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我用我手寫我心——訪本網作者閆淑娟

發布于:2016-10-18 18:38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胡俊月

編輯按語:閆淑娟是一名老師,也是一名文學愛好者,雖然她在本網發表的文章不算多,但她的文章清新,且比較勤奮,因此引起本網關注,安排編輯對其進行了專訪。

 

  本期專訪作者簡介:閆淑娟,女,生于1981年,甘肅省平涼市華亭縣人,一名普通小學語文教師。熱愛文字,工作之余喜歡用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曾有教學隨筆《給點陽光,她就燦爛》、《遲來的蛻變》等發表在《未來導報》、《平涼教育》等刊物;《我的父親》發表于《汭水》雜志。

  本期專訪采訪人:胡俊月(忽然花開文學網散文隨筆欄目編輯)

  閆淑娟是本網一名新作者,注冊時間不算太長,雖然她的文章也略微顯得有點稚嫩,但是,因為她的勤奮,以及她的作品,引起了本網的注意,她的《讀<蘇珊日記>》等文章被本網推薦為精品文章。為此,我們對她進行了專訪。

  閆淑娟告訴本網,她并沒有刻意去寫作,但因為自己是一名教師,所以一直堅持寫日記以及教學隨筆,這讓她養成了寫作的好習慣,這種習慣讓她寫作起來得心應手。閆淑娟說,這種習慣的養成,還得感謝自己以前的校長馬平英,他是一個十分睿智、敦厚、儒雅的人。不但自己熱愛讀書、寫作,還要求教師們平時寫教后記。從日常的教育、教學案例中去發現一個個教育問題,反思自己的教學行為,從而更好地促進自己的教學工作。閆淑娟說,在和他共事的十年期間,逐漸在寫的過程中感覺自己內心變得柔軟,懂得在反思中發現問題、研究問題,并用書中的智慧去解決問題,使自己的工作、生活變得有意義。后來,就不知不覺愛上了寫作。

  閆淑娟將自己讀書的收獲、教育敘事、日常生活等用文字記錄下來,漸漸地,她發現自己的表達力和思考力都有所提高。于是,就試著進行文學創作。《遲來的蛻變》《我的母親》等文章,寫的就是日常生活,閆淑娟將這種日常生活,用文字記錄下來,就變成了文學作品。這說明了文字的奇妙,也說明閆淑娟是一個有心之人。

  對于寫作,很多人倡導“我用我手寫我心”,意思就是文章是人內心的表達,表達的是一種對幸福生活的渴望、對未來的一種向往,寫作,可以讓人的內心變得充實,也可以讓人的精神變得高尚。“現在,我覺得用寫的方式去記錄、去傾訴、去思考,內心很寧靜,真誠地對待生活,在喧囂的塵世中,用文字留下自己心靈的軌跡,是一件很愜意的事。”閆淑娟這樣告訴我們。

  在作家及其作品中,閆淑娟最喜歡的作家是畢淑敏,同時也喜歡著她的作品,尤其是她的散文。

  畢淑敏有作家、醫生、心理師多重身份,這也讓她對畢淑敏很崇拜,閆淑娟說,“因為有豐富的人生閱歷和專業的心理學背景,所以她的文字中充滿深沉厚實的智慧,讀她的文字能幫助人梳理人生的順逆與坎坷,調節心理,解密心靈。”

  一個作家,往往能影響一群讀者,甚至能改變一些作者的命運。作家的作品總是能潛移默化,讓人的心靈產生共鳴,讓人的內心變得充盈、堅強,從而也讓人變得強大起來。閆淑娟就是一個被作家及其作品所影響的一個讀者,因為受到畢淑敏的影響而對寫作變得喜愛有加。

  除了寫作,閆淑娟還喜歡朗誦。因為在她看來,“詩和音樂的結合是一種非常美的境界”,所以,她喜歡用自己的聲音去表現文字中的情感和意境,她經常會陶醉在這種聲色表演中,對于她來說這既然一種創作,也是一種享受。

  談到結識忽然花開,閆淑娟告訴我們,自己能走進忽然花開,還得感謝忽然花開的作者盧林,是他引領自己走進了忽然花開這片文學園地。

  閆淑娟說,自己和盧林相識于網絡,在一次培訓活動中,他們一起加入了一個研修QQ群,盧林寫的一首詩引起了她的共鳴,后來就加盧林為好友。在聊天中,閆淑娟發現,他們在語文教學和個人愛好方面都有契合點,所以感覺很投機,交流也就多了起來。因為喜歡盧林的詩,因此就想讀他更多的作品,盧林告訴她,有一個忽然花開文學網站,可以去注冊,可以一起寫作。

  在盧林的引領下,閆淑娟就來到了忽然花開,注冊成為一名作者,她將自己現在寫的和以前寫的一些文字進行投稿,《讀<蘇珊日記>》還被推薦為精品文章,這讓閆淑娟感到非常開心。“這些小小的肯定,堅定了我寫作的信心,雖然寫得不好,但心中有了一盞希望的燈,愿意一直寫下去。”閆淑娟虔誠地說。“感謝忽然花開,這是一個很好的交流平臺,也是喜歡文字的朋友心靈停泊的港灣,在這里總有不期而遇的溫暖,希望忽然花開越辦越好!”

  采訪完閆淑娟,也引起了筆者的沉思,自微信軟件發明以來,將自媒體推向了一個高潮,只要有手機,只要注冊微信,任何人都可以創辦“刊物”,都可以讓自己成為“主編”,并不厭其煩地向朋友圈發送,竭力推薦自己。而微信的熱,讓文學網站一度遇冷,一些文學網站閱讀率下降,作者投稿的積極性受到了打擊。不過,作為文學網站,仍然具有自媒體無法比擬的優勢,比如,文學網網站的受眾更多,影響更廣,搜索也更方便,其地位顯然也比微信微刊要高。有人擔心,微信微刊等自媒體的“火”,會將文學網站踢出文學江湖,這種擔心顯然是多余的。微信的名字就注定了其屬性,無論是微商,還是微刊,定位都是“微”,微就是微小的意思,注定它們不會做大。微刊火爆,只是一時,也許是“各領風騷三五年”,等人們的激情一過,微刊最終必將變得式微,傳統的文學媒體及文學網站,依然會是文學的主流。因此,我們有信心將忽然花開文學網做大、做強。對于文學網站來說,堅持,是一種態度,其實也決定了網站的高度。

  

 

責任編輯:依然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