻無常。可謂:富貴無三代,做官不到頭。人丁也終究不是永盛的,氣數也有窮盡的時候。武氏家族到了我外祖父這一代,一切的繁華已經完全衰敗殆盡。人丁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外祖父和外祖母終身只有我母親一個孩子,再沒有延續香火的男丁了。到我童年的時候,他家里只剩下幾間被歲月風雨銹蝕得形象斑駁的青磚小瓦四合小院,終年猥瑣在那里,猶如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帶著閱盡人世滄桑后的一臉無奈。瓦楞上的野草在秋風中瑟瑟顫動,顯得那般蕭條落寞。只有院中一口古井和一個大石碾盤還能煽動你想象的翅膀,帶你追尋那武氏家族曾經的繁華。

  我忽然想起來了,如果還需要找出一些證明來,那就是我小時候常見到外祖父煙桿上系著一只玉獅子,整日里晃悠晃悠的,還有他家幾案上終日端坐著康熙年間的一只青瓷雕花香爐。我想,如果現在還保存的話或許該稱得上是古董了。不過,我小時候對于這些從不感興趣,我最喜歡的是外祖父家那一摞一摞豎排著繁體字的線裝古書。我小時候雖不認識書上那些字,也沒有搖頭晃腦的貨郎鼓那么好玩。可那書中有許多很好聽的故事常常讓我著迷。

  外祖父一生中做過最大的事情也就是當過私塾先生,過日子也就是靠祖上留下的幾畝薄地。新中國成立后,幾畝薄地也充了公,他所學的那點“之乎者也”之類的四書五經也因跟不上新的形勢終究不能學有所用,留下滿屋的書香倒給我創造了一個想象的空間,讓我在故事的天空中遨游。

  外祖父喜歡講故事,特別喜歡給我講故事。冬日里,他常常坐在向陽的墻邊曬太陽,或者在屋里煨著一個小火盆。一邊用小木條撥著火盆里的木炭,一邊和外祖母面對面的坐著,每人手里捧著一枝長煙管。他總是把煙管含在胡子里,一邊吸著煙,一邊瞇著眼睛津津有味地給我講故事:西游記、聊齋、烈女傳、三國演義……一個個活鮮鮮的人物都從他的胡子里和煙管里蹦出來。那是我童年最快樂的時光了!

  后來,文化大革命的風暴席卷全國,外祖父突然被戴上了“地主富農”的帽子,滿屋子的書也被加上了“香花毒草”新名詞。于是,外祖父開始了稀里糊涂的游街和挨批斗的生活。像他這樣一個文弱的瘦老頭子終究是經不住如此折騰-----不久,他得了一場重病。他在臨終前-----在一個秋風蕭瑟的黃昏,他睡在病榻上瞇著渾濁的老眼,有氣無力地問身邊外祖母和我的母親:“我連一寸土地也沒有、一份資產也沒有,為啥叫我‘地主,富農;一堆破書又招誰惹誰了,竟然說是香花毒草?”

  外祖父走了,他帶著無限困惑和無奈離開了人世。那些我最喜愛的故事書也被付之一炬----因為村干部說那是流毒,看不得。否則,會有象外公一樣的下場!

  殘磚、破瓦、古井、石碾盤,還有外祖父以及那些被風干的書香,這一切似乎很遙遠又仿佛就在昨天。人和事物以及歲月都逝去了,留下的是歷史,而歷史讓人追尋的又是什么呢?

  外祖父啊,你那風干的書香!我的童年時光大部分是在外祖父家度過的,相隔幾十年間,兒時的景象早已經被時間的流水滌蕩得模糊不清,一切恍若在夢中,只是那零星的記憶常常有一種巨大的引力讓人回味不已。

  聽母親談及過,外祖父家曾經是一個家族很大的書香門戶,從清朝末年至民國晚期,近百年間,武氏家族官宦、商賈、文人、雅士皆有所出。可以想象得出那時的繁華景象:亭臺樓榭、曲橋回廊處,老爺、太太、公子、小姐的歡聲笑語;府第門前車馬輒輒;家丁、丫環進進出出以及院內的瑯瑯書聲……一切都是那么的氣派、富有而又書香氣十足。

  有人說: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可世間之事常常是變幻無常。可謂:富貴無三代,做官不到頭。人丁也終究不是永盛的,氣數也有窮盡的時候。武氏家族到了我外祖父這一代,一切的繁華已經完全衰敗殆盡。人丁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外祖父和外祖母終身只有我母親一個孩子,再沒有延續香火的男丁了。到我童年的時候,他家里只剩下幾間被歲月風雨銹蝕得形象斑駁的青磚小瓦四合小院,終年猥瑣在那里,猶如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帶著閱盡人世滄桑后的一臉無奈。瓦楞上的野草在秋風中瑟瑟顫動,顯得那般蕭條落寞。只有院中一口古井和一個大石碾盤還能煽動你想象的翅膀,帶你追尋那武氏家族曾經的繁華。

  我忽然想起來了,如果還需要找出一些證明來,那就是我小時候常見到外祖父煙桿上系著一只玉獅子,整日里晃悠晃悠的,還有他家幾案上終日端坐著康熙年間的一只青瓷雕花香爐。我想,如果現在還保存的話或許該稱得上是古董了。不過,我小時候對于這些從不感興趣,我最喜歡的是外祖父家那一摞一摞豎排著繁體字的線裝古書。我小時候雖不認識書上那些字,也沒有搖頭晃腦的貨郎鼓那么好玩。可那書中有許多很好聽的故事常常讓我著迷。

  外祖父一生中做過最大的事情也就是當過私塾先生,過日子也就是靠祖上留下的幾畝薄地。新中國成立后,幾畝薄地也充了公,他所學的那點“之乎者也”之類的四書五經也因跟不上新的形勢終究不能學有所用,留下滿屋的書香倒給我創造了一個想象的空間,讓我在故事的天空中遨游。

  外祖父喜歡講故事,特別喜歡給我講故事。冬日里,他常常坐在向陽的墻邊曬太陽,或者在屋里煨著一個小火盆。一邊用小木條撥著火盆里的木炭,一邊和外祖母面對面的坐著,每人手里捧著一枝長煙管。他總是把煙管含在胡子里,一邊吸著煙,一邊瞇著眼睛津津有味地給我講故事:西游記、聊齋、烈女傳、三國演義……一個個活鮮鮮的人物都從他的胡子里和煙管里蹦出來。那是我童年最快樂的時光了!

  后來,文化大革命的風暴席卷全國,外祖父突然被戴上了“地主富農”的帽子,滿屋子的書也被加上了“香花毒草”新名詞。于是,外祖父開始了稀里糊涂的游街和挨批斗的生活。像他這樣一個文弱的瘦老頭子終究是經不住如此折騰-----不久,他得了一場重病。他在臨終前-----在一個秋風蕭瑟的黃昏,他睡在病榻上瞇著渾濁的老眼,有氣無力地問身邊外祖母和我的母親:“我連一寸土地也沒有、一份資產也沒有,為啥叫我‘地主,富農;一堆破書又招誰惹誰了,竟然說是香花毒草?”

  外祖父走了,他帶著無限困惑和無奈離開了人世。那些我最喜愛的故事書也被付之一炬----因為村干部說那是流毒,看不得。否則,會有象外公一樣的下場!

  殘磚、破瓦、古井、石碾盤,還有外祖父以及那些被風干的書香,這一切似乎很遙遠又仿佛就在昨天。人和事物以及歲月都逝去了,留下的是歷史,而歷史讓人追尋的又是什么呢?

  外祖父啊,你那風干的書香!

  

責任編輯:墨客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