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文學花園一王子——訪本網作者王子群

發布于:2016-03-10 11:13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朱耀軍
 編輯按語:王子群的作品很成熟,在本網發表多篇文章后,引起了本網的關注,為此,本網安排編輯對他進行了專訪。

 
  本期專訪作者簡介:王子群,河南省項城市人。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河南省曲藝家協會會員。多次榮獲河南省文藝大賽金獎、一等獎、群星獎、牡丹獎等。先打工十五年,做窯工、鋼筋工、瓦工、電焊工、搬運工、煉鋅工等,后從事文化工作十年,做舞臺編劇、動漫編劇、文案等。酷愛文學,關注社會熱點問題。曾獲長篇小說雜志舉辦的第三屆海內外華語文學書稿交易會優秀獎。另有戲劇、曲藝作品上演,多次榮獲河南省第八屆小戲、小品(曲藝)大賽金獎、河南省第九屆小戲、小品(曲藝)大賽一等獎、河南省群星獎、河南省牡丹獎等。
 
  已出版長篇小說《臨時夫妻》(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年9月版)、《門》(天地出版社2012年6月版)、《鄉村守望的女人》(2013年6月新華出版社版)等,均引起社會巨大反響。
 
  本期專訪采訪人:朱耀軍(忽然花開文學網小說故事欄目編輯)
 
  看了王子群發在本網的作品,讓我對他產生了興趣,再了解他那不平凡的人生經歷后,著實讓我震驚了。
 
  他的長篇小說《臨時夫妻》關注底層生活、直擊農民工喜怒哀樂,讓人閱讀時欲罷不能。出版前被掛到網上,50天的點擊量就超過了100萬次,出版社首印10000冊,不到半個月就銷售一空,并且不得不緊急重印……他的第二部著作《守望鄉村的女人》不但在網絡上受到網友們同樣的追捧,引起了巨大反響,出版商們更是爭相要求取得公開出版權,好幾家影視公司也主動找到他,要求改編拍成電影。現由此改編的同名電影《守望鄉村的女人》榮獲第46屆納什維爾國際電影節“評委主席獎”和“觀眾特別獎”雙獎。更讓我欣喜的是,這樣一位有著傳奇色彩奮斗歷程的中原漢子,和我有著同樣的生活軌跡——曾長期在廈門務工,讓我遺憾的是,當我聯系到他時,他已回到了河南項城的老家。
 
  獨自漂泊異鄉,除了燒窯之外,王子群到水泥廠扛過泥包、到建筑隊干過鋼筋工和瓦工,甚至還當過廚師、煉過鋅,都是又臟又累的活計。正是這些在別人眼里看來是一種艱苦的經歷,對于他來說卻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他不怕臟,也不怕累,卻最怕精神上的孤獨和寂寞。心里有話卻找不到人交流,他便悄悄地拿起了筆,嘗試著把心里話寫出來,自己對自己傾訴。打工的生活無疑是艱辛和困苦的,而他卻能在逆境中堅守,白天打工掙錢,晚上伏案看書,練習寫作,不僅寫小說,寫散文,也寫河南墜子和豫劇小戲,這樣的日子一熬竟有12個寒暑。
 
  在我看來,他是不平凡的,他是我們打工一族的楷模,是我學習的榜樣。
 
  王子群告訴本網,大概是在1989年元月,因為自己打工的工地上沒活,便回到家里準備過年。一天中午,王子群在收音機里聽到了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午間半小時”欄目播出的“紀念改革開放10周年征文啟事”,忽然心有所動,就想試試。于是,便以《煙》為題寫了篇千字文,反映改革十年給中原農村帶來的巨大變化。草稿寫好后,他從作文本上撕下幾頁方格紙,工工整整地謄寫了一遍,然后,便跑到鄉郵電局,按事先記下的地址寄了出去。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投稿,當時根本就沒抱多大的希望。”王子群說,“幾天之后的一天中午,當村上一些鄰居聽了廣播后跑到王家來‘道喜’時,我才知道,我的習作竟被采用了。”又是幾天之后,當一張20元的稿費單寄到自己所在的汪營村時,王子群一下子成了鄉親們眼里的“大秀才”。
 
  讓王子群沒有想到的是,就是這篇千字文,竟引起了鄉政府領導的關注,春節過后,王子群被抽到鄉政府去上班,專職負責新聞報道。一個連高中都沒上完,又沒有任何官方背景的農村小伙,僅憑一篇千字文就當上了鄉里的編外干部,這是很多人做夢都想不到的好事,王子群自然也很看重。在其后一年多的時間里,王子群干得非常賣力,整天騎輛自行車到處找新聞線索,在市和省級媒體上發表了大量新聞作品,成了鄉里有名的“一支筆”。
 
