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小鎮的雨(故鄉)

發布于:2018-10-09 21:35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孫鳳山


  小鎮不小。她是典型的江南古鎮,穿越幾百年的風雨滄桑,承載方圓幾十里的名聲。小鎮的雨更是出了名的,是從春天開始的,一轉身,下到最后一片雪花,見過潔白之后,飄飄然,恨不能一步從立春跨過谷雨,與柳絮對接起來,向莊稼示愛,向生靈致意,不愿罷休。

  小鎮的核心是一條小街,蜿蜒七八百米長,由東往西箍緊小鎮的日子,又由西往東舉起小鎮的繁榮。小街的家當是青石板路和路兩旁的商店鋪面。落到青石板上的雨,多少年姿勢不肯變化,一如沿襲的傳統和淳樸的民風。雨絲斜斜的、密密的,該涼的時候沒有暖意,就像掌柜府上千斤小姐的心思。雨點滴滴的、疏疏的,該熱的時候沒有涼意,活像莊稼漢子荷擔上街的汗水。

  雨,對小鎮來說是均勻的,沒有約定,卻很及時。走進小鎮,首先肯定深入小街。東頭是幾家鐵匠鋪,老大和伙計享有并簇擁叮叮當當的專利,最先敲醒小鎮的黎明。爐火映紅的不僅是菜刀對鄉櫥的忍耐和鐮刀對豐收的希望。雨急的時候,伙計們索性端出一只鐵桶,接應從屋檐上栽落的雨水,把燒得通紅的鐵具,鉗來,淬火。那雨水,還帶著琉璃瓦的寒酸,就被高溫燙得直冒煙氣。順著這煙氣散發的方向,是小街兩側林立的商店、鋪面。

  小街蜿蜒,商店相依,鋪面錯綜,百業俱全,特色各異。

  小街的中間是一家書店和兩家文化用品商店。在我的記憶里,那書店櫥架上一本一本的連環畫最惹人注目,也最能匯集小鎮上下少年兒童的目光。我在連環畫里穿行多年,有些積累成了現在收藏的時髦。一些收藏家居然把價格出到我少時幻想的份上。我沒有心動。除非,他們能給我那時小鎮的一場雨,讓我再找些感覺:撐把破油紙傘,掐著皺巴巴的貳角錢,望著小雨發愣,非得在購四個饅頭一包花生米抑或購一本連環畫里做選擇!有時候,雨停了,選擇題還沒有做好,恨不能接著再下場雨。所以,收藏家教會我聯想到小鎮的雨,可他們不能夠給我雨呀!小鎮的雨,現在對我來說真是奢侈品,不,是珍稀的收藏品!

  小街的西頭是幾家彈棉花的店鋪,還有幾家篾匠鋪。當、當、當,彈匠鋪里,盡管花絮紛飛,花霧蒙蒙,彈匠卻能一步量出棉地與作坊的距離,一捶掂出棉絮與溫暖的分量,一眼看出棉花與采摘的潔白……雨聲愈急,彈興愈濃。彈啊彈,終于從彈鋪里彈出純樸和純樸的風情,從彈鋪里彈出溫暖和溫暖的棉絮,也彈奏出一曲曲心靈之歌。那時,我放學路過,總是習慣在彈鋪門口佇足觀望。然而,越來越多的彈弓休息了,越來越多的彈坊休息了,是要追隨現代的化工和紡織的發達么?!嘶、嘶、嘶,這是篾匠鋪里破竹篾的聲音。篾匠用篾刀把整個的毛竹抑或水竹,一片一片剖細、一層一層剖開,編制竹籃、畚箕、飯籮、篩子、籠罩、竹席、涼床……那時,塑料制品很少,竹制品用起來總給人們以返樸歸真的感覺,還散發出淡淡的清香,是絕沒有污染的綠色用品。透過這些竹篾制品,我們看到的不僅僅是傳統的民間工藝,仿佛還看到了大片大片的竹林和竹林的清新與蒼翠!雨后春筍,出類拔萃;雨聲不斷,竹林茂盛得搖曳希望。

  小街的南邊還有北邊,是鱗次櫛比的房屋。這些房屋極少有鋼筋混凝土,更談不上鋼筋混凝土筑起的叢林。其中夾雜著很多的茅草房。茅草掩蓋下,有豆腐作坊、糖坊、染坊、孵坊……還夾雜著幾家屠宰坊,嗷嗷的掙扎聲,有時搶在東頭鐵匠鋪的鐵錘前面破了曉。嗷嗷的聲音雖然短暫,雨聲卻淹沒不了,淹沒了的是排隊買肉的步伐。或穿著蓑衣,或撐著縫了又補的油布傘或紙傘,買幾兩能熬油的肉。雨水往往淋濕胃口。

  雨,對小鎮來說是過場的,沒有約定,卻很兇猛。小街朝南,越過這些房屋和作坊,是湖,不是小湖,是遐爾聞名的湖。這湖里有湖里該有的生物外,還有很多關于龍、怪物和捕撈、養殖的傳說,還有一年一度的龍舟賽,全市、全省乃至全國性的民間游泳賽,部隊武裝泅渡訓練等等。當然,雨水充沛的時候,也是湖水泛濫的時候。那時,小鎮的雨,還有小鎮迎來的上游的洪水,常常淹沒即將收獲的莊稼和農人樸實的希望。小鎮的雨和舉著泛濫通過湖里的洪水,是我少年永遠的痛!沖出洪澇災害之后,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小鎮上很多人,帶著闖勁和夢想,劃著舢板從這湖里走向長江,從事黃砂開采與運輸。把長江中下游的黃砂運到蘇滬一帶銷售,利潤極其可觀,迅速爆發。從幾十噸位的小民船,迅速轉換成上千噸乃至幾千噸的機動船。幾十萬大戶、百萬富翁、千萬富豪應有盡有。我實在說不上是感謝小鎮的雨,還是痛恨,痛恨那綿綿無期的澆注,讓洪水泛濫。

  小街朝北,越過一些住宅和工廠,是鎮政府、五臟俱全的各類所(譬如財政、稅務、土地所)和中學。我曾在電視里看家鄉的新聞,有這樣的鏡頭:雨中,各級領導在傘下,或冒雨,揮鍬掀土,給新規劃的住宅群奠基!有一條國道就從不遠處穿鎮而過,國道伸延的是小鎮真正的夢想……

  小鎮的雨仿佛又回到我的眼前,淅淅瀝瀝穿透我的向往。我愿意投入雨的懷抱,揮灑綠葉對根的情思,那怕做一滴有益的雨滴,與小鎮一道幸福,才愜意!

  

責任編輯:池墨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