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

發布于:2018-04-15 19:30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沁筱寒(江沁園)

  “你瞧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金庸小說《神雕俠侶》里,楊過與程英、陸無雙結為兄妹,三人相處一段時日后,楊過不辭而別,陸無雙為此傷感不已,程英即對陸無雙如是說。

  一身綠衣的程英,永遠那么冷靜,那么淡定自若。面對楊過的離去,她的傷感程度何曾遜色于她的表妹陸無雙?只是她懂得,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她亦深悉,楊過心中只有一個小龍女。因之,她此前提出與楊過結為異性兄妹,此時她又坦然接受楊過的離去。

  這世上,除了小龍女,也就只有程英的話,能夠讓楊過即刻冷靜,恢復理智。斷腸崖邊,是程英的軟語相勸,給了楊過與小龍女十六年后成就佳話的機會。她愛他,一如無雙,否則她何以在生死攸關之時把救命的錦帕交付于他?但是,她也清醒地知道這愛注定沒有結果,一如無雙。甚至,她的愛比無雙的愛更加絕望。即便沒有小龍女,也還有無雙;即便楊過選擇的是她,她大抵也不忍心與表妹的摯愛廝守一生。有了這些單純凄美而清醒冷靜的假設,她便也能安然接受楊過終究會離她而去、常伴小龍女左右的事實。

  程英終究只能是楊過的義妹。任流年的風拂過,青絲變了白發,俏麗的容顏刻上滄桑的痕跡,不變的,只有那份愛。楊過的幸福,就是程英畢生的企盼。“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無怨、無憾。

  聚合是緣分,離散是常態,有些人注定無法陪伴自己一生。因之,還是如程英一般,氣定神閑的好。

  忽而想起《紅樓夢》里黛玉曾如是說:“人有聚就有散,聚時歡喜,到散時豈不清冷?既清冷則傷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那么,黛玉真的喜散不喜聚嗎?非也,她不過是早已看透:聚誠然讓人一時樂而忘憂,但散方是人間常態。慧極必傷,傷則清醒,靈心慧眼的黛玉何其清醒。

  馮夢龍的《醒世恒言》有言:“天下無有不散筵席,就合上一千年,少不得有個分開日子。”遙想當年,無論是畢業時的豪言壯語,還是朋友間的離別贈言,我們曾許下那么多純美的愿望。可韶華漸逝,我們走著走著,就都散了。并非我們不愿意在一起了,而是因為,我們終究要長大。長大后的我們會有屬于各自的一方碧空。再聚首之時,我們唱著《朋友一生一起走》、《同桌的你》,或熱淚盈眶,或深情款款,可終究明白,我們再也回不到從前的樣子了。

  黛玉是喜歡聚的,否則她何以每每在聚會場合里嬌俏靈動、幽默風趣?她并非只是多愁善感,她其實笑逐顏開的時候更多。她的眼淚為寶玉而流,她的笑顏為眾人而展。李紈說黛玉總在一些聚會場合領著頭鬧,而眾人也時時被她逗得捧腹大笑。她的鬧是文藝有趣的鬧,以俏語打趣逗樂,給寶玉與眾姐妹帶來一股歡悅有趣的文化清流,“真真絕倒天下之裙釵矣”。她是如此珍惜與大觀園諸人相處的時光,她用她的活潑靈動與聰慧陽光表達著她對相聚時光的珍視。正因為太喜歡聚,才會害怕散;正因為太害怕散,才會喟嘆不如不聚。

  顧城有言:“你不愿意種花,你說,我不愿看見它一點點凋落。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開始。”黛玉深悉,如花美眷終敵不過似水流年。這并非僅是感時傷逝,更是對生命的一種徹悟。這種徹悟使得她不似湘云、寶玉那般只想守著當下的日子過。湘云“樂不思苦”,寶玉則總幻想他身邊的少女永遠是少女,永遠擁有如花的容顏和如水的心境,永遠陪著他停駐在錦繡年華里。黛玉不然,她同寶釵、探春一般清醒通透,她不僅悟出聚散離合的本質,還悟出賈府的弊端,所以她對寶玉說:“要這樣才好,咱們家里也太花費了。我雖不管事,心里每常閑了,替你們一算計,出的多進的少,如今若不省儉,必致后手不接。”何其高瞻遠矚,她滿心期盼寶玉也能清醒地對待他們的愛情、婚姻和未來。黛玉聰敏機慧,慧極必傷,傷則清醒,是塊當家主母的料,無怪乎深得脂粉英雄鳳姐的盛贊。

  《紅樓夢》里那個心性高的丫鬟小紅,原叫林紅玉,其姓名與黛玉僅一字之差,終究同黛玉一般,是個不凡的女子。她對現實亦有著頗為清醒的體悟,曾說出這樣一番讓人感喟的話來:“千里搭長棚,沒有不散的筵席,誰守誰一輩子呢?不過三年五載,各人干各人的去了。”

  小紅渴望生命得以綻放,渴望被陽光雨露滋潤,渴望被關注被青睞,渴望出人頭地。她嘗試著自己把握自己的命運,起初努力爭取寶玉的青睞,傾心期待寶玉貼身丫鬟里有她的一席之地,奈何被秋紋、碧痕等打擊,后來一次偶然的機會讓她有幸幫鳳姐辦了一回事,從此跳出怡紅院那個人人艷羨卻難有出頭之日的圈子,飛向脂粉英雄身邊,成了鳳姐手底下僅次于平兒、豐兒的大丫鬟。

  當晴雯還在憑著風流靈巧任情恣意著,當襲人還在日日夜夜沉浸于對姨娘之位的美好希冀里,當秋紋、碧痕還在渾渾噩噩嘻嘻哈哈著,小紅已在鳳姐、平兒身邊歷練著、見識著,眼界、格局非同小可。小紅嘗試著追求自己的夢想,也嘗試著追求自己和賈蕓的愛情,終與賈蕓私定終身,脫離賈府,在賈府落敗之時還向鳳姐、寶玉伸出援手。若說命運對大多數丫鬟而言是一頂掀不開、揭不掉的鐵幕,小紅起碼是一個試圖挖開一個縫隙從而窺見明媚陽光的人。在命運面前,小紅不曾束手就擒。不管小紅會在未來不可逆轉的輪回里如何顛沛流離,至少在該把握的時候她把握住了。她看透了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她明了最終各人要走各人的路。只是,她已在路上,而有些人尚在燈紅酒綠里紙醉金迷。

  “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生活中的我們,總是對聚合有所期許,最怕的亦不過是期許抵不過現實。只是,無妨,聚合之時彼此珍視,離散之日各自珍重,如此,即可。因為,終究我們能做的,亦不過是以一顆冷靜、通透、清醒的心,且行且珍惜。

  

責任編輯:忽然花開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