  王子群喜歡的作家有很多,如魯迅、茅盾、老舍、曹禺、郁達夫、趙樹理、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畢飛宇、劉慶邦、李佩甫、霍達、余華、周梅森等,古代的作家如曹雪芹、施耐庵、羅貫中、吳敬梓、吳承恩,外國的如海明威、德萊賽、馬克吐溫、塞林格、司湯達、托爾斯泰、菲茨杰拉德、巴爾扎克、莫泊桑等。王子群說,“但有一點,我喜歡某一個作家,不會喜歡他的全部作品,而且讀他們的某一部作品的時候也是出于學習的目的和心情的。”也許,正是這種學習的態度,讓王子群吸收了很多營養。“要說對我影響比較大的。他們是魯迅、路遙、劉慶邦。”王子群說,“魯迅是我從小學課本里就知道的大作家,他關心人民疾苦,針砭時弊,鐵血擔道義,文章著千秋。對魯迅我是敬仰不已的,我以為只有像魯迅那樣的作家才配得上作家這個稱呼。”
 
  王子群最佩服魯迅先生對生活的觀察,他認為,魯迅往往寥寥數筆就能使一個人物呼之欲出!
 
  路遙是王子群佩服的當代作家之一,“很遺憾,我知道路遙的名字是因為他去世的消息,此后聽人說起《人生》,又過了幾年我才第一次見到了路遙的作品。”王子群告訴我們,《人生》、《平凡的世界》截至目前他也都是只看了一遍,但卻對里面的人物印象深刻。“等我看完《平凡的世界》創作隨筆《早晨從中午開始》,我真的震撼了!我沒想到路遙是這樣認真的一個人!”王子群說。此后,王子群經常與別人談論路遙創作《平凡的世界》的故事。
 
  王子群說,“魯迅先生跟我不是同時代的人,無緣見面,路遙是跟我生活在同時代的,應該可以見到的。可是,在以后的多年里,我都很遺憾,沒能見到這位令我肅然起敬的作家,哪怕僅僅見一次,看一眼也好啊!”后來,路遙不幸離世了,王子群一直想到路遙的墓前上一炷香,可是直到今天,他也沒能如愿。“不過,我想說,先生,欠你的,我一定會還的!”王子群虔誠地對我們如是說。
 
  劉慶邦是王子群的老鄉,在這三個作家里,劉慶邦是王子群知道的最晚的一個作家。“初讀劉慶邦的作品沒覺得那里好。別人告訴我,繼續讀,讀得多了才會知道好。”王子群說。
 
  后來劉慶邦是王子群知道劉慶邦有一個外號,叫做獲獎專業戶。再后來知道劉慶邦像自己一樣,最初是在煤礦打工的鄉下人。再再后來,王子群知道劉慶邦還是自己的老鄉,仔細一打聽,自己家到劉慶邦老家不超過30華里。這讓王子群不興奮不已。“同一個地方的人,為什么他能做得那么好?寫煤礦能寫得那么好?”王子群在反思,他說,“寫礦工生活,咱沒話說,人家是煤礦工人嘛;寫都市生活咱也沒話說,人家現在是城里人了嘛。可是,人家把共生共長的豫東農村也寫得栩栩如生啊!而這些,在過去就是我覺得太平凡太普通沒什么可寫的啊!”“劉慶邦太了不起了!作為老鄉,我向他致敬!”王子群說。
 
  在生活中,王子群是一個很隨和的人。“這是由我的待人處世觀念決定的。”王子群說,“人總是有缺點的,如果你看一個人老是看人家的缺點,那么那個人在你眼里就會變得一無是處;反過來,人也總是有優點的,如果你老是盯著別人的優點看,那么那個人在你眼里就會變得可親可敬起來。”
 
  “還有,如果你老是看別人的缺點,對別人來說會很討厭你,對你自己來說會慢慢變得自負自滿,別人會更加討厭你;反過來,如果你老是盯著別人的優點看,對別人來說你會很受歡迎,對自己來說你可以從別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從而變得更有力量,更受歡迎。”
 
  對于寫作,王子群是這樣認識的:有人說寫作是個辛苦活兒,對此,王子群并不認同。他說,寫作其實讓自己很享受,所以自己才會孜孜不倦地寫作、寫作、寫作!自己最喜歡的也還是寫作。
 
  除了寫作,王子群現在喜歡做的事還有拍電影。王子群認為,電影和小說都是講故事的藝術,只不過形式不一樣罷了。王子群出身在底層,更關注底層人的生活狀態。但他也認為,當今的國人過于浮躁,愿意讀書的人一天比一天少,底層人愿意看書的更少,幾乎少得可憐。他希望通過影視等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加上現在載體和信息的便捷(如手機,車載媒體等等),便于傳播自己想要表達的文化和思想。
 
  在談到是如何與忽然花開結緣的時候,王子群是這樣告訴我們的,他說自己偶然看到忽然花開文學網,一下子就被網站的名字吸引了。王子群說,能起這個名字的投資者、參與者肯定都是一批很有個性又很浪漫更有理想的人!
 
  王子群告訴我們,再看網站的內容,感覺還不錯,于是就決定入駐了。“不過,近年來,我短文寫得少了,更多的在創作長篇。但是我會一直關注忽然花開這個網站,愿意和它同風雨共成長,感受它的喜怒哀樂,伴它風風雨雨!”
 
  
責任編輯:admin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