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歡迎來到忽然花開! 登錄注冊忘記密碼
球探网足球

山馬菜

發布于:2007-05-06 18:37  ┊ 閱讀  ┊  人參與  ┊ 文 / 湯以方

如果說我不知道山馬菜,你也許會說我是孤陋寡聞,不過既然山馬菜是在山里長的,我這個生長在平原上的人不知道也就不足為怪了。

第一次聽說山馬菜是在今年的四月份,我因閑到連云港古城海州的姐姐家小住,去爬白虎山時,發現一些人手提方便袋在采摘一種草,一問才知這不是草,而是山馬菜。在我家鄉平原上也有一種馬菜,它具有清熱解毒,祛病健身之功效,可治細菌性痢疾,小兒丹毒、惡瘡。是一種莖葉既可以食用,又可以藥用的野生草本植物。家鄉的馬菜莖匍匐地面,葉子小,呈倒卵形,而山馬菜功性如何我不知道,但和普通馬菜不同的是它菜莖直起,葉子較長,成一叢叢,一簇簇,也有匍匐在地面上的。它們有的長在砂土中,有的長在草叢里,也有的長在石縫中。但長在軟土、草叢和背陰地方的一般都比較肥嫩粗壯,而長在光山朝陽和石縫中的大都比較瘦黃,大概是水份不足,營養不良的緣故,但卻透露出它在艱苦環境下的一種較強的生命力。

聽說能吃,我們也跟著采摘。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告訴我們,白虎山的山馬菜不多,真正多的還是石棚山,南大山,孔望山,還有云臺山等,那些山上水土多適宜馬菜生長。經他們指點我們來到了石棚山,一看果然不假,山上到處都是,叢叢簇簇,在露水和雨水的滋潤下十分喜人。有的雖已被人采摘過但從莖枝上又長出一個個嫩頭來,表現出山馬菜對生命頑強不止,生生不息的執著精神。我不知道別的地方有沒有山馬菜,我只看到連云港有,所以我也就認定山馬菜是連云港的一種特產,是大自然給連云港的山和連云港人的一種財富。

山馬菜的吃法很多,可以生拌吃,也可以炒了吃,當然也可以用新鮮的或曬干以后加上肉、粉絲、蛋皮等拌和成餡子包包子、餡餅吃,那口感真是又鮮又美,好吃極了,尤其是冷拌,更給人一種清脆爽口,自然回香的野味。

采摘馬菜的人很多。每天清晨,在石棚山、南大山,還有周圍的幾座山上,你都會看到數不清人手提方便袋在山坡上,石縫中,樹陰下,草叢里,攀崖爬石,鉆叢拔草采摘,等到七、八點鐘的時候,就會采上幾袋子,心滿意足地下山了。由于山上盛產馬菜,每年都會有成群結隊的人上山采摘,采食山馬菜已成當地人的一種習慣。據說在過去的年代,山馬菜曾作為當地人們的一種主要食用菜,救過不少人的命呢!但如今山馬菜已不再是人們充饑的食物,而是調節口味,品嘗自然風味的上佳野菜。采食山馬菜的最佳時間是三、四月份,因為那時春芽初生,菜長的嫩、凈、鮮,五月份時就看老了。我來這里時,已是四月底,菜已明顯見老,但仍然是采摘的好時機。為了一嘗山馬菜的野味和新鮮,我和外甥女早早上山,學著他們的樣子興味盎然地采起馬菜,專門尋找又肥又嫩的從其莖枝上端的四、五個葉片處切下嫩頭。我們在草叢深處,背陰石縫和人們不易涉足的地方采摘,有時還冒著點危險到陡坡懸石邊,拿出采靈芝的精神獵取目標。露水弄濕了衣褲,野草劃破了手指,全然不顧。巧干果然收獲不小,盡管之前已被無數人掃蕩過,我們不還是采到了自己滿意的馬菜,不到九點,我們帶來的幾個袋子就采滿了,于是我們便氣喘吁吁,滿懷興奮地提著收獲下山。

采來野菜,我便親自當廚。我雖不是美食家,但也懂一點吃的學問,經過我的藝術加工,不論是冷拌小菜,還是做出來的包子、餡餅,果然別有一番口味,大姐說,還真沒吃過這么好的馬菜餅呢!大姐是很難抽出時間去采菜的,我想既然菜美,我何不趁此閑機會多采一點呢,同時也爬爬山,鍛煉一下身體。在海州小住的幾天里,我每日上山,南大山、石棚山,白虎山上幾乎踏遍了我的足跡,我把采來的大量馬菜,搓揉曬干,足足有兩口袋,姐姐說:這下冬天也有馬菜吃了,你回去時帶一些給弟媳嘗嘗吧,我說:肯定啦。

我很少有機會去姐姐家閑住,沒想到那里到處都有的普普通通的山馬菜卻充實了我的生活,給我帶來了樂趣,留下美好的回味。我想明年春天如有時間,我還會再去海州,去尋找山馬菜帶給我的情結的。

責任編輯:admin 作者文集 作者聲明
分享到: