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江蘇省作協第四期“文學驛站”讀書研討班在常州舉辦

發布于:2013-12-11 09:19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江蘇作家網
  
  11月4日至12日,江蘇省作協舉辦了第四期“文學驛站”讀書研討班,來自全省各地的三十多位中青年作家及寧夏的四位特邀作家齊聚常州市“運河五號”文筆國際青年旅舍,享受這場文學盛宴。省作協黨組書記、主席范小青,常州市文聯副主席、市作協主席胡軍生出席了開班典禮。 

  開班典禮結束后,范小青為學員上了第一堂課。她說,在這個資訊極其豐富的時代,文學是個邊緣化的事業,作家不可能靠一篇小說成名,也不可能靠寫作改變生存環境,但仍有很多人仍然堅持寫作,恰好說明人類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二者缺一不可。當下生活太復雜太豐富,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對這個時代武斷下結論,對于作家來說,也許是好事,可以給我們充分思考和想象的空間,為寫出更好的作品提供了可能。 

  作為讀書班授課老師中的勞模,評論家汪政每請必到,每講必有新內容。本期講座中,他為學員例舉了幾篇小說的例子,說明一個作家不管寫什么,都要有現實情懷。是否反映社會生活、貼近社會現實,是一個作家的職業人格。作家要處理好幾個關鍵問題,一是保持對現實的敏感度,永遠保持一個年輕、好奇的心。二是關注現實,又不滿足現實,故事好看,又能寄托意境,超越現實,超越故事本體,獲得形而上的意義。三是保持對現實的希望,作家要為社會提供充滿溫情的精神產品,讓讀者在作品中找到理想,找到歸宿。 

  《鐘山》主編賈夢瑋從編輯的角度出發,梳理了編輯與作者的關系,作者與作品、作品與素材之間的關系,并把文學作品放在一個更大的范圍內去考察,他認為,一個作家的精神質量決定了作品的質量,一個國民的精神質量決定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質量,在描寫人物時,既不夸大,也不矮化,寫正常的人,正常的韌性,才能成就一個和諧社會。 

  南師大文學院教授劉志權從文學史的角度闡釋了文學存在的意義,文學作品與文學史之間的關系,他認為,許多作家希望能寫出留給后人看的作品,也即關注自己在文學史中的地位,但往往有文學史價值的作品不一定是最好的作品,文學成就不等于文學史價值。作家的選擇可能是正確的,也可能是錯誤的,但對于這個時代的文學發展來說,他們的選擇都是有意義的。南大大學教授黃發友以文學期刊以及文學評獎活動的發展變遷為線索,分析了新中國建立后文學創作的發展情況,以及文學與社會政治之間的剪不斷理還亂的相互關系。 

  此次讀書班,我們還邀請了解放軍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劉強、省委黨校民族宗教研究所所長米壽江講授前來為學員講授兩個既在文學之外,又是作家必定關注的話題,宗教問題和國家安全問題,從更高更廣的角度去理解我們置身的這個歷史時期,開闊胸襟,擴展視野,寫出無愧于時代的好作品。 

  由于本期讀書班是以中青年作家為主,學員都有一定的創作經驗和生活閱歷,因此組織了三次學員研討,讓學員在暢所欲言中相互啟發,相互促進,并在相互閱讀和評價作品的過程中,形成心靈碰撞,產生思想的火花,增進了解和友誼。 

  針對一些學員認為詩歌、散文只是文學調料的說法,連云港學員蔡驥明說,小說寫作應該從散文、詩歌吸取養分,一個小說作家如果不讀詩,他的小說一定缺乏詩性。他說,讀書班為大家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氛圍,每個人的閱讀范圍、創作經驗總是有限的,但許多人在一起交流,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來自寧夏的青年作家許藝說,來到常州才感到西北與江南之間巨大的地域差異,有重新睜眼看世界的感覺,因此也有了觀察和反省自己的機會。雖然研討在和煦如春的氣氛中進行,但一些學員也表現出了自己的個性,來自公安系統的學員薛東林說,不管別人說什么,我只按自己想寫的去寫。常州學員沙漠子在研討中針對老師的授課內容提出了針鋒相對的觀點,他認為,所謂社會良知、責任心、道德感與文學創作沒有太大關系,此外,他對于故事和小說之間的關系也有自己的獨特看法,顯示出一個成熟作家內心的堅定和冷靜。 

  讀書班期間,省作協書記處書記王朔同志專門趕來參加了學員們與常州本地作家的座談交流,聽取他們對作協工作的意見和建議。授課內容結束后,學員們又趕赴皖南采風學習,觀摩徽派建筑,欣賞自然之美。

責任編輯:忽然花開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