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揣在懷里的鄉音(組詩)

發布于:2018-08-20 11:58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邵慶平

我的同學

盡管  村中的那條
泥加水的路
被往返于城市與鄉村的腳印踩的平整
我的同學還是不想走出來  留在了鄉下
日日  用粗礪的雙手
打扮著小村的晨與夕
她和我一樣  正是可以出外闖蕩的年紀

她說  夏季遍野的清翠
是蔥蘢在犁田的機器聲里的
裝滿糧倉的喜悅     更是
城里找尋不到的經歷
只要心里有一面太陽
冬天  也可以很溫暖
她笑著  身后
是潔白的羊群  以及
她嬉鬧的兩個女兒  和執鞭趕羊的老公

鄰居大哥

在上海打工的鄰居大哥再也不會回來了
去年,在他上班公司的保安室倒了下去
據說是突發了腦溢血
五十歲的年紀  倒下時
如村口那棵被鋸掉的大槐樹

醫院里他張著嘴 瞪著的眼
遲遲不愿閉上
從美國到上海  從機場到醫院
當風塵仆仆的女兒一聲  爸爸 剛喊出口
他的頭歪向了一邊  再沒醒來

秋霞

去老家看媽媽  偶遇回家的秋霞
滿身珠翠  描眉畫鬢  送她回來的是一輛高級的寶馬
那個開車的男人 一臉傲氣 大腹便便

站在車旁  秋霞和我閑聊了兩句
不時撩一下鬢邊的碎發
細白的手指
好似從沒和泥土打過交道

后來聽說  那個男人有了別的女人
秋霞到了另一家大酒店
又端起了服務員的盤子

揣在懷里的鄉音

徘徊在霓虹閃爍的城市
有風  是從故鄉那邊吹來
不知今夜  我的村莊是否安好
豬耳菜  還有田里鮮紅的野辣椒
它們和乳名一起被放在心的深處
陪我走在他鄉


有鄉音在異鄉響起   
沉沉地  撞得我的心好疼
那些薺菜  燈籠棵和溫熱的眼淚一起
被撞落  掉了一地
而我  則一如往昔
匆忙撿起  然后
重新揣入懷中
 

責任編輯:墨客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